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6日
More

    理論

    我們的綱領:動員鬥爭、提高意識

    以過渡綱領和方法,馬克思主義者在當下鬥爭的訴求與社會主義革命的需要之間架起一道橋樑 本文為Per-Åke Westerlund(ISA國際執行委員會)於ISA中港台支部2024年馬克思主義學院「群眾鬥爭的教訓」一節的講詞。 什麼是綱領? 對於馬克思主義者來說,綱領不是一本書。對我們而言,綱領是...

    香港民主運動——中共如何挫敗鬥爭?

    接下來的時期,中國將不可避免地爆發群眾鬥爭,但這些鬥爭也不可避免地將會非常複雜——充滿了各種幻想和混亂。 我們無懼這些複雜性,但我們必須了解它們並為此做好準備。

    驕傲月:反越戰運動如何刺激性少數權利鬥爭

    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的所有的鬥爭都是爆炸性的,唯獨缺少的是一個群眾性的工人政黨來將鬥爭團結起來,並指向鬥爭的最終結論:反抗資本主義制度本身,並為推翻資本主義剝削和贏得一個社會主義世界而建立一場團結的鬥爭。

    托洛茨基:對這一時期的一些想法與左翼反對派的任務

    1931年7月28日 革命浪潮現在無可置疑。 在一些國家中,共產黨變得越來越強大。力量對比的基本發展使得策略的問題被擱置一邊,並將其放到了第二三等的位置。工人們轉向他們認爲是最不妥協的共產黨。蘇聯的經濟成就也朝同樣的方向發展,並受到重要部分的資產階級報刊所承認,這也讓工人們更加信服。 ...

    馬克思與孔子——中共如何歪曲馬克思主義?

    清風 中國勞工論壇 「其實,我早就是一個中國人了」,一個疑似AI合成的「馬克思」對著鏡頭說。這個荒謬的片段出自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和湖南省廣播電視局聯合出品的《當馬克思遇見孔夫子》節目。在這檔節目中,中共試圖將馬克思主義和孔子的儒家思想「縫合」起來,以論證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思想實際上是一致的。將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者對毛左的立場

    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資本主義的階級矛盾大大激化,對左翼思想的興趣正在加強,尤其是毛左思想,從中可到左翼青年正在尋求新的出路。他們對資本剝削的反對、對基層勞動者鬥爭的支持,與今天徹頭徹尾為資本主義國家政權的中共截然相反,因此理應受歡迎的。但從馬克思年代開始的整個社會主義運動歷史可見,單靠同情工人...

    左翼政治:新芬黨、人民先於利潤黨與愛爾蘭組建左翼政府問題

    毫無疑問,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確實渴望擺脫共和黨和統一黨。社會主義者必須能積極參與到這一積極進程中去——解釋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它的局限在哪裡,以及我們真正需要什麼。我們可以有技巧、有效地讓仍對新芬黨抱有信心的工人和年輕人越過新芬黨、進一步左轉。

    社會主義如何能拯救地球

    Greyson Van Arsdale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8月31日) 在2020年,微軟行政總裁(CEO)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CNBC節目中呼籲全球最富有的人採取行動以應對氣候變化。其宣佈了公司的目標是到2030年實現負碳排,聲稱:「公司的...

    女性解放:社會主義才是出路

    在今天的中國,計劃經濟時代女性權益曾有的進步正在不斷回退,婦女越來越被當成維持生育率的工具、資本主義發展惡果的犧牲品,被剝削、壓迫的程度隨著資本主義的危機發展而逐步加深;這個問題不可能在資本主義下形形色色的思潮中找到答案,也不可能通過回到毛時代而得到解決。我們對此的回答是: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建立工人民主,社會主義才是消除性別壓迫的答案!

    2023年世界展望文件(一):多重危機的時代——我們要贏得全世界!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國際委員會於2022年12月8日會議同意本文件 導言 在僅僅三年的時間內,從上次ISA世界大會以來,新冠肺炎和烏克蘭戰爭這兩次歷史性的地震事件已成為具有支配性轉折點,表達並極大地加劇了世界資本主義的矛盾。它們在2020年代初有效地給這個時代打上了新的烙印,隨著全球化的新...

    最新消息

    受污染的食用油——食品安全醜聞史的最新篇章

    社會主義者要求工人群眾有權捍衛自己的糧食安全和大局,為此必須由工人全面接管企業,從生產到運輸都建立起廣泛的民主監督。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