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老師自殺 揭露制度性的壓迫

2019年四月月27日 下午 8:02

需要由教師家長工會組成的真正獨立的民主調查委員會;集體抗爭改變惡劣處境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教師林麗棠不勘工作壓力而自殺,有老師指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事實上學校對老師進行高壓管治已是業界的公開秘密。教協去年調查發現,三成教師存在中度或以上程度抑鬱症徵狀。這個驚人數字反映出香港教師極為惡劣的工作條件。甚至有七成教師不鼓勵自己的子女或學生未來擔任教師!

教師過勞

按照教育局規定,官立、資助學校老師要每年接受校方評核,作為薪酬升遷的依據。評核準則由學校及主管自行釐定。發生悲劇的李東海小學被揭發評核項目多達20項,「勤勉」、「幹勁及自發性」等模糊要求以及「擔任課外活動的樂意程度」和「與家長的聯繫」都是評核項目,令老師承受沉重的工作壓力。

去年12月,教聯會調查發現本港8成教師每周工時達51小時或以上,而9成受訪老師都指老師帶病上班普遍。林麗棠作為圖書館主任亦需兼授中文科,一周高達25節課,同時要負責開設新圖書館及各項閱讀活動。有資深教育界人士說這是非常不合理的工作量。有其他學校的圖書館主任說這是普遍現象,例如一名教師說,因為代課過多,他需要用私人時間處理圖書館工作。

「校本管理」

在所謂的「校本管理」下,校長大權獨攬,對教師經常非常苛刻。李東海小學校長羅婉儀甚至被叫做「土皇帝」。林麗棠自殺後,該校教師紛紛揭露羅婉儀以往的惡劣行徑,包括言語侮辱和當眾羞辱教師。林麗棠死前曾在病假中被叫回學校寫「悔過書」,其間亦曾被要求自行辭職。

由於校長的惡劣行徑,該校教師曾兩度向東華三院投訴,但東華均接受羅婉儀的解釋。羅婉儀甚至在教職員大會上公然說「搵吓文件解釋就搞掂啦」,「唔好再諗住投訴」。更有甚者,林麗棠自殺前一日亦向東華投訴,但處理人員卻向羅婉儀詢問林麗棠的在校表現!這可能是觸發悲劇的重要因素。

管理層對教師的惡劣對待並非李東海小學特有。同在東華旗下的辛亥年總理中學,因副校長等人欺凌,2年內有22名教師離職。亦有其他學校的教師表示:「如果走去投訴校長,有時連份工都不保!」

事件發生後,教師亦揭發學校高層為「換新血」,踢走舊制「不符校方理念」的長約老師,所以處處對長約老師進行壓迫。林麗棠即是長約教師。教育局在2000年為減少教育投入而刪減常額教席,批出各種不同撥款,讓學校自行按需聘請待遇較差的「短約」形式的老師大量增加,換句話說就是政府對教育的投入減少,因為政府需要為「長約」老師進行按年累進的公積金供款,「短約」老師並沒有這些福利,老師之間出現同工不同酬的情況,而「短約」和「長約」老師往往都有一定心中芥蒂,教育局的政策造成老師的分化現象。

政府帶頭打壓教師和廣大勞動者的工作條件,造成學校內的竟次現象,使長約和短約教師均受到不公對待,而教育局只是將教師的投訴發還學校處理,根本是同校方沆瀣一氣!

獨立調查

雖然東華成立了「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林麗棠自殺事件,但是教師們並不信任這個調查委員會。從東華以往處理投訴的方式來看,他們會試圖將影響減到最小,掩蓋許多普遍存在的嚴重問題。林麗棠自殺後不久,李東海小學有教師在教員室張貼「封口令」,要求同事不要向媒體透露消息,得到東華三院學務總主任吳奇壎全體教師大會上的公開表揚。

為了徹底揭露教師所受種種剝削和不公,需要一個由教師、家長、工會組成的真正獨立的民主調查委員會,同時更需要教師的集體抗爭行動來改變這種惡劣處境。1月份,公立醫院醫生護士舉行集會和遊行,令政府迫於增加醫療資源,雖然增加只是輕微但已揭示抗爭是能夠造成改變,這實在值得老師參考和學習。老師更需要一個戰鬥性的教師工會作為爭取權益的武器,推動罷工罷課運動,要求改善工作條件,爭取教育公有化、增加教育資源,並實現由教師、學生、家長、工人民主管理的教育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