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選之後:現在就開始抵抗!

2018年十一月月2日 下午 6:28

反對博索納羅!捍衛民主權利!粉碎退休金改革陰謀!

自由、社會主義與革命黨(LSR,工國委巴西)

巴西大選第二輪投票結束,曾任陸軍上尉的極右候選人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勝出。對於整個國家和巴西人民來說,這個結果無疑是一個重大的政治退步。

我們不認同那些虛偽的資產階級分析人士所說的「制度公義」、「強化民主架構」云云。

博索納羅公開支持獨裁制度和酷刑,煽動街頭暴力攻擊反對者。他不應該被視作「正常」的候選人。

博索納羅煽動的暴力已經導致了人命傷亡,其中包括身中12刀的反博索納羅教師Mestre Moa do Catendê,和23歲的Charlione Lessa Albuquerque。Charlione是巴西全國統一工會(CUT)的成員的兒子,他在一場支持工人黨候選人阿達(Fernando Haddad)的集會中被博索納羅的支持者射殺。

在選舉前一個星期,博索納羅公開恐嚇要將反對者放逐或收監。他擔任國會議員的兒子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在一段瘋傳的短片中揚言要關閉最高法院。

博索納羅不會是個「正常」的總統。他的勝利是建基於議會政變推翻工人黨前總統羅塞夫之後的一連串政變與濫權。我們必須要清晰大聲地指出,民主權利正面臨極大威脅。

在勝選後,博索納羅試圖緩和氣氛,但同時仍繼續做出威嚇。他在《環球電視網》的訪問中解釋說,他曾經說要將所有「赤匪」驅逐出國,其實「只是」針對工人黨和社會主義與自由黨(PSOL,工國委巴西LSR是該黨成員)的領袖。他亦點名攻擊PSOL候選人及「無家工人運動」(MTST)領袖Guilherme Boulos。

2016年政變後的變相「緊急狀態」將會加劇。司法部門在這個進程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我們必須謹記,當局拘禁了這次選舉的大熱候選人盧拉,並對博索納羅競選運動的貪污問題視若無睹,讓他得以突圍而出。

據估計博索納羅收受至少120萬雷亞爾(32.5萬美元)的非法資金。這些錢都是來自大財團,用來在社交媒體上大肆散播假新聞。連美洲國家組織(OEA)也說這在民主國家中是前所未見的。

但最高選舉仲裁法庭對此視若無睹。這宗醜聞後來被《聖保羅頁報》揭發出來,而該報社及相關記者至今仍然受到博索納羅的恐嚇。

在第二輪選舉前夕,軍警闖入至少17所大學,打壓反對博索納羅的法西斯傾向的學生、教師和工人。這一切都不是巧合。

在博索納羅當選之前,反對派和民主權利都已經備受打壓。未來會怎樣呢?

法西斯傾向與極端新自由主義政策

雖然博索納羅並不是大資本家的首選,但他們一開始還是容忍博索納羅,到後來更加是直接支持他。資本家現在打算控制住他某些過火的做法,但同時借助他的「鐵腕」去實行殘酷的極端新自由主義政策。

他們甚至會容忍博索納羅濫權腐敗,以進行大規模緊縮、私有化與退休金改革。

他們亦知道大部分投票給博索納羅的民眾不會接受自己的生活水準下降、權利倒退,因此這些民眾早晚會對博索納羅感到不滿。

博索納羅拿到39%的選票(5700萬票),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公開的反對派,而大部分人是對現在的政治制度感到厭惡沮喪,希望出現激進改變,但左翼替代未能提供給他們一個替代方案。

而剩下那61.8%沒有投給博索納羅的人(8900萬人,包括阿達的得票、白票、廢票和棄權票),更加不會接受任何會打擊他們基本權利的政策。

縱使如此,就算新政府承諾會遵守憲法,它亦會加重現在的波拿巴主義傾向。同時間,博索納羅正為那些極右暴力團體和法西斯分子打開空間,來為他的威權政府提供支援。

未來面對政府不斷增加的波拿巴主義,統治階級可能會出現分裂和內訌。我們需要了解、激發並利用這些分裂。不過我們也要明白到,只有群眾、工人階級及所有被壓迫者有組織的力量才能打倒博索納羅的專制統治和他的反群眾政策。

我們不會放棄街頭鬥爭

博索納羅勝選,是工人運動的一大挫敗,這個結果會令社會政治局勢對受壓迫者更加不利。但是,眼前的景況還未明朗,要等到未來一段時間才能確定。工人階級和抗爭組織的行動能夠改變力量對比。

因此,至關重要的是參加10月30日「無畏人民陣線」在各州首府召集的群眾示威。我們必須明確表示,我們不會放棄街頭鬥爭,我們不怕右翼的威脅和恐嚇。

選舉隔天,多所大學舉行針對親博索納羅右翼勢力的反抗議。我們應該以此為榜樣在街頭、職場和社區中採取行動、佔據陣地,以防給法西斯主義萌芽留下任何進一步滋長的空間。

捍衛民主自由將成為我們所有鬥爭的基本訴求。我們也必須警告,博索納羅和特梅爾很快會在國會內結成聯盟,推動養老金改革等打擊群眾生活水平的政策。

如果在博索納羅就任前就削減公共養老金,就可以讓他免受民意衝擊。特梅爾又再一次充當起劊子手。

特梅爾還建立了一個新的情報部門,由反動的現任國安部長艾契哥顏將軍領導,這是在為博索納羅的統治鋪路。博索納羅將會用它來更猛烈地打壓公開反對者。

工會和其他社運團體,必須動員起來反對這些反改革措施,特別是退休金改革和對民主權利的攻擊。我們必須發動和組織工人運動採取有力的手段,像是2017年4月成功遏止退休金改惡的總罷工。

在第二輪選舉的前幾天,社運人士重新展開反對極右翼和博索納羅的廣泛行動,派發傳單、上門同群眾交流、在城鎮廣場舉行大會、在社交媒體上宣傳等等。他們的行動大多是自發的。

許多鬥爭委員會、民主團體和反法西斯組織建立起來。新一代的社運人士從中誕生,亦有許多人重返運動,這帶來了巨大的希望和團結精神。

這場運動需要繼續下去並得到強化。基層鬥爭組織能賦予運動真正強大的力量,並保證民主的參與和決策。至關重要的是,要在全國的職場、中小學和大學裡,建設起民主的群眾性組織抵抗政府和極右翼匪幫。

只有集體組織才能保證我們的安全。只有集體地組織起來,才能確保聲援行動、政治施壓、群眾行動、自衛手段能夠奏效。藉由每個委員會和團體的參與,工人階級的群眾性組織必須明確地承擔起這項任務。

建設社會主義左翼聯合陣線

當前的任務是建立有所有工人階級組織參加的聯合戰線,以抵抗博索納羅、極右翼、及其新自由主義的專制計劃。

聯合陣線可以將工會聯合會、社運團體和工人階級政黨聚集在一起。但除此之外,我們還必須團結民運組織和其他民間團體。這主要是為了保衛民主權利。

但是,我們必須明白,只有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的團結、協調的行動才能推動這場鬥爭。只有我們的組織才明白,為什麼捍衛民主權利的鬥爭和反對新自由主義反工人政策的鬥爭必須聯結起來。現在獨裁專制和新自由主義政策攜手而行,所以我們必須同時反對二者。

在這場鬥爭中,社會主義左翼必須推動人們討論重組左翼。如果不能更深刻地認識到為什麼會出現眼前的局面,我們就無法擊敗極右翼。因此我們必須深刻認識到,巴西勞工黨和盧拉派陣營所採用的階級調和政策和體制內改革路線已經破產。

如果想讓這次的失敗經驗能為未來所用,必須要達到這樣一個條件:廣大工人、青年、女性和其他受壓迫者明白須要在基層工人鬥爭的基礎上建立一支新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左翼政治力量,以反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綱領來解決當前的危機。

這種左翼的替代方案須要得到社會主義自由黨及其支持者的支持,但還得吸納更廣泛的力量,包括聯合「無家工人運動」和其他社運。這將能推動重組工人階級左翼,以及工運、學運和其他群眾運動中具有戰鬥性的部分。

群眾的不滿為極右翼提供了發展空間,部分原因在於極右翼將自己裝扮成一種新的、激進的、反主流體制的政治勢力。然而事實上,它們只體現了當前社會混亂的持續和不斷深化。

我們社會主義左派必須為工人階級和窮人提供一面代表平等、團結、民主和社會主義理念的旗幟,一面真正能開創新局的、激進的、而且具有戰鬥性的政治旗幟。

奮起戰鬥吧!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