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爆发反贫困反压迫的罢工潮

2020年10月15日 上午 12:53

为推翻独裁政权,需要在全国各地建立罢工委员会,并作为建立新的革命工人阶级政党的第一步。

Nina Mo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自8月初以来,伊朗全国50多家公司进行大罢工,特别是在石油资源丰富的伊朗南部。这影响了石油、天然气和石化工业部门,而这些都是伊朗经济的核心。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抗争的发展似乎放缓了一段时间,但斗争已从街头对抗转移到工作场所。这是伊朗新一波独立工运向前发展所跨出的重大一步。

工人阶级的生活条件越来越不稳定和难以忍受。在许多公司中,工资通常被拖欠几个月。9月,在克尔曼(Kerman)省发生采矿事故中有4名工人死亡。长期以来工人没能得到必要的防护装备,导致这类事故经常发生。

许多产业的多数员工都是临时合约工。当前斗争中,有许多是世界数一数二规模的天然气产业项目中工作的工人,而这些产业也有许多外资涉入。

在伊斯法罕(Isfahan)的一处炼油厂,保安部队封锁大门以防止罢工工人出去抗议,但后来这些阻拦可以说是被工人的行动冲垮了。产业工人阶级来到斗争的舞台,将在往后几个月和几年中震撼局势和深化危机,而威权政府会发现自己深陷这场危机中,尤其这些产业雇主通常与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控制的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连结。

在最近几周和几个月里,发生了矿工罢工、退休金领取者的抗议、铁路工人、巴士司机、教师等许多职业工人的罢工,这些斗士都抱着入狱及遭受酷刑的决心和准备。

自6月中旬以来持续发生的哈夫特特佩(Haft Tappeh)制糖厂工人罢工,是全国欲求采取行动的工人的榜样。这是伊朗工人阶级斗争史上最长的一次罢工。他们还要求包括立即支付拖欠工资、解雇腐败厂主并将公司国有化等要求。他们更要求恢复遭解雇工人的职位,并延长医疗保险。该制糖厂工人的处境,正是不断恶化的数百万伊朗工人处境的缩影。

这场罢工的参与者和主要工会成员一再被捕。如果工人采取下一步行动,像他们宣示的那样再次占领工厂,这将意味着斗争升级的新阶段,并演变为一场与政权的尖锐对抗。

伊朗政权寻求中国协助

伊朗政权面对这种危急的局势,便与中国达成协议求助。中国将在未来25年内到伊朗投资4千亿美元,并获得进入伊朗市场的「特权」,以此作为「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一部分。该协议也规定中国可以从伊朗收购廉价的现货石油供应,作为给中国的回报。另外,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也将进一步深化。但是,就连在伊朗资产阶级的派系内部,都存在着对这一协议的巨大阻力,这显示了统治阶级内部的分歧正日益加深。

同样在最近,反对死刑、镇压和酷刑的网络声浪有所增加。2019到2020年抗议活动中,被监禁的抗议者仍面临着可能被处决的危险。随着镇压的升级,愤怒也会相应而起。伊朗劳工自由工会主席贾法尔(Jafar Azimzadeh)是受迫害和遭逮捕的工人之一。他在8月中旬绝食抗议之后,罢工工人越来越多,施压开始变大,并要求将他释放。

最近的罢工和抗议活动比以往更加有协调性。50个独立工人组织、教师协会、学生协会、出版刊物,以及退休者协会,在8月中旬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示支持哈夫塔普佩制糖厂工人、赫普柯(Hepco)工厂、石化产业等各部门工人的罢工与抗议:

「将有越来越多的工人和被压迫的团体参加这些罢工,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私有化、失控的物价、工人生活恶化,逼迫着我们走向死亡的边缘(不仅仅是贫困),甚至不支付起码让我们苟活的工资等,种种都导致了所有人对当前危机失去耐心。……罢工工人必须能够组织和团结起来,并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组建一个自治的组织。」

不可讳言,大多数职场都不具备哈夫塔普佩制糖厂工人,以及支持他们罢工的城市社群,所具备的战斗力。因此,罢工委员会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和协调起来。这也可能是建立新的独立革命工人阶级政党的第一步,同时也是建立足以推翻独裁政权的强大运动的第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