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苗成政治献媚工具?

2020年12月31日 下午 5:24

中国制疫苗成效未明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现时世界各种新冠肺炎疫苗开始问世,意味困扰全球近一年之久的大瘟疫疫情开始渐见曙光。现阶段全球进展最快的包括美国辉瑞、英国牛津大学和中国内地的科兴与复星等,当中部分已经投入大规模接种。美国与英国现开始安排民众接种疫苗,假如疫苗效果理想,这两个最主要爆发疫情的国家料可很快控制及平息疫情。而与港人关系可能是最大的中国国产疫苗,现时却似乎未能给予民众充分的信心。

香港即便是亲建制的媒体亦不得不承认香港民众对中国制疫苗“反应冷淡”甚至“广泛质疑”。尤其是林郑称中国科兴疫苗最快下月到港,但该款疫苗的第三期临床报告却含羞答答般“可能”在下月中可以公布。这意味着港人可能将会接种成效不明的疫苗,简直形同草菅人命。与此同时,秘鲁卫生部最近就暂停中国国药集团疫苗的试验计划,因为一名志愿试验者出现神经问题,导致腿部活动困难。

图片来源:奇摩新闻

中国制疫苗成效未明

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现时中国国产疲苗仍未能提供第三期临床试验报告,只有中国国药集团董事长称,目前已有数十万人紧急接种国药集团旗下疫苗,没有严重不良反应,亦无一感染。又指华为在墨西哥的办事处大部分员工接种旗下疫苗的无人染病,而未接种的员工却过半染病云云。港大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直言嘲讽这种口述个案的举动是“石器时代非科学的做法”,指大众认可的是临床实验全面数据,而非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的个别情况。

事实上港人不信任中国制疫苗的根源在于过去中国三番四次爆發过骇人听闻的假疫苗事件,这些事件如同毒奶粉一样,不仅令内地民众深受其害更一度间接令香港本地疫苗供应紧张。

可见,林郑政府大手向中国药厂採购仍未完成三期临床测试的疫苗绝非所谓“科学的”决定,而极有可能是一种政治献媚的手段。社会主义者反对采购甚至安排民众接种成效未明的疫苗产品,并要求公开监督疫苗生产,运输,以至采购流程,以保障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只有将世界各国的医药企业民主公有化,交由各国工人阶级民主控制,才可以促成国际合作共同抗疫,避免疫苗变成外交斗争的工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