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机器对左翼人士的镇压升级

2020年11月6日 上午 4:50

要求撤销对柴晓明的控罪!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8月14日,南京中级法院对左翼人士柴晓明在进行秘密审判,他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判决和刑期尚未公布,但南京检察院公诉人建议量刑3到5年。据了解,柴晓明的律师与当局签了保密协议,以确保有关其案件的消息不会被泄露。

针对柴晓明的这一案件是极大的不公义,是中共独裁对毛派和托派青年进行更广泛镇压的征兆。10月,毛派退休工人孟宪达(网站“人民之声”编辑)被当局拘留,随后被释放。两个案件没有直接联系,但和柴晓明一样的是,孟宪达也是2018年深圳佳士工人斗争的坚定支持者。

柴晓明自称托洛茨基主义者。在大约十年前的一段时间里,他经常与工人国际委员会(2020年更名为ISA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劳工论坛进行讨论,但随后他以政治分歧为由中断了所有联系。柴晓明于2019年被捕时,是“毛派”左翼网站“红色参考”的编辑。

最昂贵的警察国家

中国的秘密审判意味着被告的家人、朋友和媒体都被拒之门外。在许多情况下,被告的律师是由官方所委派的,而非自己选择的。如果当局认定犯的罪涉及“国家机密”,就会下令进行秘密审判。

中国的司法系统和法院均由中共所严密控制,定罪率超过99%。从2006年到2016年的法院统计数据显示,无罪释放的被告不到0.2%。换句话说,出庭几乎等于有罪判决。此外,大多数审判严重依赖供词,而供词又往往是在酷刑胁迫下获得的(尤其是涉及政治的案件)。如果被告不“配合”,当局就会以惩罚家人、朋友或联系人士作威胁。上述内容都是在中共控制的司法系统中司空见惯。

随着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国家机器变得更加高压独裁,遂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警察国家。政府用于“维稳”的预算大于其军事预算。最新“维稳”经费数据为2019年的人民币1.39万亿元(2100亿美元),差不多相当于公共医疗预算的人民币1.64万亿元(2480亿美元)。

柴晓明的案件的细节尚未对外公布,但他被南京市国安局拘留的时间始于2019年3月,在该案提起诉讼之前17个月。2019年9月,他被正式逮捕,表明从拘留到对他的案子正式审理经历了6个月的时间。这也符合中共对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模式,在审判前将其长期拘留,从中提取供词,在许多情况下,遭遇如此迫害的异议人士被迫“配合”以免加重刑罚。

佳士工人斗争

柴晓明的案件与之前的佳士工人斗争有关,当时来自中国各地的左翼青年和活跃份子为深圳一家机械厂的一群工人争取组织工会权利。这场斗争被中共独裁政权严厉镇压,揭露出中共完全反工人阶级的一面。

佳士资方拒绝批准在工厂成立工会(在中国,独立工会是非法的)。他们开除并雇用流氓暴徒殴打主要的工人代表。工人和资本家的待遇形成鲜明对比,清楚地表明了中国乃威权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现实。佳士董事长潘磊和人事经理郭丽群均为深圳市人大代表,而人大这个伪议会中的“人民代表”皆由中共所钦选。

随工人斗争而来的警方镇压中,80多名青年和工人被捕或失踪。“红色参考”是少数几个协助传播此案消息的网站,而这正正触怒了中共政权。

到2018年底,中共当局在全国上下的大学校园内展开了镇压,并终止了许多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运作,这些社团被认为支持佳士工人斗争。在被警察拘留数月之后,多名抗争学生领袖被迫拍下“认罪视频”。柴晓明也在大约这个时候被捕。

柴晓明的唯一罪行是捍卫工人的权利,抗议工人和社会主义者在中国遭遇的残酷镇压。习近平政权对左翼青年和年长的运动人士采取日益严厉的镇压表明,当局尽管试图展现力量和稳定,但却对社会主义思想越来越受支持感到恐惧。对于新一代的中国左翼和社会主义青年来说,柴晓明的迫害只是提供了更多组织起来反对资本主义和独裁统治的理由。

过去有关佳士斗争的文章:

➳ 佳士工人斗争与中国左翼
➳ 中共封锁毛派工运网站
➳ 中国:左翼学生遭受新一轮打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