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见新冠疫苗问世 反对资本趁虚牟利

2021年1月14日 上午 10:15

疫苗的供应方式,不该依据其经济负担能力,而应该根据实际需要,并免费提供暴露在接触染疫风险的人、以及患有严重疾病的人

Keishia Taylor 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

新冠肺炎全球爆发的10个月以来,总病例和死亡病例已分别来到5800万和140万(注:原文撰于2020年11月),而我们现在正面临着新冠肺炎与冬季流感季节的双重打击。在感恩节、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来临前,美国新冠肺炎传染率(R值)达到空前严重的程度。在爱尔兰,我们崩溃中的医疗体系在往常的冬天也经已不堪重负,更别说现在医疗体系已经面对超过2000起新冠肺炎死亡案例,而医护人员也陷入备受压力、精疲力竭和自我隔离的危机。即使患者已康复几个月了,后续仍陆续传出严重的“长期后遗症”。

尽管全球各国政府都在为疫苗问世而欢呼,且疫苗无疑将减轻在这种流行病中首当其冲的工人阶级的负担。然而,新冠肺炎危机正变得越来越严重。更悲惨的是,由于全球资本主义政权的不作为,普遍无能落实适当的筛检和追踪系统、不愿减少经济活动,这场危机在结束之前将会更进一步加深。这些资本主义政权铁下心将商业利益置于我们的健康和安全之上。

短短2周内,4款候选疫苗宣布了极其正面的结果,还有更多消息持续报导出来。美国制药大厂辉瑞(Pfizer)与德国生技公司BioNTech共同研发的疫苗,以及美国莫德纳(Moderna Therapeutics)研发的疫苗,两项疫苗研发计划分别在第三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了90%和94.5%的有效率,而俄国卫星五号(Sputnik V)新冠疫苗,尽管还在尚早的试验阶段,也声称有92%的有效率。随后又有消息指出,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共同研发的疫苗,在7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产生能强烈的免疫反应。这远远超出了预期,因为就算只有50-70%有效率的疫苗,也都已经能让我们在与冠状病毒的搏斗中扭转局势。BioNTech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的疫苗将会“对病毒迎头痛击”。

这证明了现代科学、尖端科技、最优秀的免疫学家的才智,以及为此投入的研究资源做出的惊人贡献。但我们还没脱离困境——这必须要扩大生产、分配、施打到数十亿人身上。全球资本主义有办法胜任这个任务吗?

灵丹妙药? 

人们庆祝这一消息、对此感到欣慰,表面上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爱尔兰总理马丁(Micheál Martin)保证疫苗将能在2021年提供给爱尔兰民众。同时,经济学家威廉斯(David Williams)说,在低利率、英国脱欧与疫苗问世之际,爱尔兰掌握经济复甦的绝佳机会。世界资本主义市场必然对此感到乐观,药厂、航空业、饭店业和影视业的股票飞涨,但同时暴跌的是Zoom的股票——足见寄生性的投机者只会在他们认为利润率将提高的地方进行投资。然而,公共卫生部门的官员却发出警告。爱尔兰政府前首席医疗顾问霍洛汉博士(Dr. Tony Holohan)说虽然疫苗问世是“充满希望”,但也“别高兴得太早”。

辉瑞和BioNTech共同研制的,以及莫德纳的这两款候选疫苗,使用的都是同一种实验性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技术,该技术是将病毒的部分遗传密码注入体内,以训练免疫系统产生正确的抗体和T细胞。这比传统的方法来的有效率得多,这也是为什么候选的疫苗可以不用数年、而在10个月内就被研发出来。这种新方法将来也可能会被证实非常有用,不幸地未来几年我们可能会面临更多其他疫情的大流行。

这两款疫苗均处于第三期临床试验中,目标通过大量的实验样本,来发现在第一期和第二期试验中仍不明显的罕见副作用。莫德纳的试验有3万名受试者参与,他们当中部分人被施打了疫苗、其余的的则是被施打安慰剂,其中94.5%新冠病例发生在安慰剂组。辉瑞也使用了相似做法,注射了4万人,在最先试验的94个案例中,有90%的新冠病例发生在安慰剂组。试验并未发现严重的安全隐忧,结果到目前为止是非常正向的,不过这还没经过严格的同行审认。

由于两款疫苗都还在测试阶段,还有许多问题还未得到明确答案。施打两剂疫苗的28天后可以预防新冠病毒,但免疫效果可能持续大约六个月至数年,需要在未知间隔期后重新施打。老年人也被纳入试验,但数量不足以了解他们下降的免疫力对疫苗效果有何影响。产生副作用的机率尽管可能不大,但仍有可能发生在有罕见体质的人身上,或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显现。病毒也可能突变,这需要定期更新接种疫苗来对付最新的病毒株,就像对付季节性流感那样。但就算疫苗不尽完美,也会大幅减少感染与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疫苗是用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还是仅预防新冠肺炎疾病的发作。要证实疫苗是否能阻止无症状感染,得花上一年,但这是发展群体免疫的重要因素。需要多少比例具有免疫力的人口,才能达成群体免疫,在现今仍为未知数,因此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需要进行大规模测试。

物流运输

即使疫苗得以核准,但也必须解决数十亿人施打两剂疫苗的问题——这意味着他们每个人需要分开到访医疗中心或疫苗接种点两次,这对于富裕国家的居民来说已经很不方便,遑论新殖民国家的数十亿群众。在疫苗开发技术跃进之际,疫苗的冷藏技术和对基础建设的投资额并未获得相应提升,辉瑞疫苗必须保存于零下70至80度以下的环境之中,要满足这项条件便需要一台比普通冰箱贵五倍的极冷冰箱,也超过家庭医生和药剂师平常买得到的器材价格,即使在先进国家当中也是如此。其他疫苗,例如候选的莫德纳疫苗,仅需要2到8度的常规冷藏,但为保证疫苗的安全与有效性,从研发量产到第一线,整个运输冷链都需要进行不间断的无菌冷藏处理,而这便需要设有冷藏设备的载具、稳定的供电、可靠的运输条件及足够的医护人员在时效内管理各批疫苗。

在全世界共78亿的人口当中,有将近30亿人所居住的地区,并没有足够的温控仓库进行防疫部署。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全球范围内有一半的疫苗因暴露于过热环境、运输不当、或甚至遭盗窃而损耗,而世界上每20秒就有一名儿童死于某种本可以通过施打疫苗来预防的疾病。世界资本主义令人呕心的不平等性质,意味着受病毒肆虐的新殖民与贫穷国家很可能将是最后才会从疫情灾害中恢复过来的国家。

图利商机

一般来说,新疫苗从研发到上市的开发时间通常需要10到15年,而历史上开发速度最快的1960年代的腮腺炎疫苗也得耗时4年,但新冠肺炎疫苗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已进入了最后测试阶段。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制药公司从多国政府中(特别是美国)获得了巨额的资助。无国界医生组织报告指出,辉瑞 /  BioNTech疫苗的开发项目已从国家补助中获得了25亿美元;莫德纳制药获得了24.8亿美元;阿斯利康/牛津大学制药的候选疫苗获得了17亿美元的国家补助。尽管获得了空前高额的税金资助,然而这些私营药厂仍想去操弄疫苗的价格、产量和买家。这正证明了所谓在资本主义市场私有制中能够有效满足人人需要的“无形之手”只是个虚构的神话,这些药厂实际上只是在通过各国政府为他们所一手打造的“资本福利”制度中攫取暴利。

而其他企业,例如阿斯利康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承诺在疫情期间以非盈利形式提供疫苗,将价格设定为3到5美元,而不是如同莫德纳制药所预期的35美元。但这善行轻薄如纱——当疫情减缓时,药厂便可以抬高价格。若要保持免疫力便可能需要周年性地复打疫苗,而阿斯利康制药便可借此年赚100亿美元。

印度和南非提议,直到疫情结束为止,世界贸易组织的各成员国能够开放新冠肺炎相关治疗方法(包括疫苗)的专利权和其他知识产权,这样一来,全世界的药厂都可以在不被起诉或控告的情况下共同生产世界通用的肺炎疫苗、治疗药物和检测试剂。然而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盟各国,这些手头上已经握有了数十亿剂疫苗的国家对此提案表示反对。英国声称放弃《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中所规定的知识产权是个非常极端的做法,并会导致适得其反的效果。

对利润的追求,无论是短期还是中期的,都决定着新冠疫苗的开发、生产、监管和分配,而不是数十亿人的健康或生命。正如乐施会所说,这种疫苗“对那些无法负担或获得的人来说,效用为零”。广大人民为了疫苗而依赖最富有、最发达、最有影响力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药厂和政府,这些国家的目标是利润和权力。医疗企业不应该为了私人利润而运行,必须在工人阶级和穷人的民主控制下,在全球范围内夺取其资源并将其转变为公共财产。

谁会优先?

占世界人口13%的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早已预购将在2020年和2021年生产的大部分疫苗。美国已与辉瑞签订了20亿美元的合同,到2020年底将生产1亿剂,并进一步在2021年底达到13亿剂,是美国所有人所需剂量的两倍。欧盟委员会已经保证能取得至少11亿剂四款不同的疫苗,包括辉瑞/BioNTech和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这大大超过了欧盟人口所需的剂量。富裕国家的订购量几乎就是明年疫苗的大部分产量,导致较贫穷国家大多数人口,则陷入在没有疫苗而继续承受疫情的困境。这被称为“疫苗民族主义”,但这正是残酷且逐利的资本主义竞争下正常不过的现象。尽管可以避免疫苗的稀缺,问题正正在于疫苗是在限制生产的国际财产法和专利法下所制造的,再加上资本主义地缘政治的竞争严重限制全球合作。

情况无疑还会更加错综复杂。例如谣传漱口水对新冠病毒有防疫功效的假消息正在网上流传,这可能会导致科学治疗不被重视,并使少数群体相信反疫苗的阴谋论。爱尔兰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12%的受访者不会接种疫苗,有33%的受访者不确定会不会接种。反疫苗思想和阴谋论往往源于对官方机构的深深不信任——在历届资本主义政府反覆做出背叛、虚伪和无能的行径之后,这当然是完全可理解的。爱尔兰最近爆发多起医疗相关丑闻:最近爱尔兰籍欧盟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违反新冠病毒防疫禁令参加球会的“高尔夫球门案”、以及爱尔兰国会议员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利用职务之便泄露了全科医生薪资交易的机密文件给其私人医生朋友。除此之外,还有60万剂季节性流感疫苗凭空消失,而卫生部更拒绝针对新冠病毒疫苗制定2021年相关预算。

全民疫苗接种计划将需要分阶段进行,即使在富裕国家也是如此。美国、爱尔兰等国家已考虑优先让医护人员、其他必要部门的前线工作者、老年人以及健康高风险者优先接种疫苗。爱尔兰的教师在学校工作正面临很高的感染风险,要为自己的健康、安全和劳动处境而战,他们已经正确地要求要被列为前线工作人员。但最终该由谁决定哪些族群优先接种疫苗呢?是整个疫情期间随时都能获得最佳医护服务的政客和精英?抑或是由青年、长者、病人与劳工组成的群众委员会,这些人才有办法根据公共需要和公共风险,民主地决议全民疫苗接种计划的内容。

现在需要什么?

疫苗的供应方式,不该依据其经济负担能力,而应该根据实际需要,并免费提供暴露在接触染疫风险的人、以及患有严重疾病的人,且要在全球各地民主地分配疫苗,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疫苗接种的规模达到群体免疫,以消除和减缓新冠病毒的感染和死亡率。继续放任政府和大药厂垄断疫苗的控制权,必然会导致不必要的感染和死亡。生物技术、药品及研究机构不是为少数精英的利润或权力而存在,应该要是公共所有、公共控制,才能真正依群众需要而有效发挥作用。

工人阶级的组织、工会与社会运动应该组织起来,争取所有人免费获得疫苗、要求废除医疗产业的专利、并争取优质免费的公共医护保障。在疫情期间,人们发起英勇的斗争捍卫健康安全、对抗失业和反对不合理解雇,并反对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在全球性的萧条、大规模失业与社会政治的危机之际,目前的斗争局势有着蓄势待发的深远影响力,我们能抱持更远大的希望。当疫苗创造的希望就像在漫长隧道尽头有道光芒,但对许多人来仍然说遥不可及。

新冠疫情危机让我们得以更加看清,我们身处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内存在着非常多极不公平、不正义的现象。这场全球肆虐的疫症给工人阶级、穷人和受压迫者带来了不成比例的严重打击,而超级富豪则可以选择躲在自己的私人岛屿、游艇和豪宅中。要摆脱这个荒谬的制度,只有通过全球工人阶级的团结、与贫困者和受压迫者联合斗争,才能建设我们需要的、而且是我们理应得到的后疫情时代──社会主义的未来。这个未来里,世界上的财富和资源为公共拥有,并用来服务于多数人的利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