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冠疫情下香港外劳饱受煎熬

2020年10月13日 下午 12:00

和东南亚工人之间的团结联合,工人阶级才能反抗资本主义压迫和现代奴隶制。

 红流星  社会主义行动

「我自一月起,就不曾被允许出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外籍家庭劳工Beryl,她同时亦是外劳组织KOBUMI的活跃成员。

就算当香港的疫情暂时缓和的时候,外劳们所面对的苛刻条件却不变。她们当中大部分人被迫要一星期724小时全天候待在雇主家中,变相老板可以随时召唤工人。

「我的老板不喜欢仆人休息,大部分香港雇主视工人为奴隶。」另一名KOBUMI成员Xena告诉社会主义行动。

很多雇主担心会从工人身上感染新冠肺炎,而这加剧了针对外劳的种族主义。KOBUMIJulia忆述:「老板总是会找我们麻烦,特别是当新闻上报导有外劳确诊的时候。」

作为工人,尝试捍卫自己的劳工权利往往会落得被辞退的下场。Xena指出:「如果雇主向入境处投诉,我们将很难找到新工作。」根据「两星期规例」,外劳如果在两星期内找不到工作的话就会被遣返。

休息日被打压

8月,有14名外劳因「违反社交距离限制」而被罚款2000港元,相当于她们工资的一半。当局利用这些措施变相打压外劳仅余的唯一权利──每周休息日。

东南亚诸国的资产阶级与香港政府互相合作,设计法规禁止直接聘用,并强迫外劳必须透过中介公司找工作。一项2017年的调查显示,98%的在港外劳被迫要缴交不合法的中介费用,而70%的中介公司进行包括过度收费等地不法行为。Xena继续解释:「如果我们对雇主不满,向中介公司或领事馆投诉根本没有用,他们肯定会站在老板一方。不过,中介公司和使馆很怕我们会找其他组织帮助。」

显然,外劳需要组织起真正的工会。这能让工人集体地捍卫自己的权利,筹备并组织抗议行动,包括罢工行动,这是争取工人要求的重要武器。外劳的惨况,在于她们往往分散与孤立,导致她们受到当局的严厉歧视和压迫。

只有透过建立外劳、本劳、和东南亚工人之间的团结联合,工人阶级才能反抗资本主义压迫和现代奴隶制。资产阶级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他们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香港共同合作,实施压迫性法律。因此,工人阶级也需要跨国界地组织起来。

注:为保障受访者安全,外劳名字有所更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