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课徵富人税,填补健保费黑洞!

2020年8月19日 下午 7:41

唯有向财团及银行开徵富人税,才能使公共医疗制度有更稳固的收入来源。

李红光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据卫福部统计,健保的亏损数目在今年预估将上升至727亿元,而2022年则会突破千亿大关。卫福部长陈时中在今年五月透露将调涨全民保费,企图将负担压在穷人身上。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反对这一决定。保费调涨必大幅提升基层民众的生活压力,几十年来的薪资成长停滞更使问题恶化。健保问题不但不会被解决,只会为更大的贫富差距和医疗缺乏埋下种子。

台湾过往享誉国际的医疗保健现在岌岌可危。参考欧洲各国近年的惨痛经历,当调涨保费也不能解决亏损问题,再加上经济危机更为严峻时,资产阶级政府就会将公共医疗服务削减得破落不堪。台湾工人阶级要组织斗争,拆除这颗新自由主义的炸弹。

若要拯救台湾现有的医疗保障,那麽提升健保收入以遏止亏损绝对是必要的,然而重点则在于应由谁来承担?这个答案只能是富人,想拯救健保便必须要提高资方的保费,将他们从剥削劳动者而得的获利用来回馈社会。

向财团徵富人税!

陈时中说:「劳工、受雇者如果多出1元,政府及资方就必须多出3元,等于多享受3块钱的健保利益。」这个说法忽略了台湾财富集中在极小撮人手裡的事实——最高5%家庭的所得是最低5%家庭的113倍!

公共医疗制度仅仅以保险制作为基石是绝对不足的,由于社会成员的收入不均现象,而使低收入人士承担的实际保费更多。现行补充保费根本无助拉近这一差距,以刚拿到鸿海56亿股利的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为例,现行制度下,最多只需缴纳20万元补充保费。

此外,台湾「财团法人」医院往往通过买股票和卖药造假帐避税,侵吞健保费。52家知名大医院,健保费就领走1441.5亿,税金却只缴了4.8亿,连1%都没有。可见医疗保费黑洞的始作俑者是这些大财团。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主张向财团及银行开徵富人税,使公共医疗制度有更稳固的收入来源。我们亦要求将所有财团法人的医院公有化,归于工人民主管理,使其不再服务于个人资本的利益。只有建立工人阶级政党组织斗争,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才能够确保人人可以享用优质廉价的公共医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