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習近平和特朗普能夠緩和衝突嗎?

2018年十二月月1日 上午 3:38

緊張局勢升溫,全球資產階級期望出現「阿根廷奇蹟」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11月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峰會。習近平將在會議期間會見特朗普。這會是自5個月前中美貿易戰正式爆發以來兩人第一次見面。

這場會面能否結束中美衝突?儘管許多資產階級評論人士希望能夠出現「阿根廷奇蹟」,但最近的一些事件以及中美兩國的深層矛盾表明這不太可能。現在看來,最好的結果會是兩國暫時停戰,特朗普並暫停施加新的關稅從而和中國繼續談判(特朗普原本威脅要對所有的中國商品都加徵關稅),但中美雙方已經實行的關稅政策不會取消(目前美國已對半數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加徵關稅)。但就算是這個「最好情況」的可能性也不太大。

新冷戰

中美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衝突已成為2018年最重要、影響最大的事件。許多評論人士將現在的中美衝突叫做「新冷戰」。而且中美衝突正日益超出貿易範圍,蔓延到其他許多方面:投資、科技、經濟間諜案、中國的軍事政策及其全球基建計劃(一帶一路)。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經濟學人》雜誌說道:「接觸時代[指自尼克遜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接觸政策——譯者注]結束了。世界上的兩個超級大國已經變成競爭對手。」

特朗普於今年7月開始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然後於9月對另外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但到目前為止其經濟後果還很有限。但是如果貿易戰在2019年繼續升級,那麼情況可能會發生巨大改變。

如果貿易戰繼續升級,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漲價,推升消費品通貨膨脹,促使美國央行(美國聯邦儲備系統)更迅速地加息,美國經濟可能將遭受嚴重打擊。特朗普已經對美聯儲提高利率表示不滿。他指責美聯儲戳破了美國股市前所未有的泡沫。特朗普在今年10月說道:「美聯儲瘋了。他們在加息,這很荒唐。」

自10月初以來,美國股市兩度「修正」,令華爾街受到衝擊。所謂「修正」,即是從最近的高點下跌10%。這很諷刺,因為特朗普當局經常用2018年全球表現最差的中國股市來證明特朗普的貿易攻勢正在「起作用」、能夠迫使中國政府答應美國的要求。

中美雙方都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它們避免衝突升級,但是這並不代表它們一定會達成協議。10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說雙方的談判正在「順利進行」。全球股市聞聲上揚。不過這種說法沒有什麼依據。許多評論人士認為特朗普發出如此言論只不過是國會選舉前的政治花招。

陰雲籠罩全球資本主義

全球各地的機構預計,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到明年,世界經濟將會受到更大影響。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近期發布的一份報告警告說,中美貿易戰將令全球經濟增速到2021年時下降0.8個百分點。經合組織原本預計2019和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3.5%,所以這是相當大的損失。而且我們已經預見到的金融混亂可能會比GDP所受的影響更加嚴重。理論上,如果主導現代資本主義經濟的大規模金融投機遭受嚴重打擊並蔓延至實體經濟,世界經濟將會再次陷入衰退。

但是持續的衝突進一步衝擊中美經濟,其影響也比不上自今年夏天以來大幅升級的政治和戰略對抗。在11月17-18日於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峰會上,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首次無法達成一致聲明,將當前的緊張局勢表露無遺。習近平出席了這場會議。美國政府在聲明中批評「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實際上就是在批評中國,因此中國政府拒絕簽署聲明。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峰會上的演講也體現出中美衝突的猛烈程度。他激烈批評中國的貿易措施,而且大肆攻擊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我們不會提供束縛帶或單向道……我們不會讓我們的夥伴陷入債務危機之中。我們不會脅迫或損害你的獨立性。」

彭斯對與會國家說:「不要接受有可能損害你們的主權的外國債務。要保護你們的利益。要維護你們的獨立。要像美國一樣,永遠將你們自己的國家放在首位。」

彭斯說美國從未用武力或者債務侵犯其他國家的獨立性。這太可笑了。墨西哥、南韓等10多個國家都曾被美國已不同方式侵犯過。彭斯的言論表明,特朗普政府想要煽動和利用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在亞洲)的反對派對抗中國的金融控制、反對他們本國的貪腐精英和北京做交易。美國資產階級建制以及它在日本、澳洲和印度的盟友希望擊退中國的「支票簿外交」,從而在該地區取得經濟和地緣政治優勢。

彭斯還會見了台灣代表張忠謀(台灣是作為「經濟體」而非「政治體」加入亞太經合組織),令中國代表團更加惱火。彭斯宣布,他會將台灣提出的台美自由貿易協定計劃「帶回」美國討論。這也是特朗普上台後美國戰略轉向的一部分。特朗普想唆使台灣作為向中國政府施壓的棋子,為他火中取栗。

「模擬協議」

英國投資諮詢公司TS Lombard的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莊波估計,中美有可能在阿根廷達成「模擬協議」。但他說:「我們不認為這個協議能使兩國長久停戰。」

如果中國認為自己已經和美國達成協議,能夠避免被徵收新關稅,那麼它就不太可能在貿易問題上繼續做出大幅讓步,否則可能會威脅到習近平的個人權威,進而危及他的統治。

在貿易衝突爆發後的幾個月裡,中國政府已經開始評估各種替代方案,包括更加強調「自力更生」以及通過大規模政府投資來發展本國科技產業,以抵銷美國技術封鎖的影響。

特朗普政府堅持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也就是要求中國放棄國家資本主義。習近平不會在這個問題上讓步,因為中共獨裁政權正是依靠現在這種經濟模式維護自己的權力。中國政府所能做的只是採取一些表面的改革和市場開放措施,以安撫/收買一部分外國資產階級。

衝突可能在多方面升級,例如北京可能停止支撐人民幣匯率,允許它大幅貶值。中共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曾做過如此暗示。而且有跡象表明,如果不是為了阿根廷的習特會,人民幣可能已經跌穿對美元7:1的「心理大關」。

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美國可能會將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作為報復。不過美國已經用盡了大部分貿易武器。「所有情況都已經發生」TS Lombard的莊波說:「貿易戰甚至比被定為貨幣操縱國更加糟糕。」

中美衝突突顯出全球資本主義不穩定而且已經進入了死胡同。10年前美國金融崩潰已經令全球資本主義陷入了空前危機。只有團結的社會主義國際工人運動才能領導群眾鬥爭結束資本主義造成的混亂。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