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失业危机和严峻经济前景

2020年10月7日 上午 12:07

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下落入中国阵营的香港无法独善其身,面临政经双重危机,只有以工人阶级为核心建立跨区群众运动才能获得解放。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经济环境受新冠肺炎瘟疫的影响继续浮现,特别是由于疫症在过去半年在全球大规模肆虐,毫无减退或受控迹象,香港作为一个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毫不意外遭受到经济重创。穆迪预视今年香港经济或收缩近8%。

根据政府《二零二零年半年经济报告》,劳工市场和就业环境在第二季持续恶化,失业率急升至6.2%,总失业人口达24万人,超越08年金融海啸的高位(5.5%)。消费及旅游(10.7%)与餐饮服务业(14.7%)的失业率也显著上升至多年来的高位,而且这并没有反映大量工人被迫放无薪假的问题。

当中青年失业问题尤其严重,远高于整体失业数字。这说明了香港青年所面对的困境极其严峻,近五分一到六分一青年处于失业状态,而即使就业的青年,均面对着就业不稳、工作零散化、长工时低工资等问题。这些问题都使得青年工人的生活条件出现大幅倒退,大多青年不得不在正职外寻找多份兼职以缓和自己和家庭的经济负担。

这仅仅只是上半年的数字,对于香港而言最严重的发生在七八月的第三波疫症爆发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并未在数字上反映出来。按小区组织协会八月所做的调查补充,五月至七月基层工人的失业率可能高达28.4%。政府将他们置之不顾,拒绝设立实际惠及基层失业者的失业保障政策,令他们不得不节衣缩食,甚或借贷渡日。从早前劳福局长罗致光恬不知耻地公开承认「政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想到『禁堂食』政策会影响户外工作者」一样,政府根本没有正视基层劳动者所面对迫在眉睫的贫穷,哪会意识到缺乏失业保障对劳动者造成多大的困境。

调查亦同时指出,政府虽然动用了三千亿财政储备推行所谓的「防疫抗疫基金」,但这些资金绝大部分由大资本财团所瓜分。雁过拔毛之下保就业计划的资金实质全数落到雇主手上,真正落到基层工人手中的十不存一,散工雇员甚至根本无法受惠。政府不断指出财政储备快速燃烧,却仍坚持继续推动万亿元的「明日大屿」工程。

双重危机

这意味着香港政府将面临双重危机的局面:政治上,去年的抗争运动民众怒火远远没有平息,新一轮的政治打压不过是进一步加剧了民怨的内部压力;经济上,即将到来的失业大潮使工人阶级的生活陷入绝望。另一方面,中美冲突和美国对港实施的制裁在中长期阶段亦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在短期方面,美国方面取消了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意味对美出口关税将会大增,虽然整体影响有限,但同时取消了「香港制造」卷标,对香港的国际形象和投资市场地位打击严重。在短期内不单「香港制造」的工业品,香港对美的服务出口以及在当地的企业都可能被视为中国资本和服务。

中美两国愈趋激化的帝国主义冲突,一直以来香港的独特经济地位逐渐式微,外来资本投资可预期会持续收缩。香港政府的官方报告显示,本年第二季度,内地共有1265家企业在香港资本股票市场上市,占本地上市公司总市值的78%。

可见香港的金融资本市场与内地资本之间的连结与纽带愈陷愈深,随着未来外部投资资金可能由于中美冲突而继续减弱,中国资本所占的份额将有机会进一步增大。

客观上,香港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中已被理所当然地划归中国阵营的一方,往后冲突中,在美国对中国所实施的经济打击手段之下,香港再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而本地基层的就业和生计将在这个背景下进一步恶化,可以预期基层青年的失业问题将会成为重灾区。在香港承受中美冲突最大恶果的依然是基层劳动者。面对这困境,工人阶级并非无能为力。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以强大的工会和工人阶级政党为基础的运动(而这正是去年的斗争中所缺乏的),争取体面工作和工资、覆盖全面而廉价的公共服务体系、合理可负担的公共房屋,而这些都不能指望帝国主义政府和专制独裁政权所给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