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性侵案審判譴責受害者 激起群眾憤怒

2019年一月月12日 下午 9:39

性侵案審判譴責受害者,遭遇全球反對聲音

社會主義黨(CWI愛爾蘭)

「現有證據能否排除她被被告吸引、願意與被告發生關系的可能性?你得看看她的穿著。她穿著一條蕾絲丁字褲。」

被告律師伊麗莎白·奧康奈爾(Elizabeth O’Connell)在科克市一起性侵案審判中發表如此言論,激起愛爾蘭全島和國際上的憤怒。奧康奈爾對17歲的受害者做出如此評判,而且法官沒有表示反對,正體現出在公開法庭上譴責受害者的常見惡行。在愛爾蘭,大部分性侵與性騷擾事件都沒有報案,而且在報案的案件中只有10%的嫌犯被定罪。

女性在社交媒體上#ThisIsNotConsent(這不是同意)的標簽下貼出她們的內褲的照片。很快愛爾蘭各城市就舉行了的抗議或罷工。在科克,500人游行至審理該案的法院前,許多人將內褲放在法院外的台階和圍欄上。都柏林市中心也有500人抗議,貝爾法斯特250人,利默裡克50人,哥爾威40人。大多數抗議行動都是由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組織ROSA發起的。社會主義黨是ROSA的核心成員。

憤怒的爆發反映出女性和青年人越來越不願接受社會上譴責受害者和厭女症的現像。今年3-4月,兩名北愛爾蘭橄欖球運動員因涉嫌強奸在貝爾法斯特受審,他們也使用了類似的譴責受害人的手段,最後被無罪釋放,然後數千人走上街頭抗議。後來也有許許多多人參加了要求廢除反墮胎法的公投運動。

兩周前,都柏林的谷歌員工加入全球行動,上街抗議反對性騷擾。都柏林谷歌員工的行動表明,工人有可能在工作場所組織起來反對性別歧視。工會運動必須認真對待性別歧視問題。

「團結」組織國會議員、社會主義黨成員露絲·柯平傑(Ruth Coppinger)在國會向愛爾蘭總理利奧·瓦拉德卡(Leo Varadkar)提出質詢,正反映出社會上的憤怒情緒。柯平傑要求政府采取行動處理在法庭上譴責受害者的行為,並舉起一條丁字褲。這可能是眾議院歷史上第一次,會場的攝影鏡頭也很快離開了這個「違規物品」。然而正如露絲指出的,如果不應該在國會上展示丁字褲,那麼就更不應該在法庭上用內褲作為對女性不利的證據。

柯平傑的勇敢行動與各地的抗議行動吸引了媒體的極大關注。值得注意的是,新西蘭、澳大利亞、印度、土耳其、加拿大、美國(包括《紐約時報》、《新聞周刊》和CNN)以及許多歐洲國家的媒體也報導了此事。

譴責受害者的現像和性別暴力問題有可能激起一場新運動。ROSA借鑒西班牙的經驗,呼吁在2019年國際婦女節舉行大規模抗議和罷工(今年婦女節西班牙有數百萬人參加「女權主義罷工」)。 這一運動必須堅決要求對法官和陪審團進行有關性暴力的強制培訓、在學校設置關於「合意性交」的課程。科克市的案件並非個例。在資本主義下,法院、政府和社會上普遍存在譴責受害者的現像和厭女症。性別歧視和不平等是內在於資本主義的。我們需要通過反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女權主義的綱領建設一個女性、年輕人、性小眾以及全體工人階級的運動,挑戰資本主義及其造成的一切不公。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