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与性别不平等:全球疫情对女性的影响

2021年1月6日 下午 6:30

妇女经历着资本主义最残酷的一面,这使她们成为最坚强和坚定的斗士

Emma Quinn 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

女性在卫生工作人员、托儿服务工作者、教师、清洁工人、零售业和酒店业工人这些战斗在第一线的劳动者中占大多数,然而专家仍然警告说,女性在疫情中正遭受更严重的打击。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妇女在经济方面和社会方面的处境恐将倒退数十年。

cgi-620x330-3.jpg

封城的影响

在英国进行的民调显示,年轻女性更容易失业、被迫放无薪假或面临经济困难。而在过去几个月里,为人母的女性遭受永久性失业或者被辞退的可能性要高出47%。

封城已经加剧了现有的压力,例如女性额外的无偿家务劳动——从额外的清洁和卫生工作、照顾老年人或易被感染的家庭成员,到缺乏托育和到校上课的机会。与此同时,性别暴力和杀害女性的“隐形大流行病”在世界各地急剧增长。在封锁的头21天里,亲密伴侣间的谋杀数在英国翻了一番。在北爱尔兰,家庭暴力事件的通报数创下新高。而在南爱尔兰,妇女援助组织报告说,3月至6月之间,她们收到的电话通报增加了43%。

女性们在带领反抗

当你考虑到全球工人阶级女性所面临的日常现实时,她们一方面正在与这一流行病作斗争,另一方面却在与日益增长的剥削和压迫作斗争,这一点都不足为奇。据《纽约时报》报导,在美国,“过去两年里,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参与抗议活动,其中母亲参与的可能性是父亲的两倍”。有色人种青年女性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国际上爆发的声援抗议中最为积极活跃。

过去几周,在以色列,妇女们聚集在街头示威,抗议对一名年轻女子的轮暴案的判决,以及一个厌女的司法系统;在巴西,青年女权主义者们和支持堕胎权的活动人士英勇地团结起来,反对右翼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后者试图阻止一名怀孕的10岁强暴受害者合法堕胎;在白罗斯首都明斯克,人们举行了一场未经批准的“妇女游行”,反对日益高压的政府;在爱尔兰,英国企业德本汉姆(Debenhams)的女性工人们已经在全国各地的纠察线上坚守了150多天,准备占领都柏林和科克的店铺。

社会主义女权运动

妇女经历着资本主义最残酷的一面,这使她们成为最坚强和坚定的斗士。她们反对这样一个为了追求利润而蚕食人类和地球,并使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教派分化长期存在的制度。

新冠肺炎危机显现,工人才是社会运转的重要因素,也让人们见识到工人阶级的力量和潜力。新冠危机还表明,工人阶级(尤其是妇女)将不会忍受任何权利或者生活水平的倒退。在这种情况下,一种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方法是必不可少的:一场战斗性的、工人阶级的、反资本主义的、国际主义的和社会主义的运动。这将对妇女和所有人的生活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