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娱乐文艺自由被禁——见证文化审查强化的八年

2020年10月27日 下午 11:50

反对文艺的审查,实现艺文自由,不做独裁化妆师、不仰赖营利导向。

Jack  中国劳工论坛

广电局在今年七月颁布了二十类题材审查及规避命令,严格限制影视拍摄的内容,打压艺文创作自由。近期中共不仅提高对于新影视作品的打压,也纷纷的将过去审查核可的作品下架,包含了描绘宫廷内斗的《延禧攻略》、《如懿传》,也将一部描绘反独裁政权的《V字仇杀队》给封锁查禁。《V字仇杀队》电影影响深远,从香港的民主运动到世界各地的群众抗争,总能看到带着V面具的抗争者,这是因为该电影虽然推崇无政府派的个人英雄主义,但在当代观众的诠释中象征着反对独裁的抗争精神。当然,这种精神也为施行资本主义独裁的中共政府所恐惧。这反映出中共独裁的胆怯,害怕艺术的自由创作会群众的政治意识,因此必须严密控制舆论。

8月15日,评分排在豆瓣68名的电影《V字仇杀队》(港译《V煞》;台译《V怪客》)的页面突然消失,各大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有关该电影链接和评论也一并被删除。大量疑惑而愤怒的网友来到漫画版《V字仇杀队》的豆瓣页面下讨论,但不久评论区也被和谐。成千上万的声音瞬间被删除,就好像它们从来不存在一样。

但是仅仅在8年前的2012年,该电影一刀未剪地在央视六套播出,当时的共青团喉舌中青报表示央视播出该电影「让人大感惊喜」、「为开明喝彩」和「没有宽松氛围就没有文化繁荣」。今日再看官媒的这些言论,令人不难发现政权的危机感与不自信更为强烈。

多部作品被禁

实质上中共对于艺文自由的打压一直都存在,在2012年、一部爱情电影《颐和园》因为涉及隐涉六四革命,该片导演娄烨被下令长达五年不能拍电影。又例如2017年的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讲的1980年的韩国光州事件,这本与中共无直接联系,却因为能让人联系起六四镇压而遭到全网封禁。

今年较早,禁止未成年人每天玩网上游戏的时间。后来因为游戏动物之森的玩家在游戏内绘制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谭德塞与中习近平嘲讽中共,不但下令游戏下架,甚至禁止游戏出现殭尸和疫瘟的题材,并且指游戏的地图编辑功能是用来宣扬分裂祖国。

这必然触动年轻人的神经,即使尚未被政治化的一群也强烈感受到自由被剥夺。在江泽民统治时代,中共放任媒体的娱乐八卦和色情暴力,利用拜金及纵欲主义来转移群众对政权的视线;而习近平则走向另一极端,对文艺和媒体采取家长式管制,企图利用民族主义和儒家道德来钳制群众反抗思想。

在中共独裁底下艺文创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因为政权恐惧艺文创作的自由将让部分艺文创作者与知识分子借此激起工人阶级与基层人民对当局的批评与厌恶。然而,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之中,影视产业资本同样会为了利润与市场,迫使影视创作者放弃创作自由,根据美国笔会及一些知名的电影创作者指出,好莱坞影视产业资本为了要瓜分中国的电影市场,也配合着中共独裁进行创作自由的审查,甚至是向中共独裁献媚。单单在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中,好莱坞影视产业资本便取得26亿美元票房进帐。

马克思主义者反对一切对文艺的审查,要实现真正的艺文创作自由,为着言论与创作自由而斗争!使艺文创作者不再做独裁政府的化妆师、不再仰赖资本家的脸色与市场的营利导向而过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