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农地悲歌!受政府财团地主联手掠夺

2020年8月9日 下午 10:40

资本主义造就农地悲歌正是资本主义酿出了农地悲歌,而蓝绿白都是这个腐朽制度的捍卫者。

洪守裕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去年通过的《工厂管理辅导法》修正案,放任2016年5月前所建的违章工厂不必即刻拆除。此举无疑摆明着向各界财团、农地地主示意:「法律是用来服务于农地开发的利益」。导致一年来违章工厂新建速度越来越快,每年估计有多达将近两百间。这摆明是迁就于污染现况,甚至服务工厂主与地主的农地开发利益。

农地开发利益分赃集团

尽管一年来环团调查并检举多笔农地上的违章工厂,但地方政府并未强制执行拆除任何一间。被中央政府勒令「断水断电」的工厂,许多依然照样运作。该被拆除的工厂,地方政府以「查无制造加工事实」、「没有经费无法拆除」来推托;使得「即报即拆」沦为漂亮空话。如同彰化县坊间传出县长保证不拆,全台农业县市地方政府护航违章工厂的意图昭然若揭,私下早已暗谋让2016年5月后的违章工厂也能就地合法,这正是因为农地开发存在庞大的利益,许多农地早已单凭邻近工业聚集地带,变更为「丁种建筑用地」、「特定目的事业用地」,且变更地目所需缴纳的补偿金,预计从现行50%降到10%。

这吸引了各路财团、投机客纷纷前来新建违章工厂,反正先盖再说、政府不拆就赚。此举牵动了更多游资,转入农村炒作农地。包含炒作工业区所溢出的游资,它过去曾经将小工厂排挤至农地,现在又来二次摧残农地。

地方派系跻身于这个利益分赃的行列,控制着地方政府,使其沦为充当寻租活动的买办,顺便让农地地主分一杯羹,牺牲的却是关乎社会大众的粮食安全与环境。如此庞大利益集团宰制下,立法院犹如一间「空谈俱乐部」。

资本主义造就农地悲歌正是资本主义酿出了农地悲歌,而蓝绿白都是这个腐朽制度的捍卫者。若要彻底解决农地工厂问题,少数环团与立委的倡议监督完全不足。唯有建立一个强化群众抗争的工人阶级政党,争取土地、建筑业与银行公有化。并交由耕作者及消费者、输配农产品的劳工,有组织地民主接管,才能撼动资本权贵们盘根错节的利益。进一步以工人民主的计划经济,取代疯狂逐利而使产业失序、污染的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理性规划的农地与工厂配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