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者对“加速主义”的立场

2020年10月28日 下午 11:50

没有政权会陷入危机后自动倒台,革命运动必须依靠工人阶级积极和自觉的行动。

马加烈 中国劳工论坛

2020年以来,“加速主义”思潮在中国网络上兴起,指纵容或鼓励习近平强化威权内政、“战狼”外交等政策,令中共政权更快陷入内外交困,期待它会更早倒台,以迎来社会变革(包括体制崩溃)。

“加速主义”得以流行,源于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日趋强硬的高压统治和阶级压迫,反映了群众的愤怒情绪开始一定程度转化为革命的意识,感到自己反正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习近平任内废除国家主席连任限制;加强言论审查与社会监控,清洗少数民族,搞个人崇拜,种种作为,被越来越多的反中共人士形容为“倒车”。即使从统治阶级的利益角度来看,习近平的强硬政策往往是自损利益,为统治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就如自掘坟墓。

“加速倒车”

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中国经济受到显著冲击,近千万待就业的大学毕业生,再加上“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过世、南方水灾,“加速主义”也已经从一种戏谑的自我安慰,变成一种认真的想法。

随着“倒车”的进行,民间对中共的不满亦与日俱增。但在中国的高科技威权体制下,群众直接表达异见的空间极为有限,组织实体抗议亦面临严厉镇压。加速主义的兴起亦反映群众的无力感,意味着群众尚未有充足信心彻底改变命运,其革命意识仍未有清晰的轮廓和方向,尚未找到取代极权资本主义的政治方案。这使加速主义之中同时混杂着进步和反动的元素。

现今“加速主义”,与历史上某些思潮有不谋而合之处。1904-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俄国社会主义者和一大部分资产阶级自由派都主张“失败主义”,即希望俄罗斯帝国在日俄战争中落败、折损其军事力量,令国内群众不满而爆发革命,尽速终结沙皇统治。俄国落败确实成为了1905年革命的导火线,为之后1917年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埋下伏笔。

而在2019年爆发的香港抗暴运动中,“揽炒”(粤语,意为同归于尽)成为一些感到绝望的示威者的主张:他们认为,事情在变好之前,需要先变得足够坏,因此会认为只要抗争能制造社会混乱、使经济衰退,并且支持美国制裁香港,就会自动加速政权倒台。这意识与内地的加速主义有很多相似之处。

然而,“加速主义”思潮也有很明显的问题。首先,“加速主义”想要中共政权持续升级在国内的高压政策,认为反中共人士只需要纵容或者煽风点火就好,实质上就是坐等革命形势到来。这反倒令日常群众运动出现一种积消极不抵抗的情绪,甚至有这一危险——将争取当前的改良斗争和革命任务对立起来。例如香港抗暴运动的揽炒派就认为应弃守立法会,也抗拒在运动中加入工人阶级的经济要求——因为这些问题在革命来到、中共倒台时就会自动迎刃而解。马克思主义者主张为日常的工人要求而斗争,从中争取工人阶级到革命旗帜下,使他们明白到为什么要推翻现行体制。

经济危机和外国制裁无疑使习政权陷入空前的危机。但经济困境对工人阶级意识产生的影响是两面性的。一方面它可以使工人阶级的生活倒退而激起愤怒,另一方面也可以使工人阶级对前景感到绝望而失去反抗的信心。这就是为什么工人需要组织工会来团结斗争,也需要一个革命党来领导其政治行动。香港揽炒派一味为经济倒退而鼓掌,却没有意识到组织工人反抗的需要。

在国安法通过以来,香港的群众运动陷入了困难时期。固然中共政权的统治越来越不稳定,但欠缺组织和领导的抗争运动因为难以抵抗严厉的镇压,而运动陷入迷失和低潮。香港的“揽炒派”却单方面看到现在是纯粹的革命时期,因此不认为需要纠正运动的弱点,而只需要坚持下去就会自动胜利。现在需要改善整场斗争的纲领和方向,团结内地群众反抗、制订反资本主义的经济要求、将无大台的零散冲击变成有组织的工人阶级运动,等等。

由于盼望中共对外继续“战狼”外交、从而在国际上四面楚歌,“加速主义”也会为群众带来帝国主义幻想,例如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支持特朗普,并为此回避种族主义等议题,甚至污蔑“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背后有中共支持云云,这样反而落亲中共方面的口实,并难以团结广大中国及海外工人群众。

积极的方向

总的来说,揽炒派的想法简化了革命的进程。首先没有政权会陷入一场最终危机而自动倒台,革命运动必须依靠工人阶级积极和自觉的行动,创立新的制度以取代旧有统治制度,否则深陷危机的政权可以通过镇压反对力量和发动战争、甚至内部发生政变夺权,从而挽救旧有制度。因此,当政权面临一场危机时,革命与反革命会同时加速来临,唯有一个强大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以正确的纲领和战术领导革命,才能确保革命会战胜反革命。

1914-1918年一战期间,列宁曾提出革命的阶级也要采取反对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行动,以促成资产阶级政府的失败——即“革命失败主义”立场。类似地,我们呼吁“革命加速主义”——工人阶级需要组织起来,即使在当前只能以地下形式进行,还是有可能实现的。当革命情势到来之时,用革命社会主义纲领、在工人阶级领导下,推翻中共独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