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团结支持萨旺特 反击右翼罢免图谋

2021年1月18日 下午 8:41

尽管右翼和大企业坐拥庞大资源,但必须谨记,只要我们组织起来,我们是能够赢得胜利的

Bia Lacombe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社会主义政治在西雅图的影响,让大企业与右翼非常愤怒,他们正动用一切可能手段发动罢免运动,企图将莎玛.萨旺特(Kshama Sawant)议员赶出市政厅。

这场罢免运动发生的几个月前,萨旺特作为市议员与西雅图的草根运动共同争取到了亚马逊税──向西雅图的前500大企业征到约每年2.1~2.4亿美元的税,用于建造人民可持续负担费用的公宅,同时创造上万个有工会力量且绿色环保的工作机会。这个重大胜利,代表了未来10年内将有20亿美元从大企业手中转入劳动者手中。

超过7年以来,萨旺特的社会主义市议会议席示范了身为民选代表如何以清晰的立场站在普通百姓的一边。萨旺特推动社会运动的独到手法,已经赢得许多历史性的胜利,例如提高最低时薪至15美元、大幅改善租户权利(例如禁止在冬天迫迁房客),以及在2020年夏天“为乔治佛洛伊德讨回公道(Justice for George Floyd)”的群众斗争期间,率先禁止当地警方使用镇压群众的武器。

萨旺特在市议会里单人匹马,因此她不依赖立法修法,也不会黑箱作业地向其他民主党议员和大企业利益作出妥协。她着眼在西雅图的工人阶级、青年和进步团体,并与他们合作,好让他们在职场、学校与社区组织起来,到市政厅争取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而且不是只争取在统治集团眼中可接受的那些诉求。正是以此,她才能仅在议会里单凭一己之力,为群众赢得这些历史性的胜利。

kshama-scaled-1-1024x683-1.jpg

工人阶级运动使统治阶级备感威胁

这场罢免运动企图推翻人民抗争得来的成果,并把西雅图政治推回右翼。其实这还只是右翼和大企业所发动的一连串攻击中,最近的一次。我们预期,西雅图工人阶级赢得更多胜利与资源的过程中,右翼的攻击只会越加猖狂、频繁。

还不到1年之前,亚马逊公司董事长贝索斯(Jeff Bezos)和其他大企业与右翼分子企图收买市议会,他们耗资数百万美元,在西雅图的各个选区到处金援那些亲财团的候选人。我们的志愿者则组织起来,建立了基层运动,并且叩门拜访了超过12万家户,最终打赢了这个全世界最有钱的人。2018年萨旺特和社运首次尝试向亚马逊课税,不过后来被统治阶级所挫败。当统治阶级还在庆祝他们击败了萨旺特的时候,2019年她还是成功连任当选,继续帮助通过第二波针对大企业的课税案,第二次的税比第一次税高出四倍。经过了一次次的议员选举,大企业仍无法把连任三届的民选社会主义者议员拉下台,因此现在,大企业正企图利用法庭不民主地罢免她 。

我们在西雅图所获得的胜利已经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也一次次建立了流传全国的有力示范。萨旺特的例子已燃起工人阶级的信心,让我们知道我们是起身斗争,并铺设一条新的出路来摆脱资本主义下的种种悲惨和残酷的生活处境。比起之前我们赢得的个别胜利,萨旺特激励群众的作用对统治阶级而言更具威胁性,因此统治阶级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去粉碎萨旺特在我们的运动当中所激发的信心。

接下来,我们预计大企业会如海啸般大洒金钱,并策动大量财团媒体来营造舆论。这次罢免运动已经筹集超过12.3万美元,其中有5万美元来自匿名捐款,显然目的是要隐藏背后的右翼财团金主。曾经为特朗普提供政治献金的亿万富翁塞利格(Martin Selig)也支持罢免——这个人正是在去年花费2.5万美元来废除群众第一次赢得的亚马逊税,他还投入大量资金给予萨旺特的对手。我们完全有理由预期,这次会如2019年一样有巨额的财团政治献金。看看罢免运动的公开捐款记录,捐款者的职业已经说明了是谁在提供金援:“投资者”、“首席执行官”、“创投公司”、“投资银行”和“财务顾问”。很明显地,这将再次重演超级富豪和右翼捐款人士企图买下第三区议席(萨旺特的选区)的戏码。

对劳动人民不公的制度

我们知道法院,和警察一样都不是劳动人民的盟友。我们已经看到,因为金县(King County,美国华盛顿州的一个县)高等法院确认了对市议员萨旺特的罢免案指控,只因她站在BLM黑人平权运动的一边。另一方面,亲财团的民主党市长杜尔坎(Jenny Durkan)当时亲自下达镇压BLM运动的命令,但华盛顿州最高法院却一致否决了对杜尔坎的罢免案指控。萨旺特没有被给予任何机会去反驳法院的罢免案,因为根据华盛顿州的法律规定,这些指控不需经证实就会出现在罢免选票上,仿佛都是已确定的事实一样。

我们可以看到财团媒体正持续发动攻势,发表许多文章,并伪造内容声称萨旺特是利用声援乔治佛洛伊德的和平示威来煽动暴力和违法行为。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一度试图指控萨旺特和BLM运动和平示威打扰了杜尔坎市长的邻里(这也成为罢免理由之一),还把这场BLM运动和绑架密歇根州长的右翼阴谋相提并论。

建设战斗性的社会主义运动

所有媒体文章刻意忽略的是, 2020年的群众抗争都大致和平,而且还逼退了特朗普时代的种族主义。在西雅图,这些群众抗争也推动我们赢得两项历史性的胜利:全国首先禁止使用化学武器镇压群众、为了建设可负担公宅而课征亚马逊税。我们都清楚,能够保护我们整体安全的,实际上是哪些东西:体面薪资且有工会组织的工作机会、可负担的住房、资金充足的教育和公共服务,且上述这些都须由垄断社会财富的富人来出资,而非劳动人民──萨旺特和我们的运动,在每一个关头,不断与从资本主义建制派袭来的反扑进行斗争。

“声援萨旺特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我们建立起了具有战斗性的运动组织,并赢得1200多名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捐助者,而且在运动的前6周就筹到了11万美元。我们的运动正在凝聚一项诉求:让那些因疫情肆虐而失去收入的人民免缴租金,以抵抗正向我们袭来的驱逐租户潮。我们也正为西雅图的社会主义绿色新政展开运动,争取2030年终结所有化石燃料的碳排放,并创造数千个待遇优良且具备工会的工作岗位。我们还要求建立一个对警察拥有充分监督权力的民选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能做的包括制定警务政策、决定雇用或解雇警员。在西雅图,警察问责办公室(Office of Police Accountability)的权力完全被削弱:从今年夏天的抗议中,该办公室就收到至少1.9万件投诉,但唯一有结果的是惩戒了一名警员、和让另一名警员带薪停职几天而已。

尽管右翼和大企业坐拥庞大资源,但必须谨记,只要我们组织起来,我们是能够赢得胜利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