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终结资本主义才能应对干涸危机

2021年1月1日 下午 7:15

摆脱资本利益的束缚,促成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和协调,团结一致扭转气候变迁的倒数计时。所以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是当务之急。

赤雨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阴晴不定的气象、变化多端的天候,这两个词句是人们形容全球气候变迁的最佳写照。今年台湾没有任何台风登陆,水情的警报铃瞬间大响,台湾将迎来56年来最严重的水资源危机。

台湾主要的降雨量大多集中在夏季,而梅雨和台风季带来的雨量就占全年降雨量的78%。气象局解释,台湾平均会遇到34次台风登陆,这也是台湾赖以维生的降雨来源。

在极端气候的影响下,今年梅雨季的降雨量减低了,并削弱了对流发展,导致台风的生成与强度减低。中研院预测,未来能够影响台湾并带来降雨的台风数量将大幅减少。需要指出,这次危机仅是开端,未来的水资源问题势必将更加严峻与恶化。

干旱之岛

截止至10月,台湾水库的总供水量仅剩25%,其余供水需求完全仰赖河川取水。尽管各地区都不断传出水情吃紧的警报,但随着气候变迁的加剧,台湾的水资源缺口只会不减反增。经济部预估未来十年间,全台水库的有效蓄水容量只剩下10亿吨,将有四百万人会面临无水可用的困境。

依照台电的统计数据,全台21座发电用水坝/水库在今年上半年的有效容量仅64.1%,发电效率将会较往年更低。另一方面,供应南部用水的曾文、乌山水库之有效蓄水量剩余29%,供水不足的情况直接致使嘉南一期水稻停灌。依照统计,若干旱天数持续增加,未来农业用水的缺水率将飙升至40%。由于缺水问题的扩大,水资源的分配矛盾将被激化。台中大甲溪与大安溪的输水工程遭到环团批评,指水利署为中科园区的三期厂房作供水准备,而此举会深深地伤害河川中下游农业与石虎栖地。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台南地区,曾文水库9月底的蓄水率为36.8%,加深了南科园区与农业灌溉的用水矛盾。

在缺水的困境下,稳定工业需要财团利益将成为地方政府的优先要务。以南科园区为例,南科今年度的营业额已突破1兆台币,若缺水率超过50%,预计每日损失达28亿台币。只要根本的缺水危机没有解除,相同的水资源分配矛盾将会不断深化,并造成农地荒废、生态破坏等灾害。

根据联合国资料,台湾的缺水程度在全世界排行第18位,每人平均可分配的降雨量是全球平均值的五分之一。另一方面,台湾的平均降雨量却也超出全世界平均值的2.6倍。这种水资源的矛盾,反映了台湾自然条件的限制,以及蓄水管理的制度缺失。

蓄水管理制度的不足,可归结于管线漏水率高、水质恶化与过度开发等问题。资产阶级舆论指,因为水价低廉造成的用水浪费,因此要调涨水费。社会主义者反对这一论调,基层家庭并无资源去维修送水管道和设施,责任应在政府及财团身上。深究而言,过度开发与水质恶化实为最大的缺水元凶。前水利署长杨伟甫指出,气候变迁下的异常暴雨,将透过台湾山势陡峭的特性,冲刷巨量泥沙到水库中并形成淤积。不仅如此,暴雨也使水库的防洪需求增加,让蓄水空间受到缩限。

尽管经济部于2016年曾拟定水库库容有效维持纲要计划,试图透过排沙、抽泥与陆挖等方式清淤,然而根据立法院预算中心的资料,水库的淤沙率仍是不减反增。水库蓄水不足的问题之所以无法系统性地得到解决,不仅是因为水库的清淤成本过高,不具经济效益,还建基在土地的过度开发。台电在2013年的报告表明,水库淤沙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在于上游边坡的河岸整治,换言之,若能有效减低河道两岸的边坡破坏,就能最大程度地改善水库淤沙的问题。然而,高海拔集水区的道路开辟工程与农作物种植,将造成地质不稳与地表破坏。绿色阵线协会就指出,台湾最重要的石门水库周围至少就有六个都市计划案在持续开发,而集水区的山林滥垦不仅让水土保持工作更难执行,还会造成雨水迳流量增加,使泥沙淤积量有增无减。

新水库解决干旱问题?

为缓解用水困境,水利署预计新建三座新水库,以增加台湾的总体蓄水率。然而,这并不能真正解决台湾的水资源危机。依据环保署的资料,台湾50条主要河川中,有超过30%的河川都遭到重度污染,无法灌溉与饮用。再者来说,只要气候变迁持续加剧、降雨量持续减少,新建水库所能带来的成效都极其有限。更重要的是,水库工程将破坏台湾珍贵且日益缩小的生态环境。

农委会主委陈吉仲就强调,台湾森林区每年的蓄水量为25%,能蓄留约73座石门水库的水资源。解决干旱的策略应是减少对集水区与森林区的开发、注重水土保持与造林工作,才能涵养更多上游林区的天然水资源。台湾的缺水困境,除了制度上的管理缺陷之外,全球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气候末日同样是病根。联合国水资源组织指出,气候变迁下的最大冲击,并不是暖化与冰层融解,而是水资源的控管将越来越不稳定。

总体来说,全球气温上升至今使大气层的水雾增加了4%,而这情况使降雨次数减少,但每次降雨量增加。暴雨和洪害变得更频繁,同时地下水和下层泥土较难在短时间内补注水份,使缺水与干旱加剧。水源短缺是全球现象,中央研究院环境变迁研究中心副主任许晃雄说表示,如果全球持续升温,全球年降雨量将减少40%60%

目前全球已有30亿人受到水资源短缺影响,而过去20年人均获得的干净用水减少至五分之一。联合国的资料也表明,2030年有2400万至7亿人会因为水资源不足而流离失所。缺水危机下的经济损失同样让人触目惊心,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估计,未来因为水资源而衍生的经济损失可能达到14兆美元,这个数字大约是全球GDP20%

除此之外,气候两极化下的水患危机,同时威胁着数亿万计的人类生命。今年亚洲各地区的水灾,已影响超过960万人的生活。中国面临50年来最严重的暴雨,共5400万人受灾害所牵连。今年7月在印度、尼泊尔与孟加拉所暴发的水患,也夺走超过280人的性命、波及至少225万人。

左翼的替代方案

全球水资源危机还会带来健康危害、大规模粮食短缺与疾病扩散。因为降雨异常,河川、湿地和湖泊等淡水生态系统会更加脆弱,淡水领域的生物也会承受更多危险。世界资源研究所表示,恶化的水资源问题会进一步引发区域冲突,高度缺水的中东国家将首当其冲,爆发大规模的抢水战争

我们需要由下而上、民主管控的计划经济,才能彻底解台湾的水情困局。在当前的问题中,水库淤沙由于缺乏经济价值,导致清淤工作始终难以执行。因为管线设备与农业灌溉系统的老旧与粗制,管线漏水率长年居高不下。不仅如此,为使工业保持低成本高利润,使得政府需要牺牲农业与环境。

在计划经济之下,政策的制定并非是利润导向,而是为了回应整体的社会需要。面对缺水困境,社会的公共财富将更大程度地投注在管线维护、水库清淤上,因为这牵涉到社会绝大多数工人的生活福祉。我们也需要对高耗水产业、大企业开征更多税金,进而提升整体送水设施的技术品质。

另一方面,计划经济具有更全面的公共社福制度与教育体制,我们需要更彻底的环境教育制度与下至上的公民参与,才能改善水资源的浪费。如此才能确保社会有充足的水源让人人免费享用。计划经济制度能在满足多数人社会需求的基础上,同时维系生态环境的平衡。我们主张以森林涵养来涵养水源,并将天然自源、开发商和建筑企业公有化,交由工人阶级民主控制,才能有效落实严格的环保措施,反对财团为了私利而破坏集水区的水土保持与自然环境,借此根绝人为开发对水源造成的污染和伤害。

全球的抗争

1988年以来,100家跨国大企业生产超过70%的碳排放,可见气候变迁的威胁是跨国性的。反对气候变迁抗争,不能限缩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只有全世界工人阶级团结一致,才有可能摆脱水资源危机-气候变迁-资本主义的恶性循环。社会主义者主张将民主公有化的经济,并终止因为利润冲动而破坏自然环境。

只有在国际上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且在实行计划经济制度,才能摆脱资本利益的束缚,促成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和协调,团结一致扭转气候变迁的倒数计时。所以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是当务之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