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革命60年:捍衛革命成果,爭取工人民主

2019年三月月17日 上午 3:54

現在需要反對資本主義復辟的威脅,並爭取真正的工人民主和社會主義計畫經濟

60年前,1959年1月,古巴首都哈瓦那萬眾歡騰。群眾熱情歡迎捷˙古華拉和卡斯特羅兄弟從聖克拉拉帶來的革命隊伍。

革命者贏得了聖克拉拉戰役,然後向哈瓦那進軍,標誌著「7.26運動」在古巴工人和農民的支持下,經過數年英勇鬥爭終於擊敗了美國支持的獨裁者富爾根西奧·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巴蒂斯塔政府用鐵腕統治這個國家,幫助美國資本主義剝削古巴人民、鎮壓反對派和工人運動。

古巴革命對資本主義造成歷史性打擊,將私營工業、房地產和土地國有化,大大改善了古巴人民的日常生活。其成果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持續到今天。

古巴革命在醫療和教育這兩個領域的成就令人印像深刻。掃盲運動將全國識字率從1959年的60%提高到1961年的96%。預期壽命比1959年延長了近20年,嬰兒死亡率低於美國。

自革命以來,古巴醫生數量增加了十五倍,醫患比例世界最佳。成千上萬的古巴醫生和護士被派到40多個國家工作。

古巴還向安哥拉和納米比亞派遣了數千名士兵,將這些國家從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統治下解放出來。其國際主義精神令人欽佩。

古巴受到世界各地工人和青年的支持和同情。古巴革命讓人們看到推翻資本主義之後可能取得怎樣的成果;也讓人們可以設想,在工人民主控制的社會主義計畫經濟下能夠取得怎樣的成果。

工人階級

古巴革命四十年前,俄國工人在布爾什維克的領導下奪取了政權,這是至今為止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事件。而古巴則走了一條不同的路線。

古巴革命領袖和未來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在1953年7月26日的起義失敗後流亡墨西哥。1956年,他召集了一支82人的小部隊,乘坐格拉瑪號遊艇返回了古巴。

這支小部隊逐步壯大,在農民和工人的支持下對政府展開游擊戰,在1959年將巴蒂斯塔趕出古巴。

與1917年的俄國不同,古巴工人階級沒有在革命中發揮主導作用,沒有建立像蘇維埃這樣的民主機構,而工人階級在革命中的核心作用至關重要。還有一點與俄國不同的是,古巴沒有像布爾什維克這樣的革命政黨。

古巴共產黨是在革命後成立的,工人和農民對新國家的綱領和政策沒有直接發言權。

由於國內群眾壓力和美帝國主義的威脅,古巴新政府將大部分經濟國有化,包括所有主要產業和美國資本家及黑幫的許多私有財產。美帝國主義對古巴革命恨之入骨,在1961年協助發動豬灣入侵。後來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古巴右翼流亡者又對古巴領導人展開一系列暗殺行動。

古巴通過國有化建立了計畫經濟,因此才得以實現所有這些經濟和社會成果。

美國的敵對及其無情的經濟封鎖(今天仍然存在,致使古巴損失了約1萬億美元)使古巴倒向蘇聯。在史太林及其繼任者的統治下,蘇聯當時已退變為官僚政權。蘇聯的影響,加上古巴本身缺乏真正的工人民主,導致古巴的計畫經濟發展為類似於東歐和蘇聯畸形工人國家那樣自上而下的官僚模式。

社會主義黨和CWI主張地方、地區、全國等所有層面的公職人員都由民選產生,受群眾監督,而且可以隨時召回;這些民選代表只領取工人的平均工資。

俄國革命領導人之一托洛茨基解釋說:「國有計畫經濟需要民主,就像人體需要氧氣」。我們的許多綱領都是以托洛茨基的著作為基礎。

在古巴,捷˙古華拉堅持原則並表現出忘我精神,甚至放棄工資。大多數其他官員只拿平均工資並拒絕任何額外津貼。而且古巴沒有出現像史太林統治下的蘇聯那樣可怕的清洗和鎮壓。

事實上,格瓦拉有一次把蘇聯政權稱為「馬糞」!但在沒有關鍵的職場民主和政治民主的情況下,古巴形成了一個自上而下的社會。盡管定期舉行公投,但所有政策都是由政府制定和執行的。這種情況使古巴工人無法得到更多成果。特別是蘇聯解體後1990年,這使它再次受到資本主義的攻擊和剝削。

「太陽落山」

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時,菲德爾˙卡斯特羅說「太陽落山了」。俄國不再向古巴輸送大量資源和資金,古巴進入所謂的「特殊時期」,實際上也就是開始施行緊縮。

但古巴的計畫經濟並未因此崩潰,證明群眾擁護古巴革命取得的成果而且決心保持這些成果。

正如我們過去在《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黨週報)中所寫的那樣,盡管自由市場資本主義主導著世界經濟,但古巴並沒有順從。古巴政權通過委內瑞拉查維茲左翼政府取得廉價石油,得以繼續維持下去。

事實上,2000年代席卷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和厄瓜多爾等拉美諸國的革命運動曾使古巴有機會擺脫孤立。如果拉美諸國建立起真正的工人民主國家,那麼它們會和古巴組成一個社會主義聯邦。但拉美革命運動和隨之建立起來的新政府沒有學到古巴革命的任何經驗,沒有和資本主義決裂。

這些政府的命運也表明俄國革命的經驗──工人階級的參與、工人民主以及革命政黨的作用──依然至關重要。

盡管遭受了巨大的外部影響,但古巴本身變化緩慢。菲德爾˙卡斯特羅自1959年以來一直是古巴領導人,直到2008年辭職(2016年去世),由他的弟弟勞爾繼任。後者於2018年辭職。

在經濟方面,古巴政權已開始逐漸恢復資本主義,在一些部門恢復私有──尤其是中小企業。古巴政府已發出50萬份「自雇」許可。

古巴的旅游業多年來持續增長,而且已有外資進入古巴,例如中資計畫在古巴西部建設一座港口。這是拉美最大的港口之一,完全由中國出資和擁有。

另外國外僑民每年總共寄回30億美元給古巴國內的親屬。

一些國有部門也正出現裂縫。由於委內瑞拉經濟崩潰而且停止向古巴出口石油,古巴交通業所受的打擊尤為嚴重。

古巴新任總統米格爾˙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撤掉了運輸和財政部長。2018年5月18日,古巴航空公司的一架飛機在哈瓦那的何塞˙馬蒂國際機場附近墜毀,致使112人遇難。

盡管美國仍然對古巴採取禁運,但奧巴馬在2014年恢復美國與古巴的外交關係,並重啟兩國航線,標志著美國政策的重大轉變。但特朗普上台之後重新發出敵對言論,並撤銷了奧馬巴時期的一些措施。美國最近對古巴的政策反映出,古巴資本主義復辟不會一帆風順。

古巴群眾依然大力擁護革命成果。資本主義在拉美、美國和其他加勒比海國家的慘淡失敗(尤其是美國控制的波多黎各的可怕狀況)亦有影響。

但另一方面,許多古巴年輕人迫切希望擁有旅行、使用互聯網和購買其他商品的權利。儘管資本主義復辟可能讓古巴人獲得更便宜的消費品,但也將奪走革命的成果。

對社會主義者和工人階級來說,資本主義復辟是一種倒退。它將極大打擊古巴群眾的生活水平。而且全球資產階級將藉此詆毀古巴革命和社會主義。

十字路口

古巴正處於十字路口。在這個國家既可以看到對非凡的革命歷史的驕傲之情,也可以看到現在的問題和隱憂。

現在需要反對資本主義復辟的威脅,並爭取真正的工人民主和社會主義計畫經濟。這比以往更加迫切。

需要捍衛和擴大革命成果,與正開始採取行動的拉美及世界工人階級和青年並肩戰鬥,一起建設真正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來取代資本主義。這場運動如果吸取古巴革命的經驗和教訓,將能夠取得勝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