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席卷職場:麥當勞工人罷工對抗性騷擾

2018年十月月21日 下午 3:30

#MeToo運動需要走進工作場所,和最容易遭受性騷擾的低薪女工與跨性別工人團結起來

2018年9月18日,在爭取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的同時,美國芝加哥、舊金山、洛杉磯和新奧爾良等10個城市的麥當勞工人舉行罷工反對性騷擾。這場得到服務業雇員國際工會(SEIU)支持的罷工具有歷史意義,因為這是首次明確針對性騷擾的全國性罷工。經過過去一年的#MeToo浪潮,這場罷工不是由好萊塢或資產階級建制的超級精英領導,而是由工人階級女性(尤其是非白裔女性)主導。

早在5月份,在發生多起性騷擾事件後,10名麥當勞員工挺身而出,向聯邦當局投訴公司不願意解決性別歧視和性騷擾的問題。但經過數月之後,當局和公司沒有采取任何措施,所以數百名工人們決定在午餐時間罷工,迫使公司嚴肅對待他們的投訴。。

在為罷工創建的網站上,他們列出了一系列明確的要求:

  • 加強現有的對性騷擾的零容忍政策;
  • 為經理和員工舉行強制性的反騷擾培訓;
  • 建立一個安全的投訴處理機制;
  • 組建一個有工人參加的性騷擾處理委員會。

工人自制的標語寫道「是時候了,小醜」[Time’s up Clown;Time’s up為美國的一個反性騷擾運動],「性騷擾,我不喜歡」[sexual harassment: not lovin it,影射麥當勞的廣告語],「一個巨無霸,多加奶酪,不要性騷擾」。麥當勞工人以行動要求公司必須採取實際行動解決性騷擾問題。

麥當勞回應說,他們將與反性騷擾組織RAINN和法務公司Seyfarth Shaw at Work合作,以解決工人的要求。但Seyfarth Shaw at Work正是在#MeToo運動中被控性侵女演員的荷里活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辯護人。麥當勞工人們非常正當地要求麥當勞斷絕與該公司的關系。麥當勞的回應表明,我們只能依靠有組織的活躍工人來阻止性騷擾,而不能依靠一心想要避免法律糾紛的管理層。

女工鬥爭繼續擴大

幾年前由SEIU組織起來的快餐業工人站在15美元最低工資運動的最前沿,並在西雅圖、明尼阿波利斯和其他城市取得了勝利。自2016年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以女性工人為主的行業開始興起激進的政治行動和罷工鬥爭。今次麥當勞的反性騷擾罷工亦是這一浪潮的一部分。

是誰重新喚醒了工人鬥爭?是教師、護士、酒店工人、以及現在的快餐工人。不僅全美護師工會(NNU)支持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且基層工會成員也積極地自發組織起來參加桑德斯運動。而且NNU也是第一個公開反對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工會。今年春天,西弗吉尼亞州教師的罷工行動引發了一波全國教師罷工浪潮,讓人們看到教師要做三份工作才能維持生計,並被學生債務和醫療保險費所累。在性騷擾泛濫的酒店業,工人挺身鬥爭,迫使僱主為客房清潔工人配備警報裝置。

#MeToo運動揭露了上層女性的可怕遭遇、扳倒政界和娛樂界的大人物,因而獲得了廣泛關注。 但麥當勞的罷工提醒我們,現在是時候讓#MeToo走上街頭,走進教室和工作場所,和最容易遭受性騷擾的低薪女工與跨性別工人團結起來。

工會引領運動

普通人無法像有名的演員那樣,依靠龐大的公共平台對抗騷擾。願意提供法律費用和保護受害者免受報復的強大工會可以使勞動人民更敢於站出來。在#MeToo運動興起之前,在法國政客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 Kahn)性侵酒店工人納菲莎杜·迪亞洛(Nafissatou Diallo)案中,正是納菲莎杜所在的工會幫助她提起訴訟並取得勝利。

盡管大多數美國工人都沒有加入工會,但工人對工會的興趣卻大大增長。 現有的工會應該大膽地抓住這個機會讓女工不必再害怕遭到老板的報復。打擊工作場所的性別歧視和性騷擾需要工人、「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等新興獨立政治組織、以及聯邦、州和地方各級婦女組織的共同鬥爭。麥當勞的罷工以及教師和酒店工人的罷工朝著這個方向邁出激動人心的一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