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推普机”政策引发民众反抗

2020年9月3日 上午 4:02

中共强推普通话教学,作为“汉化政策”的一部份,以推崇大汉民族主义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中共过往被戏谑地称为“推普机”的语言政策再次引起关注和反抗。这一次,“推普机”推到了内蒙古。消息指,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的文件要求当地中小学在新学年开始以汉语教授除蒙古语外的课程,这一强行压制少数民族语言学习权利的官僚手段立即引发了当地蒙古族人的猛烈反弹。

据报,内蒙古自治区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抗争活动反对这一措施,有家长拒绝送子女回校开学以抵制中共新的语言教育政策,各地的学校校门前亦有大批早前已送子女回校准备开学的家长得悉事情后围堵校门,要求接回子女。多个城市有民众上街游行,抗议“推普机”政策,但纷纷遭遇镇压和出现与警察的肢体冲突。

部分内蒙学生冲破警方路障,离开校园(图源:香港苹果日报)

有目击消息指内蒙部份城市出现了过万人的游行,这是自2011年以来当地最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当时起因是由于两名蒙古族牧民为了阻止运煤卡车破坏草原,被一汉族卡车司机撞死,引发了成千上万人上街抗争。而这次,最少三个内蒙的主要城市通辽、鄂尔多斯及首府呼和浩特都爆发了抗议运动。教师亦参与了罢工罢课,以致9月1日开学日某些学校几乎无人入学,教室却空空如也。部分学校扣留学生,阻止他们参与抗争和拒绝让家长接走,这导致了在通辽有中学生得悉母亲在校外遭镇压殴打后悲愤跳楼身亡。然而亦有消息指出,有蒙古族的警察开始拒绝执行镇压命令。

中共强推普通话教学,作为“汉化政策”的一部份,以推崇大汉民族主义。早于内蒙、西藏与新疆的所谓“双语教育”实为“推普”的政策早已存在多时,两地的少数民族语言教育迅速落到末流的位置,私人开办的少数民族语言教育班亦近乎绝迹。当局更以严厉的指控对付少数民族活动者,如2018年藏人扎西文色呼吁藏人学习藏语和藏族文化后,被当局起诉“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五年徒刑。

而不止少数民族,汉族的地方方言都受到了官方的打压,特别是东南省分的地方语言如吴语、上海语、闽语、广西白话等等都渐渐式微,广东粤语的教学和使用亦遭受到打击,而对香港亦以威逼利诱等手段试图在学校推行“普教中”政策。官方宣传往往把“说普通话”与“文明”挂勾,相对地把地方方言使用者视之为“落后”和“不文明”。这种“语言沙文主义”的政策即便在汉族聚居省分都引发当地民众的反感和抗争,江浙、两广在2012和2014都爆发过反对“推普机”教育政策和语言政策的群众运动。

习近平强硬的民族主义政策也引起党内反弹,愈来愈多敌对派系认为习近平在新疆和香港制造不必要的麻烦,今次内蒙也是如此。相信反习派系会利用今次内蒙抗争向习施压,在十月五中全会前企图制衡他独揽的权利,而习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会采取强硬的镇压,企图对群众和党内造成震摄效果。

旅日蒙古人抗议中国以汉语替代蒙语的“双语教学”计划(图源:自由亚洲电台)

社会主义者支持蒙古族和所有族群的语言、文化和民主权利。我们呼吁各地的活动家、工人和青年声援这些抗议活动,并谴责国家镇压及展现在教育与其他政策上的汉族沙文主义。与此同时,尽管蒙古族群众的诉求毫无疑问是合理的,蒙古族群众的抗争运动都不能局限于自身一个群体内,而是急需建立跨群体的联合和团结运动,特别是与工人阶级的联合。这是从今天中共镇压香港英勇的群众运动中所取得的教训。如果群众运动局限于渴求中共与习近平自身的改良,那任何群众运动都无法抵抗像习近平政权的残酷镇压。

成功的唯一途径是将斗争扩大到其他地区,在中国各地联合工人和青年。寄望于国外资本主义政府和政客纯粹缘木求鱼,因为无论东西方的资本主义政府都不过是受金钱和地缘政治利益驱使。为了让斗争继续前进,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纲领和计划,把要求政权停止压制蒙古语教育与其他的教育政策诉求联系起来。要求落实民主权利、停止警察暴力镇压、释放所有示威者、争取言论自由,建立独立工会和学生组织的权利等。这些诉求需要与改变经济制度的纲领结合起来,以争取建立一个真正的、由各族基层工人选举产生的社会主义政府,终结亿万富豪和独裁者的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