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遊行要轉化為鬥爭的跳板

2018年十一月月21日 下午 6:34

同志運動需要反專制、反資本主義的願景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今年香港同志大遊行有超過12,000人參加,比去年增加20%,創下遊行舉辦1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這一方面是因為社會態度的轉變和性小眾更敢於公開追求自己的權益,另一方面是受到台灣平權公投和今年7月女同志QT案勝訴的鼓舞。香港社會對於性小眾的包容度正在上升。據香港大學去年的調查,50%的18歲以上受訪者支持同性婚姻,比2013年增加了12個百分點;支持為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人從58%增加到69%。

但是不民主的香港政府卻依然以「沒有社會共識」為藉口拒絕同志平權和反歧視立法。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林鄭違背就任時展開同性婚姻諮詢的承諾,表示政府將繼續維護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否決了同性婚姻。包括公共圖書館在恐同勢力的壓力下將涉及性小眾議題的兒童圖書下架在內,港府是在鞏固對性小眾的歧視與壓迫。

QT案

今年7月,香港最高法院做出判決,同意英籍女同志QT以她的同性伴侶受養人的身份在香港居留與工作。案件勝訴是一個可喜的結果,但是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有限的成果。法官強調,這份判決不意味著承認同性婚姻。在公布按判決修訂的新入境政策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也說,香港政府承認有效的婚姻仍然是一男一女。QT和她的伴侶在香港無法享有配偶權利和保障。就在QT勝訴前一個月,上訴庭裁決高級入境處主任梁鎮罡無權與和他在新西蘭結婚的同性伴侶獲得配偶福利和共同評稅,儘管該案三名法官曾做出支持QT的判決。

在QT案終審時,高盛、摩根大通等31家銀行和法律公司對曾表示想要介入該案幫助QT。一些媒體乃至一部份性小眾團體散播一種錯誤的想法,也就是跨國大企業可以成為同志平權的旗手。但是當QT一審敗訴時,同志團體曾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改變入境政策,包括高盛和摩根大通在內的11家受邀銀行都拒絕聯署!後來它們看到QT二審勝訴,終審勝訴的可能性比較高,才順水推舟,裝扮成支持同志平權的形象。放寬入境限制有助於大公司吸引海外人才,但是它們不願與政府作對以免損失市場,更不願看到一場群眾性的基層性小眾運動,以免擾亂香港的資本主義經濟秩序。

社會主義者要求就反性向歧視立法,並實現徹底的同志平權,不僅包括性小眾婚姻權,也包括性小眾家庭享有與異性家庭相同的社會保障,同時大幅提升社會服務和保障,並通過八小時工作制、提高最低工資、增建公屋、租金管制等措施,使基層群眾(無論是異性戀還是性小眾)都能得到富足的家庭或者單身生活。在QT案勝訴後,建制派表示,不可以讓同志伴侶在公屋、福利和兒童領養等方面享有和異性家庭一樣的權利。建制派企圖將性小眾描繪成搶奪資源的競爭者,其實不過是害怕同志平權會打開缺口,衝擊極低的福利保障制度,因為資本家一直依靠傳統一男一婚姻制度維護保守公共政策。

集體行動不可或缺

法律上的鬥爭固然重要,但街頭和工作場所的組織與行動不可或缺,同時也只有依靠這些集體行動才能贏得法律上的變革。性小眾所面對的不只是個人的歧視,還有來自父權資本主義的制度性壓迫。性小眾挑戰了資產階級用來維護統治秩序的一男一女的家庭模式,同時資產階級也利用性向等身分特徵去分化群眾反抗力量。反對平權的建制派和保守教會同時也反對全民退保、租金管制、八小時工作制等有利於基層的政策。

反同團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於十月發起聯署,指同志遊行「有傷風化」,應將其取締。面對群眾壓力,相信政府難以在短期內完全禁制同志遊行,但同運不能忽視這種威脅。恐同勢力企圖乘著威權政府打壓民主的浪潮,順便打壓同志權利。同志權利與民主權利是密不可分的,同運也是反專制的運動。

同時不可忽視的是,中共獨裁政權將繼續加強對於香港立法會和法院的控制,阻止有關同性婚姻和性小眾平權的法律。出於和香港保守的資產階級精英相同的目的,習近平正在加大打壓中國內地的同志平權運動,例如指揮新浪微博刪除關於同性戀的內容,以及打壓性小眾活動團體。香港同志遊行是中國唯一一個合法、公開的同志遊行,因此也吸引了大量中國同志參加。去年同志遊行有五分之一參加者(約2000人)來自中國大陸。中共擔心如果香港落實同性婚姻,將使中國性小眾更有勇氣追求平權,這勢必會挑戰禁止的中共獨裁統治,並鼓舞其他受壓迫群體的抗爭。香港以及中國為了實現性小眾平權,必須提出一個反專制、反資本主義的願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