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报复性罢免”下的右翼反扑与民粹攻势

2020年12月27日 下午 9:39

无论各地区的罢免案通过与否,都不会改变右翼罢免潮背后的制度性问题

赤雨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2020年6月6号,群众民主抗争因为罢免韩国瑜而赶走了亲中共的右翼政客。韩国瑜担任高雄市长期间,其政治空话、亲财团与亲中共的色彩引发无数群众的愤怒,随后因香港民主抗争所引发的反中共独裁情绪,韩国瑜非但无法在总统选战获胜,更于大选后遭到罢黜。然而,泛绿势力将罢韩运动限制在选举轮替上,防止群众斗争进一步激进化。另一个亲财团政客陈其迈接任高雄市长,没有解决工人阶级的生活困境。

多个右翼势力不约而同在罢韩运动结束后,将矛头对准黄捷、陈柏惟、陈致中、林智鸿、王浩宇与刘世芳等反韩形象鲜明的泛绿民意代表。目前王浩宇的罢免案已经成立,陈致中、黄捷已进入查对程序,未来将进入最后的公投阶段。

这次报复性罢免并不是随机偶然的现象,而是政治分极化的结果。“韩流”的支持者多为受新自由主义冲击、不信任民进党且被韩国瑜的草根修辞吸引的基层群众。由于民进党的执政无法真正满足基层劳动者的需要,政局分极化最终迎来了更加尖锐的罢免浪潮。

国民党中常会于11月18日表示,将会进一步推动桃园、高雄的罢免运动。随着民进党强行进口莱猪所导致的执政满意度下滑,让士气低迷的国民党重新找到了政治破口来,企图挽救其摇摇欲坠的声望。从中常会的结果来看,国民党极有可能将罢免运动结合反对莱猪的公投,收割这场群众斗争的政治资本,并将其扭向右翼。

非建制右翼攻势的诊断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反对蓝绿白的亲资政策,主张为工人阶级的出路而斗争。右翼民粹派聚焦在个别民代的反韩立场上,而不关注较深层的政治问题,可见他们发动罢免的目的与工人阶级的利益完全没有关系。另一方面,泛蓝的右翼政策不仅无助于解决任何的社会危机,还会强化新自由主义对劳工的剥削与打压,也让亲独裁势力有再崛起的机会。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主义前进认为,工人和青年不应捍卫民进党及泛绿势力。他们自己需要为右翼民粹运动的罢免浪潮付上责任。民进党亲财团、开放莱猪进口以拉拢美国帝国主义的意图,使得右翼民粹派有更宽裕的空间对其发起攻击。除此之外,工人群众不应丝毫信任被罢免的民意代表。举例而言,王浩宇反工运、反环保的立场,显示出其绝非工人阶级的好战友。而陈致中作为陈水扁家族的第二代,其洗钱、海外赃款的权贵行为同样是可耻的。而带有进步形象的黄捷虽然有较多先进青年的政治声望,但仍非独立于蓝绿白之外的替代方案。

真正的处方签

无论各地区的罢免案通过与否,都不会改变右翼罢免潮背后的制度性问题。即使民进党从报复性罢免潮安然脱身,但经济和社会危机只会不断为右翼民粹势力制造反扑机会。民粹主义可以表现为泛蓝的中华民族主义,在未来也可以表现为泛绿的台湾民族主义。

要想摆脱亲资政党恶性争权的泥沼,就只有建立一个下而上的群众性工人政党,才可以有组织地将工人群众的不满,引领到彻底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上。工人政党不是服从资本主义选举游戏的投票机器,而是强调群众组织与运动、且供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抗争型政党。最重要的是,只有实现社会主义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制造右翼民粹政客的土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