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葵涌货柜码头爆發疫症——为利润而牺牲职安

2020年10月8日 上午 1:06

陈先生认为,他的工作岗位属于「一人一机」,亦设有消毒用品,故交叉感染机会较低。但他强调,今天工作环境稍有改善,都是因为罢工赢得来的。

奇侠 社会主义行动


码头工人的狭小休息室,极有群聚感染的风险/图源:香港电台

葵涌货柜码头在8月份爆發新冠病毒感染群组,累计合共57宗。感染者大多是码头的桥边理货员及船上装卸员。

陈先生(化名)是一名吊机手,在码头任职逾20年。他曾参与2013年的码头罢工,要求改善工作环境及加薪。7年时间过去,陈先生虽然并不是工作于爆發疫症的码头,但他对政府和外判制度都十分气愤。

「我们老闆分身拥有几间不同的外判公司。老闆申请政府的抗疫防疫基金,单单一间公司他已可以取得约280万元资助,但员工没有分到任何资助,被迫放无薪假。」他怒斥:「我们每月开工应该要26日才足够生活,但现在平均只能开工10-20日左右。」

缺乏保障

香港港口平均每天可处理约67,000个标准货柜,年总吞吐量超过2,000万个。但在风光的数字背后,工人阶级却在疫症期间面对失业、减薪及缺乏防疫装备等多重问题。这次染疫的码头工人,每更工作时间通常长达24小时,故大多只能在外判商设立的休息室内休息。他们缺乏午饭时间及淋浴设施,而环境恶劣的休息室亦成为疫症的温床,工人每天处理如此庞大的货柜及货物量,他们理应得到安全的工作环境和合理的工时。这是继数月前新加坡经历外劳群组疫症大爆發,而香港本地亦有地盘工群组及外佣感染,这不禁令人反思不论是本地或外地,为何工人阶级皆缺乏应有的保障?疫症却揭露工人在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下一直被漠视存在,而工人只能依靠团结斗争才能改善困境。

陈先生认为,他的工作岗位属于「一人一机」,亦设有消毒用品,故交叉感染机会较低。但他强调,今天工作环境稍有改善,都是因为罢工赢得来的。「仍记得当年都是因工作条件恶劣才参与罢工,现在有进步了,至少每年都有少量加薪、亦换了吊机内的坐垫」。

社会主义行动全力支持工人抗争,以争取更好的劳动条件。这需要由建立职场的工会开始,但最终来说要挑战香港资本主义政府和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成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