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罷課 要求立即應對氣候危機!

2019年三月月15日 下午 4:41

廿多間學校逾千名學生加入全球罷課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今天一千多名中小學生舉行反氣候變化罷課遊行。在老師和家長的支持下,示威者從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當中「我們要行動!」成為最響亮的口號。

在瑞典16歲女孩Greta Thunberg號召的全球反氣候變化罷課之下,香港3月15日也響應發起罷課,而從孟加拉到巴西等90多個國家也有類似行動,讓今次行動可成為全球青年運動的里程碑。紐西蘭和澳洲率先行動。澳洲至少有15萬年輕人上街,而據報導紐西蘭最大的城市奧克蘭有3千人。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也有參與其中。我們在現場派發傳單,呼籲在所有學校建立民主的學生會,從而準備在不久之後採取新一輪行動。許多學生和家長簽署了社會主義行動的聯署,購買了《社會主義者》雜誌。許多人都認同我們所說的「罪魁禍首是資本主義」。

香港是一個海濱城市,因此將受到氣候變化的嚴重打擊,包括海平面上升和更加頻繁的極端天氣。2018年香港出現了有紀錄以來最強的「山竹」颱風,已是一個警號。可另一方面,正如《南華早報》報道所指,香港政府應對氣候變化的措施「近乎於無」。

大企業

非民選的林鄭政府只會服務億萬富豪和大企業的利益,所以不願採取徹底而必要的減碳措施,否則會威脅到大企業的利潤。對於大企業來說,利潤永遠是第一位的。

資本家試圖矇騙公眾,讓公眾以為可以通過改變個人生活方式來解決氣候危機,例如隨手關燈和少用塑膠吸管。但這不過是揚湯止沸。自1988年以來,全球71%的碳排放來自僅100家公司。僅中國國有煤炭公司就佔了全球14%的碳排放。我們需要民主控制這些嚴重影響氣候的大公司,從而改變其生產方式,並迫切需要轉向零碳排放的經濟模式。

罷課是民主權利!

有聲音表示學生不應該罷課。這些人對於氣候危機的嚴重性非常無知,而且他們也害怕年輕人變得更加激進、為自己的信念而抗爭。

香港政府和教育局反對學生罷課,並稱學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介入氣候問題。學生們沒有理會這些批評的壓力,繼續發起罷課行動。學生們明白,這些官員和政客的言論不過是脫離實際的空談。

一些學校向家長和學生發出警告信,要求他們不要參加罷課。至少有一間學校呼籲學生不要罷課,而應在學校用餐時自帶餐具、以及反省自己的「消費習慣」。

校方是為了轉移視線,而且說明他們完全低估了氣候危機的嚴重性。我們需要有組織的群眾集體行動,而不只是呼籲人們改變個人生活習慣。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去年發布的報告警告說,如果我們不在未來12年裡採取激進措施,氣候變化將不可逆轉,全世界將面臨災難。

組織起來!

3月15日全球罷課是一個激動人心的開始,但只是開始。每間學校的學生都需要組織起來,將運動擴大。許多國家的學生正在組織每週罷課,例如德國、比利時和英國,因為一次性的抗議不足以帶來真正的改變。

而且各個學校都需要建立新的民主的學生會,並聯合成全港的群眾性學生會。每間學校的學生都可以派發傳單和組織集會,招募同學加入學生會。為了推動鬥爭繼續前進,群眾性的學生會不可或缺,而且學生會必須要有活躍成員和民主架構;學生會需要定期舉行會議,討論和決定行動方向和策略。

像今天這樣的罷課行動可以對香港以及其他工運力量薄弱、少見罷工的地區產生巨大影響。儘管工人的力量能夠帶來真正的改變,但即便在2014年雨傘運動的高峰期,也很少有人主張採取政治罷工/罷課來對抗政府。

因此3月15日的反氣候變化罷課不只是耀眼的環境運動,更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政治行動。參加罷課的主要是國際學校的外國學生,但是他們樹立的榜樣可能會鼓舞本地學生採取行動。

反氣候變化運動要想勝利,必須對抗資本主義和億萬富豪的統治。社會主義行動要求使用清潔能源的免費公共交通,這樣可以大幅減少汽車使用量。徵收富人稅和將主要經濟部門民主公營可以為此提供資金。如果有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經濟計畫,我們就可以大筆投資綠色科技。

3月15日全球罷課可能是一個歷史性的開始。我們需要新的行動保持運動勢頭,而為此則需要在學校裡建立民主組織,並聯結到工作場所,一同討論和計畫未來的行動。社會主義者會繼續積極參加氣候鬥爭,闡明和深化鬥爭所需的訴求,並提出社會主義綱領以拯救地球免於災難。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