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受壓推廿三條 統治階級內鬥  

2018年十二月月4日 下午 1:28

林鄭與強硬派摩擦加劇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廿三條立法已經越迫越近,將會是雨傘革命以來香港最重要的一場鬥爭。最近,自由黨黨魁鍾國斌在立法會動議基本法23條辯論。雖然為無約束力動議,但建制派政客其實是以此舉向林鄭月娥施壓,加快立法步伐。就連2003年倒戈反對23條的自由黨田北俊亦公開呼籲儘早立法。林鄭月娥一直指出廿三條立法是必要,但未願意推出立法的時間表,因此與統治陣營內部的強硬派出現的磨擦加劇。自由黨在這場權鬥中已表明站在強硬派的一邊。

林鄭月娥之所以這樣做,是有感政府仍然根基未穩、民望低下,現在推動23條可以引爆新一波的群眾運動。就23條立法,林鄭只強調要創造「良好社會條件和時機」,至今不敢切實談到的具體路線圖和時間表。林鄭更傾向以經濟政策(大白象基建、大灣區融合)來討好中共和統治階級,鞏固自己的權力後再推動23條。

統治階級內訌

建制派中的強硬派(例如全國人大常委、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前特首梁振英等人)製造聲音向林鄭施壓,已經不是第一次的事了。八月,民族黨陳浩天受外國記者協會邀請演講,梁振英率先砲轟外記協,指政府以優惠價租借場地,威脅要取消外記協的租約。林鄭雖然同樣站在打港獨一方,但不想全面打擊外國記者協會,以免與國際自由派發生全面衝突。她澄清外記協是以市值租金租用場所,以圖淡化事件。其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等強硬派不斷公開放風指要盡快為廿三條立法。

這些強硬派不是負責管治香港的日常工作,不會像林鄭政府直接面對群眾反抗的壓力,只需要推動中央的政治任務以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錢,因此往往竭斯底里地胡亂叫囂。他們近來亦高調製造聲音反對港獨,最後在外國記者協會事件上,林鄭拒絕外記協第一副主席馬凱入境,可說是順從了強硬派的立場。

強硬建制派過去對林鄭本身也有不滿。原因之一是她上任後對溫和泛民主派的收編和「大和解」。林鄭的「大和解」當然沒有在政制和民生政策上向泛民作出過真正的讓步,但她為個別業界提供一些小恩小惠以安撫他們。林鄭收編了前民主黨中常委羅致光加入政府成為問責局長,在今年3月的民主黨黨慶中甚至捐款予民主黨。又在5月為教協會慶酒會主禮,其後推出政策增加教育撥款以拉攏教協。

在習近平「新世代」威權的大環境下,香港統治階級間的撕裂矛盾只會越來越嚴重。習近平最近提到對香港的「四大希望」,當中包括「完善特別行政區同憲法和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和「維護國家政治體制」,,顯然是回應強硬派對盡快立法23條的訴求。不過,在現階段習近平以維持穩定為首要目的,不想加劇香港統治階級間的權鬥,因此表示支持林鄭,以在建制各派中保持平衡角色。

統治階級內部因著以不同的方式保護自身的政治經濟利益,繼而會就統治手段和政策方案出現矛盾和裂痕,而這在現今中國和世界資本主義危機下將會惡化。我們當然不會對某一派別的統治階級存有幻想,但是工人階級可以透過這個分裂,了解到威權政府並不如其表面所堅固。只要有一個有力的群眾領導和綱領,重建自下而上的、戰鬥性的民主鬥爭,是可以打敗威權統治的。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