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封杀TikTok

2020年8月8日 上午 5:54

中美科技战升级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7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在全美范围封杀社交App“抖音短视频”(简称“抖音”)海外版“TikTok”,并已经在8月6日签署有关行政命令。这标志着,作为帝国主义新冷战一部分的中美科技战再度升级。特朗普为避免在3个月后的美国总统大选失利而竭力采取反中表态,因此大选实际上加剧了这场冲突,这意味着可能有更多的此类措施和进一步升级。

特朗普政府封杀TikTok(图源:商业内幕)

特朗普下禁令后,微软公司表示有意向收购TikTok,收购价格据传达100-300亿美元,但另外有业界人士估计为400-500亿美元。现在拥有抖音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e)则希望未来仍然可以保留少量股权。

美国并非第一个表态封杀TikTok的国家。早在6月29日,作为针对导致20名印度士兵死亡(而中方死亡人数不明)的中印边境冲突的报复,印度政府宣布以国家安全和隐私疑虑为由,禁止该国民众使用TikTok等59种中国手机App。澳洲原本宣布跟进美国,但该国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8月5日却表示不会在澳洲禁止TikTok。英、法、德等西方国家政府也表示不会禁止TikTok。

为回应美国政府举动和公众担忧,TikTok表示数据只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不会与中共政权分享约8亿用户的数据,甚至聘请了曾执掌迪士尼的美国人凯文·梅耶尔(Kevin A. Mayer)担任首席执行官,考虑将总部迁到伦敦,以打造“国际企业”形象。 8月3日,特朗普又声称,TikTok在9月15日前必须要由美国公司收购,否则就会被正式封杀。特朗普还提出,TikTok的这笔交易应按照一定比率金额上缴至美国国库,但如此狮子大开口引发传统商业媒体《华尔街日报》反弹,批评此提议将为夺取外国企业开先河,并为美国企业遭受同样待遇打开大门。

实质上,“抖音”和“TikTok”是两个不同的App——居于中国的人一般只能下载抖音,在抖音上只能看到中国国内的视频,视频上传时要过网警这一关;而TikTok是居于其他国家的人可直接下载的,能看到全球各国的视频。但无论差别如何,这两个App都会配合中共要求屏蔽“敏感”视频,乃至封锁相关帐号。这两者也都存在安全问题——它们会窃取所在设备上的资料,包括IP地址、设备名称和型号、照片和视频、支付相关资料等。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作为中国企业,很可能会在“需要”之时,将数据提供给中国政府,否则也将自身难保。

抖音的争议不真正、也不只在于安全。 3月25-27日,抖音上有多个粤语自媒体在直播时被系统警告,或者被禁播,原因竟然是没有使用普通话!其打压地方语言与方言的行为,与中共“推普”时的强力作法如出一辙。抖音虽然会删除几乎所有涉及“敏感”话题的视频,但是对于上传为博取关注而制作的不明所以的“垃圾”、效仿他人的视频、或者是一些高难度、猎奇、危险的动作的视频,则相当容忍。这样一来,抖音和TikTok就存在制造大量精神垃圾、浪费用户许多时间的问题。

多个国家以安全、隐私、操纵选举等原因,对于TikTok提出质疑,或扬言封杀,但是这些国家自身的表现又好到哪里去呢? 2018年2月28日,因应中国法律,苹果公司将其在中国的iCloud业务交由中国贵州省出资的“云上贵州”共同监管;同年6月,在中国被墙的脸书(Facebook)也承认自己和华为共享用户数据,而华为的中共解放军背景已是路人皆知。社会主义者固然反对中共独裁政权窃取世界人民的个人资料,但也警告“民主”国家的政府和企业也在以一种较隐蔽的方式做这些事情。仅从上述两件事,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些企业也是向钱看,为了打入或巩固中国市场,不惜向中共卑躬屈膝;只有在帝国主义冲突下,为了自身利益,才会用起来“隐私”和“安全”等辞藻。

在当前中国与西方政府之间的帝国主义冲突中,双方的措辞都充满了虚伪和宣传语调,以掩饰其自身作为超级大国的目的和利益,并指责对方才是问题。美国和西方企业与中国的科技部门(包括监控和国安部门)紧密合作了20多年,因为合作是有利可图的,这些企业希望在中国市场获得更大的份额。当时,美欧政客几乎没有讲过人权。直到今天,中国已成为全球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成为美国在全球科技领域的长久主导地位的最大挑战者,华盛顿才做出了转变,并发起了全球攻势,试图阻止中国的科技扩张。这主要缘于诸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新兴领域在商业和军事上都有着重要意义,因此可以说起着决定性作用。

社会主义者认为,在资本主义制度、帝国主义秩序下,个人资料安全和隐私永远不会真正得到保障。只要各高压政权“需要”,信息安全和隐私随时可以用各种方式被侵犯。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2013年披露秘密文件,显示美国政府在对自己的公民进行令人震惊的大规模监视。另外,掌握了媒体也意味着掌握了思想,只要社交App被利润驱使的企业和政府控制,它们推送的大量内容必将最终为维护资本主义制度服务。社会主义者认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应该是免费的公共事业,同时和经营社交App的公司一样,应该由劳动者和用户而不是秘密的企业精英来民主控制和管理;而这一诉求的实现,也需要全球受压迫者联合起来推翻维持阶级压迫和不平等、激化各国之间冲突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