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進一步惡化 資本主義製造的惡夢

2018年十二月月7日 下午 6:21

政府將龐大公帑大白象工程輸送給資本家,也不願用於公共服務和保障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上月樂施會公佈最新的《香港不平等報告》,指出2006-16年間,香港最富裕的一成住戶月入中位數增加了47%($112,400),而最貧窮的一成住戶只增加了17%(2,560),兩者差距增加到44倍,即貧者要工作3年半才等於富者工作1個月收入。反映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在兩年前已達到「高級別」的0.539,創下45年來的新高。相比起其他發達地區,香港的財富更集中在一小撮富豪手上。樂施會港澳台項目主管曾迦慧稱,現時香港最富有的21名富豪資產總和,已等於香港政府可動用的財政儲備總額。

根據全球調查報告(Wealth-X)更顯示香港擁有全球最多身家達3,000萬美元或以上的超級富豪,去年超級富豪人數增加31%,達到1萬人。與此同時,即便按照低得可憐的官方貧困線來算,貧困人口也已高漲到135萬人,其中又有高達7成是在職貧窮。

裙帶資本主義

資本主義危機之下,全世界正變得越來越不平等,而香港因著特殊因素,情況更為極端。《經濟學人》的報告指出,香港是全球裙帶資本主義最嚴重的地方,與政府關係密切的「裙帶富豪」的財富占GDP比重近80%。政府設置的所謂「低稅率」和「簡單稅制」,說穿了就是為財團商家的利益而設。香港名符其實是個避稅天堂,利得稅率只有極低的16.5%,比英美等國更低,大財團享受著極低的投資成本。香港亦不設資產增值稅、股息稅、遺產稅,這些都是富豪的主要收入來源,難怪香港首富李嘉誠無恥地指自己年薪只有5千元,實質他透過股息已可賺取13.9億元。政府政策以財團富豪利益為先,將公共服務私有化,變成企業謀利的門路,同一時間將公共醫療、教育及社會福利上的經常性開支削減。香港在以上民生福利的開支只佔GDP的14.4%,遠落後於很多第三世界國家。

民生、民主、社會主義

資本家一方面打壓民主權利,控制行政、立法以確保最大化財團利益,另一方面阻擋有利民生的政策通過,而現在政府甚至將龐大公帑通過人工島等大白象工程輸送給資本家,也不願投放在公共服務和保障上,可見資本主義就是富豪獨裁的制度。要打破財團壟斷性的資本主義,香港極需要集體性的行動。工人階級是驅動社會經濟的齒輪,是挑戰資本主義的最大武器,所以成功的反抗獨裁、資本主義的運動必然需要以工人階級領導。社會財富是由勞動者的血汗製造出來的,資本家只是掠奪成果的寄生蟲。大企業和銀行理應全面公有化,由工人階級民主監督,作為終結資本主義制度的第一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