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 終結腐敗官僚統治!

2019年一月月28日 下午 5:50

委內瑞拉的處境已達到臨界點

革命左翼(CWI委內瑞拉)執行委員會

委內瑞拉右翼與極右翼的新領導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最近當選為反革命國民議會的主席)已經自封總統。他號召支持者上街,逼迫馬杜羅下台。很快,拉丁美洲與全球最反動的一批政府——以巴西極右翼的博索納羅與美國特朗普為首——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的「唯一合法總統」。

帝國主義委內瑞拉與國際右翼策劃的政變

美國國務卿(也是中央情報局前局長)麥可·蓬佩奧(Mike Pompeo)發出各種威脅,要求馬杜羅立即下台。特朗普說:「所有選項都有可能。」委內瑞拉極右翼領導人在電視上宣稱「我們非常接近我們為之鬥爭數年的時刻」,並且告訴馬杜羅「如果他想活命」就下台。以反動、反社會的政策以及對華盛頓的順從而聞名的各拉丁美洲政府熱切地支持這場政變,並且虛偽地聲稱「支持民主」。你只需要看看誰領導這個「神聖同盟」就可了解當前的危險:哥倫比亞總統杜克(Duque,與前總統烏力偉的準軍事販毒部隊有聯繫)、厄瓜多總統莫雷諾(Moreno,厄瓜多左翼中的叛徒)、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實行猛烈削支,引發阿根廷人民抗爭)和宏都拉斯總統胡安·奧蘭多·埃爾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ández,去年在美國政府支持下進行選舉舞弊,並且殺害了數十名抗議者)。在預料之中的是,歐洲右翼與極右翼也對政變抱以歡呼,為首的便是西班牙自人民黨(PP)的巴勃羅·卡薩多(Pablo Casado)、公民黨(Ciudadanos)的阿爾韋特·里維拉(Albert Rivera)以及Vox黨的法西斯分子。

瓜伊多和委內瑞拉右翼正試圖利用該國經濟和社會的崩潰和人民的絕望和憤慨。過去四年,委內瑞拉國內生產總值和生活水準下降了50%,今年年初物價上漲達到1000%。

瓜伊多呼籲抗議者在馬杜羅下台或者軍方拉他下馬之前不要離開街頭。這完全是2002年4月失敗的反查維茲右翼政變的翻版。就在我們寫下這些文字時,委內瑞拉各地成千上萬的人響應了他的呼籲。另一方面,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領導人迪奧斯達多·卡維略(Diosdado Cabello)呼籲聚集在卡拉卡斯奧利里廣場(Plaza O’Leary)及其他大城市的中心地帶的政府支持者像2002年那樣前往米拉弗洛雷斯宮(Miraflores),在那裡守夜以保衛馬杜羅,抵擋可能的反對派進攻。

政府與資本家的協定為反動派開闢了道路

像2017年3月至7月期間造成100多人死亡的示威中一樣,寄生、腐朽、反動的委內瑞拉右翼現在也在動員中產階級青年大學生、專業人士和小業主。但不同的是,當前相當一部分青年人、失業者甚至工人,由於經濟狀況和物價的急劇上漲而感到絕望,也在右翼和極右翼的號召下,從貧困社區走上街示威。

2018年8月,馬杜羅政府實施所謂的「經濟復甦計劃」,並透過發行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60主權玻利瓦爾兌換1美元)令玻利瓦爾貶值,導致已經失控的惡性通貨膨脹達到了毀滅性的水平。在最近一次危機開始之前,1美元已經可以兌換3,000主權玻利瓦爾!有分析人士預測今年的通貨膨脹率會達到6位數或7位數。

由於公共健康服務的崩潰,不只是中間階層,許多工人也不得不到私人診所進行簡單咨詢,而私人診所的費用在短短幾天便從2,000主權玻利瓦爾衝到15,000。國有移動電話公司Movilnet將其最低費率從169提升至1,300主權玻利瓦爾!政府坐視物價上漲,甚至令依靠上市公司的服務和產品也漲價,同時僅以「必勝信念」作為回應——將最低工資提高到之前的400%(從每月4,500到18,000主權玻利瓦爾)。這只折合6美元,完全不足以應對基本商品價格的上漲。

加薪尚未實施就已被惡性通貨膨脹抵消掉。政府領導人與PSUV官僚對抗議者採取高傲甚至輕蔑的態度,最近幾個月許多進行防禦性罷工的工人遭到鎮壓。同時大多數官僚穿著紅色法蘭絨服裝、享有各種特權和與資產階級類似的物質條件。這些情況只會加劇人們的憤怒。在此客觀基礎上,右翼重新獲得主動權,發起了新一輪奪權行動。

但右翼反動勢力的勝利並不能解決勞動人民的問題。正相反!背後指揮瓜伊多的帝國主義勢力的目的是強迫高級軍官或至少其中一大部分人員介入,推翻馬杜羅,並將權利交給右翼。多年來,馬杜羅向軍方最高指揮部做出越來越多的讓步,擴大他們的經濟權力和政府中的分量,試圖以此保住自己的權力。這加劇了腐敗,並引起工人和人民的不滿。然而,馬杜羅的讓步不能保證玻利瓦爾國家武裝部隊(FANB)的忠誠。

在2017年的右翼奪權攻勢中,依靠司法部長路易莎·奧爾特加·迪亞斯(Luisa Ortega Díaz)的支持和一些高級軍官的辭職,委內瑞拉右翼已經在國家機

器中打開了缺口。當時,軍方高層沒有倒戈的關鍵原因是,右翼反對派的策略無法動員廣泛群眾,無法將抗議從城市中產階級擴展到工人階級和貧困社區。此外,當時法西斯團夥的恐怖主義行動令對政府的政策極度不滿的數十萬工人給了PSUV及全國制憲議會(ANC)最後一次機會。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質的轉變。

PSUV官僚層並不保衛社會主義

統治階級的媒體以及國際反應將委內瑞拉的狀況講成社會主義的失敗。在委內瑞拉,PSUV官僚主義領導人否認這場災難來自於所謂「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政策(即和商人簽訂協議),為上述誣衊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幫助。右翼利用經濟崩潰來迷惑群眾,打擊群眾士氣,抹黑社會主義、工人控制以及所有令人感到左翼或革命氣息的事物。

事實上,馬杜羅和PSUV領導人採用的綱領離社會主義以及數百萬人於2013年的期盼還差很遠。2013年群眾投票守護查維茲為回應工人階級和最受壓者的強烈願望而施行的社會計劃和改革。

自此,馬杜羅及其同黨,在中國政府和一大群史達林主義「同路人」的啟 發下,試圖讓委內瑞拉和國際統治階級相信,他們可以應對委內瑞拉資本主義史上最嚴重的危機,且不會發生右翼上台可能造成的那麼多社會動亂。在最近幾個月,他們批准了猛烈的社會削支與減薪,並試圖用欺騙性和無力的「革命神秘主義」來解僱數千名公有企業工人。這些政策只會大幅侵蝕PSUV曾經擁有的巨大社會支持。現在,受益於政府援助並與此政權簽訂協議的資產階級與商人們正在與帝國主義一起重奪對政府和國家權力的直接控制。這場危機是一群腐化墮落的官員、軍人和政客製造出的官僚「社會主義」的結果。他們的生活水準完全超過了一直反抗右翼、令他們得以繼續享有特權的人民群眾。他們的行為破壞了玻利瓦爾革命的成果,並為反動派的反攻創造了條件。

在每個社區與工廠組織行動委員會。建立左翼統一陣線,擊敗政變,結束資本主義和官僚統治

瓜伊多仿佛披著羊皮的狼,鼓吹「為所有人服務的政府」與和解。然而,如果這個右翼反動派和支持他的勢力上台,會讓正在遭受社會和經濟危機的數百萬工人和農民陷入更可怕的局面。右翼的政治和經濟計劃只會是更大規模的裁員,殘酷地削減社會支出,鎮壓工會、社會運動和左翼活動者,甚至會比杜克、博索納羅和馬克里的做法會更殘酷和血腥。

工人階級與有政治覺悟和戰鬥性的委內瑞拉人民的首要任務是組織起來抵抗政變。我們必須首先譴責瓜伊多、右翼和帝國主義的真正目的。我們必須在每家公司與工作場所組織會議,商討我們的訴求和訴求以及右翼經濟計劃與政策的致命威脅。迫切需要建立行動委員會,保衛每個工作中心與社區的工人和人民的權利,捍衛真正的社會主義綱領。該綱領將提出沒收大型私人壟斷企業與銀行以終結惡性通貨膨脹和腐敗,廢除官僚特權並將實權交給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我們必須進行大規模動員,組織群眾自衛,反對右翼暴力。

近年來的經驗表明,如果我們想要阻止反動派勝利,就不能對馬杜羅政府、官僚或高級軍官有絲毫的信心。馬杜羅的政策、官僚統治和腐敗已經為右翼和政變開闢了道路。避免委內瑞拉工人階級和人民遭遇悲慘結局的唯一方法,是建立左翼統一陣線,完全獨立於那些造成這場災難的人,公開奪權,建立基於社會與經濟各個方面的直接民主的、由工人與受壓迫者民主控制的政權;剝奪資本家,實行工人民主控制與管理,推行經濟計劃,以創造就業、擴大生產與之前贏得的成果。

時不可待。必須透過自下而上的群眾動員,大規模反抗反動派和帝國主義的反撲,並提出革命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的綱領。從拉丁美洲開始,全世界人民和工人階級都有責任抵抗右翼政變及其國際上的出謀劃策者正在準備的血戰。只有工人才能拯救人民!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