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馬克思主義學習營 社會主義者的歷程碑

2019年一月月29日 下午 2:29

1949年來國際社會主義組織在台灣舉辦的第一次政治會議

抵抗與Triet Tran報導

在《國際歌》的激情演奏聲中,1月26-27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CWI台灣)極為成功的馬克思主義學習營順利閉幕。

成功的學習營

學習營地點在新北市的山邊民宿,有40名來自台灣七個縣市及香港、澳洲、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參與者和國際來賓。這是自1949年蔣介石軍事獨裁政權敗退台灣以來,台灣第一次由國際社會主義組織舉辦的政治集會。15名參與者(其中一大半是工人)是第一次參加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活動,其中5人在學習營期間表示願意加入我們。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於2018年取得了很大成果。雖然規模仍小,但特別是透過11月平權公投前積極的性小眾運動,以及抗議政府的新自由主義勞基法改惡,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數量翻了一番。12月,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在台灣成立了第一間辦公室。本次週末學習營籌得捐款新台幣38,000元(折合1,234美元),表明我們能夠建設一個更加強大的力量。考慮到許多人來自離學習營很遠的地區,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成果。

不穩定的政局

「近幾個月台灣政局劇烈震盪,表明資本主義兩黨制的不穩定。執政黨民進黨在11月九合一地方選舉中遭遇慘敗,較親中的國民黨贏得22個縣市中的15個」,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許偉育在學習營開幕式上說。

蔡英文被迫辭去民進黨主席的職務,並且越來越人對她來年再次競選總統的計劃提出質疑。但由於1月2日習近平的強硬講話,情況發生巨大變化。講話中,習近平稱兩岸問題不能無限期拖延,並以香港為藍本重新提出「一國兩制」。在習近平政權強化對香港的政治打壓的情況下,「一國兩制」令大部分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世代)感到厭惡與警惕。

許偉育指出,蔡英文將習近平的講話作為民進黨的政治救命索,將自己裝扮為捍衛民主權利、反對中共輸出獨裁的「女強人」。她的策略暫時取得了成功,支持度明顯上升。

「80%的人支持蔡英文對習近平講話的回應」,他說,「這種轉變反映了群眾對中國獨裁統治的恐懼,而非對民進黨政府的支持。」

「許多人認為蔡英文在兩岸問題上的立場是捍衛民主權利,但實際上民進黨政府的政策,與在野的國民黨一樣,沒有改變:對工人和青年展開新自由主義攻擊,血汗工作,限制抗議權,背叛對LGBTIQ權利的承諾。」

學習營討論了在台灣建立工人政黨和提出明確的社會主義方案以替代藍綠財團統治的需要,也討論了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和馬克思主義的綱領與路線,及其與台灣政壇上「第三勢力」(比如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和綠黨)的差異。「第三勢力」在政治上局限於資本主義框架內,在兩岸問題上支持其中一群或另一群資產階級統治者:美國和台灣民族資產階級,或者同樣反工人且親億萬富翁的中國政權。

民族問題

學習營還討論了中國群眾鬥爭、國際前景、女性鬥爭和民族問題。關於民族問題,討論的關鍵問題是中美台衝突;社會主義者支持在兩岸及全亞洲工人階級團結反抗資本主義和威權統治的基礎上建立獨立台灣。本次學習營的一個亮點是請到社會主義鬥爭運動(CWI以色列-巴勒斯坦)的Shahar Benhorin來講述以巴狀況。

「蔡英文曾去過以色列,民進黨政府顯然將以色列視為資本主義國家的典範」,Shahar說。

「像國民黨一樣,自由派的民進黨也沒有正式承認巴勒斯坦國,沒有譴責以色列佔領巴勒斯坦與壓迫數百萬巴勒斯坦人,這絕非巧合。台灣統治精英奉行親帝國主義和完全反動的立場和角色,他們沒有辦法解決台灣民族問題。」

參與者積極討論了馬克思主義對民族問題的立場,並討論了工人階級團結反抗飽受危機的資本主義是解決這些複雜問題的關鍵力量。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學習營讓我耳目一新」

中國勞工論壇採訪學習營成員

Triet Tan,社會主義黨(CWI澳洲)

湯賀鈞,縫紉機廠工人,來自距離台北45公里的桃園:

「我從2014年太陽花運動開始參與政治。我支持台獨,但民進黨和國民黨似乎都無法解決關於台獨的經濟問題。」

「民進黨執政後推出勞基法改惡[台灣30年來對工作條件和工時最嚴重的攻擊],所以我遠離了民進黨。」

「我讀了《社會主義者》雜誌,也認同討論中關於資產階級政黨的的觀點。包括桃園地區的時代力量,我認為它們是競選黨,不是行動黨。」

Howard,前隱形眼鏡工廠工人:

「我是在去年參與一場遊行時,透過LGBTIQ運動遇到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我已經參加過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幾次定期會議。我很喜歡這次學習營。」

「我覺得關於中美衝突的討論特別有趣。我們台灣被夾在中美代理人衝突之間,需要一個新的政黨。我認為國民黨和民進黨在衝突中都不會有獨立的立場。」

汪哲敏,從事法律服務,活躍於勞權議題:

「我參加了反對勞基法改惡的抗議,因為我認為政府正透過改惡降低我們的生活水準。」

「我透過臉書認識了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因為我有一些朋友給它的專頁點讚。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會議,感覺學習營討論的話題都很有意思。參加學習營之前,我已有進步觀點,但我還是想知道社會主義是什麼。」

「台灣的教育將社會主義和中國獨裁政權劃等號,但我從過去兩天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學習營中學到了很多。」

徐長皓,高中教師:

「我一開始是追蹤與政治和勞工議題相關的Facebook專頁,碰巧看到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因此決定來參加學習營。關於台灣前景的討論是最好的部分。我認為那一部分討論對台灣社會的分析非常準確。我們現在從已有黨派中真的沒有選擇。」

「我之前讀到過社會主義的思想,我也關心諸如台灣LGBTIQ等平權運動和勞工議題。」

「我是教師工會的成員,但我認為工會領導層只講空話,從沒有真正爭取會員權利。」

Yvonne,在一間會計事務所從事薪資管理:

「我特別關注工作條件和LGBTIQ權利議題。」

「我們的工作很辛苦,工時很長,且沒有加班費。在繁忙的計稅期,我和同事每天工作10小時。」

「我是遇到國際社會主義前進關於平權公投的街站。然後我開始每個星期參加兩次街站和一次會議。我在5個月前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它的氛圍非常友好。在我之前加入的成員說我們可以一起成長,為組織的發展做貢獻。」

「我感覺最有意思的討論是關於台灣前景,特別是兩岸關係的部分。我以前支持民進黨,因為他們支持台獨,但後來他們執政了就不再談台獨,而且開始打擊工人與LGBTIQ權利,令我感到困惑。」

「自從入黨之後,我清楚地認識到這些不公都要歸咎于資本主義制度。」

謝政林,電機工程專業學生:

「我關注網路論壇上的政治討論,並與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討論過。我主要關注的政治議題是台獨,但本次學習營讓我在許多方面的耳目一新。」

「我以前從未認真想過[性暴力案件中]譴責受害者的問題,但我透過討論意識到這確實是一個的問題。」

「我很喜歡關於中國前景的討論。我過去有一個疑問,我們的運動怎麼能克服中國看上去無所不能的監控技術系統,我在討論中得到了很好的解答。」

「我們了解到中國群眾運動的諸多事例。現在我明白一切監控系統都不能阻止類似的群眾運動。我認為我們的權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應該自己去爭取。」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