台湾基进党是一个进步还是反动的力量?

2020年8月6日 下午 8:08

在罢韩运动中取胜以及国民党受到重挫后,台湾基进党明显赢得了更多支持,相对于民进党,它的名声及地位有所提高。从2018年大选前至今,它扮演着「反韩急先锋」的角色——当然,这并不妨碍民进党在它身后扮演着「总司令」的角色。这提出了「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的问题,以及它会否发展为一个全国性力量,甚至开始挑战民进党,竞逐台湾民族主义情绪的支持?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在罢韩运动中取胜以及国民党受到重挫后,台湾基进党明显赢得了更多支持,相对于民进党,它的名声及地位有所提高。从2018年大选前至今,它扮演着「反韩急先锋」的角色——当然,这并不妨碍民进党在它身后扮演着「总司令」的角色。这提出了「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的问题,以及它会否发展为一个全国性力量,甚至开始挑战民进党,竞逐台湾民族主义情绪的支持?

台湾基进党的窜起

在这韩流兴起及至趋于落寞低潮的历程中,台湾基进党以「力抗韩流」的形象,从中争取了许多仇视国民党、中共与支持台独的青年与基层群众之支持。并自诩为一个比民进党更「独」、更「本土」、更「进步」的本土政党。

但,对于工人阶级与基层青年而言——台湾基进是否真是蓝绿白三党之外的替代方案?抑或只是亲资本主义泛绿阵营的侧翼?有些评论员定性它为「左翼」,同时也有人描述它为「右翼」,而后者更接近我们的观点。社会主义者不会静态分析一个社会现象(一个新政党、运动和斗争),我们分析事物可能发展的过程及方向、趋势。

虽然台湾基进党摆出「内政上温和的自由派政策与外交上鲜明强硬的反中共、亲美国」的立场,但它也只是另一个建制政党,推动着亲资本主义政策。并且也具有着反动的立场——包括对待中国群众民主抗争的态度,以及对待最近美国反种族歧视示威的立场。这政党与香港本土派有着部分共同之处,是支持美帝国主义对中战略的民族主义政党。

它们有时会淡化自己种族主义的色彩,在关键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正如香港2020年初本土派的种族主义立场就更为突出。台湾基进党将中国人排拒在民主运动之外,贬低中国大陆人都被中共洗脑、没有能力抗争等等,本身就是种族主义的立场,但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不断升温的发展中,将可能进一步使其展现出敌视中国人的种族主义立场。

过去十年,我们在全球看到很多「新」政党和政治运动冒起。这反映出深刻的政治危满和群众不满情绪。旧的建制政党越来越受到排斥。大部分新政党在政治上非常不稳定,可以急遽由左转右,欠缺民主监督和真正的活跃会员组织架构基础,通常以一个或多个「明星」作为领导。台湾基进正有着部分这样的政治特质。

这一政党运用着挺有技巧的策略来标榜自己为更「独、基层、本土、护主权」的本土政党并自诩为与民进党进行政治分工、要做「台湾的第二只脚」、做坚定的「抗中力量」。

他们借此突出与民进党的不同,从中吸引对民进党亲保守主义、亲财团、不推动「台独建国」、不与国民党决裂到底而感到不满的青年与基层选民的支持。由于台湾政局的深刻危机,社会压力使绿营内部会就不同方法来捍卫资产阶级利益而出现更大分歧,故此将可能会迫使台湾基进在未来试图挑战规模较大、但较「软弱」的民进党,以将自己定位为台湾民族主义阵营里的主要领导者。

拥护帝国主义冲突

最有可能的是,虽然不一定如此——它会更趋向更鲜明的右翼台湾民族主义,有可能采纳更公开的反中种族主义以及拥护美国对中展开「帝国主义战争」并将台湾打造为美帝国主义反中军事前线的疯狂思维。

在任何地方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都会对工人阶级利益造成严重威胁。在各国,民族主义往往是资本家的统治基层人民与工人阶级的工具,用来分化和打击工人组织和工人斗争,包括对民主权利和自决权的斗争。

社会主义者是国际社会者。当我们为民主权利和自决权斗争时,我们不会用台湾民族主义的旗帜。我们明白台湾民族主义的历史起源和它具有一定的进步的性质,但它代表狭隘和侷限在一国之内的纲领愿景(即便是左翼的、反资本主义、亲工人阶级的台湾民族主义),不能够团结起必要的力量使民族自决权与社会革命的斗争取得成功。我们主张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国际主义,因为只有国际资本主义被击倒,经济困境和社会危机被消灭,才可以实现全面的民主权利,包括我们全力所支持的台湾独立——民族自决权。

用选举实现「台独」?

在台湾基进党的政治实践与主张中,它们强调首先要维护台湾本土政党(意即民进党)对中华民国政府的控制权,并同时在选举中清除中国国民党与亲中阵营的势力版图。使台湾政局可以以「选举」实现两个「本土」政党的「左右竞争」,借此实现渐进式的「台湾独立」来建立台湾共和国。

但这样的观点,也完全经不起陈奕齐本人在其节目「新一政经塾」对民进党发展史所作出的分析之检验。陈奕齐在该节目中指出,是选举与议会路线使民进党走向「保守化」、为了赢得多数选票而向保守群体做出迎合和妥协——讽刺的是,台湾基进的首位立委当选人,亦是仰赖民进党人的「辅选造势」才赢得席次。那么,主张以「选举走向台独」,反对「社会革命」的台湾基进党又岂能对抗这种保守压力呢?

但事实上,要真正清除亲中阵营与中国国民党并实现台独,单靠「选举」是不能达成目的——事实上,2014年~2016年以及2020年国民党在选举中的两波大溃败,皆是因为爆发了反中共独裁的群众抗争,而非单纯的仰赖「选举运动」。如果没有2014年318运动、2019年香港群众抗暴,民进党是不能赢得胜选的。正是这些群众抗争,扩大与拉抬了进步青年与工人对民主权利、独立以及抵抗中共独裁的认同和支持。

亲中阵营与国民党之存续,仰赖著从泛蓝地方派系对台湾社会盘根错节的影响力、再到党国时代庇荫下茁壮且延续至今的台湾财团、及至是剥削中国工人的台湾各级资本家——若没有革命性的工人阶级民主抗争,是不可能清除上述的党国遗毒与中共代理人,并且拒绝给予与之调和、暧昧共存的民进党以任何信任和支持。富有教育意义的例子是,近期民进党政府提案由国民党人黄健庭担任监察院副院长——可见,民进党人即便已二次赢得全面执政,也拒绝并且害怕对党国遗毒、中共代理人全面宣战。

这原因出于,站在民进党身后的台湾资本家与财团也是这些民主权利之敌的共犯、同路人。台湾资本家与财团,需要国民党作为其保守主义的代言人,更是不乐见基层人民挺起身来为扩大民主权利而战。他们也无法彻底地与中共独裁脱钩——只要他们仍依赖中国警察国家来保障他们能剥削中国工人阶级,榨取超额利润。

清楚可见,台湾基进党这个不反对台湾资产阶级、不独立于民进党之外的「台独蓝图」,最终不仅不能清除岛内的国民党与中共代理人,也无法真正建立台湾共和国、也无法真正捍卫台湾基层人民的民主权利。最新鲜的证据是:6月6号罢韩运动的胜选,原先可以成为2020年全国反国民党、反中共独裁抗争的新起点,令人遗憾的是在台湾基进党和民进党的主导下,它被画上了休止符,他们一同冠冕堂皇地宣称:「回归理性、放下激情」、徒留给国民党复辟的生机。

该党领导人陈奕齐认为(他的主张事实上就是该党的纲领):中国的民主斗争跟台湾人民无关、不要介入。台湾人民只需顾好国内的民主权利来做示范给中国人民看「榜样」就好。台湾人支持中国的民主斗争就是染上「大中华胶」的毒害。中国人都长期染上民族主义毒害、因此根据此逻辑,民主化是对台湾有害的。

这是将更为亲近资本主义的政治势力,例如「民进党」的观点以更公开和激烈的方式反映出来。资本家往往拒绝公开承认自己的真正立场——他们对中国民主化没有兴趣,甚至恐惧它会实现,因为这将会以革命斗争的形式发生,不但会威胁中共统治,也会威胁资本主义的权力架构,包括台资在中国的巨额资产。

这样的观点是完全无视了中共独裁事实上就是台湾、香港及新疆等受压迫群众实现民族自决权的重大阻碍,可谓愚蠢天真。

面对剥削与压迫时

台湾基进党的当前策略是避免与民进党公开冲突,推动合作,以建立自己的支持。如果这成功的话,到一定阶段就会准备展开更公开和对立的斗争。即使它不时措辞激进,但实际上他是右翼和反工人阶级的。它不曾对于民进党的亲资政策作出鲜明尖锐的批评与投入实际的抗争来反对。从而,在绝大多数台湾基层人民的劳动权益遭受台湾资方攻击时,他们仅以同情旁观的评论者角度坐看台湾工人阶级走向更血汗过劳的生活。

固然,陈奕齐虽曾于电视节目中说到支持公务员组织工会、支持组成全国产职业工会来面对资方公会进行集体谈判、倡议建构劳资政合作协商平台。

但现实上,面对台湾长年的劳动条件恶化,他们提出的解方是隐晦的反对劳基法的一体性适用(这将让台湾资方欢欣鼓舞),在2016年反砍假抗争爆发时、他们选择公开支持民进党政府砍假;在2017年反劳基法修恶抗争爆发时,他们仅是温和的以球评姿态来对该政策表示不认同——就连民进党立委林淑芬都敢于高调的跪着控诉反对该政策,曾经自诩为左派政党(真是公然欺骗社会)的台湾基进却在面对民进党侵害劳权之时,也未有大力动员党员与支持者上街反抗。甚至,他们也错误的支持年金改恶,迎合民进党分化公私部门受雇者推动年金改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目的,而非提出课征富人税来建立真正能够覆蓋全体劳动者的全民退休保障。

或许,蔡英文、陈菊、民进党人对于台湾基进党的选举站台与公开支持,就是台湾基进党拒绝挑战民进党众多亲资政策、甚至为其行销的政治奖赏。

面对美国群众反警暴、争取种族平权的BLM抗争,陈奕齐对公然种族主义的川普及其国家机器表示支持,指控中共是BLM的幕后黑手、指控有民主党在幕后挑拨、指控是ANTFA从中「撕裂美国社会」——从而与美国基层群众争取民主、反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的抗争为敌,而与镇压群众反抗的川普政府、民主党人、共和党人为友。

陈奕齐含沙射影的攻击美国工人和黑人要求结束警暴的民主斗争,与他对待中国群众民主权利抗争的不信任、怀疑主义的立场就如一面镜子——映照着他的政治脸谱乃是种族主义的,是美帝国主义反中战略的台湾候选代理人。他否认美国自发抗争的合法性,与那些呼喊「所有生命都是宝贵」(以反对「黑人生命宝贵」)的美国种族主义者同出一辙。因为中美民主权利都是反对「台湾」(不是台湾人民,而是台湾资本家和菁英)的利益。陈奕齐的脱中路线并不代表当前台湾大资本家的主流意见,但在中美冲突下越来越多台资会走向这种脱中路线。

台湾基进党为谁所用?

与美国政府一道反对美国BLM群众反抗,如同跟中共独裁一道反对香港民主抗争的蓝丝带一样,是扮演着统治阶级迫害基层人民的帮凶。罄竹难书、仅举数例,已能清晰看见,对于追求彻底的民主权利、反对歧视与压迫、反对资本剥削的先进青年与工人阶级而言,台湾基进党绝不是你们的朋友和归属。

陈奕齐的这立场,对于他的党将来会如何发展发出了重要的讯号——他们将可能会在未来,脱去当前现有的自由派衬衣和提倡社会改良的词汇,进而成为台湾民族主义阵营中更清晰的右翼、亲美、反民主及种族主义的力量,类似香港的本土派。使其如此的,不单单是陈奕齐个人的世界观与政治路线,而是整个中美帝国主义冲突的压力与趋势,这样的压力与趋势也将会推动其他泛绿政党和台独自由派社团、NGO/亲中政党、组织走向右翼、亲美帝或亲中帝、并且一同走上反民主一途。

2014年后、台湾基进党在陈奕齐的带领下越发茁壮。在所谓「第三势力」政党中,可谓唯一能巩固起来的政党。也因此,我们并不能低估与轻视其未来的政治影响力。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已成世界政局危机的中心之际,台湾基进党与民进党及全体泛绿政党、台独自由派社团一同站在美帝国主义阵营。民进党与台湾基进都明白(如果不明白就是极其愚蠢了)这是一场赤裸裸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斗争,而「美国捍卫民主自由」不过是欺骗群众的烟幕。6月22号,川普再次用行动证明,面对新疆人民所受到的集中营迫害,他更乐意选择无视并借此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以赢得选战。在前川普顾问波顿出版的新书中,波顿揭露川普支持习近平建设新疆集中营的做法,并且认为自己应该学习习近平、废除连任限制——台湾基进党当然明白,但其利益所在使它想维持这一错觉以推动自己的政治目的。

面对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不论是选择屈服中国的独裁资本主义、又或是甘心沦为美帝国主义马前卒,事实上都是拐骗台湾及其他小国的工人阶级与基层人民去充当帝国强权冲突中的炮灰。

综观台湾基进党的发展与政治立场,它虽然表面营造比民进党更进步的假象,但并不是一个独立于台湾资本家与帝国强权之外的左翼政党,而是将会代表着右翼台湾民族主义,甚至发展成种族主义的方向,对工人和青年的群众斗争造成威胁。在国际上,我们见过很多右翼甚至种族主义的政治力量,会机会主义地借用左翼的思想,营造激进的形象来建立自己的支持根基。在法国,种族主义的极右领导人勒庞表示支持黄背心运动,也是出于同一原因。意大利的五星运动是另一个较「温和」的例子,它将反移民与支持全民基本收入捆绑在一起。

台湾基进党并不能给予台湾工人阶级与基层人民一个摆脱帝国主义强权操弄与资本剥削的出路,反倒是会恶化这个悲剧。它的台独党纲也无法实现真正的「台湾独立」与人民自决,因为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框架内是不可能的。它自诩支持「社会公平正义」,实质上则是迎合、不抵抗民进党所推行的亲财团政策。面对工人罢工抗争爆发之时,插曲式的表态支持增添进步形象,也毫不妨碍它蛊惑台湾工人阶级在「民族团结」的大旗下继续忍受台湾政商权贵的压榨与民进党的亲财团政策。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传统角色,是利用民族主义作为压制工人斗争的鸦片。

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

工人阶级与基层人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坚决对抗资本剥削与中美帝国强权、追求社会主义台湾独立的左翼工人政党——社会主义台湾独立意味着,国际反资本主义的斗争,废除资本主义,打破世上两大资本主义列强的控制,使台湾以至整个地区的群众可以立一个自由的社会主义新社会。这社会建基于对社会生产和资源进行国际协作和民主规划。建立这样的左翼工人政党,需要建基于群众抗争之上挑战所有蓝绿白三党与台湾资本主义。需要在国际主义的纲领上与各国工人阶级团结对抗各国的资本主义政府,自然也包含着与美国左翼、工人阶级运动一同反对「美国财团专政」。需要与中国、香港的基层群众抗争一同对抗中共独裁资本主义——而非选择与中国反独裁基层群众抗争割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