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非牟利」的NGO 「牟利」的高層

2019年四月月30日 下午 10:37

公共服務全面公有化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近期媒體報導顯示,香港不但社會結構貧富懸殊,連一些宣稱提供「社會慈善福利」的非政府機構(NGO)內部薪酬差距也極其「貧富懸殊」。

近期許多NGO的管理層被揭發享有高薪和巨額津貼,當中最高薪者為「慈善機構」東華三院社服總主任,年薪高達275萬元!獲政府撥款6,600萬元的中華基督教禮賢會香港區會,在2017年虧損逾130萬元,但20名高層的薪酬總共高達1,300萬元,佔總開支的14%。

另外,32間NGO高層共獲發放788萬元的現金津貼,最高為保良局兩名總幹事,一共得到超過76萬元。

肥上瘦下

相比之下,根據公務員事務局NGO薪級表顯示,基層員工年薪頂點只得15萬6千餘元!以保良局為例,一名總幹事發放一次「津貼」就等於撈取一個基層員工超過兩年的薪金!有NGO基層員工說:「前線工作量有增無減。但永遠只係高層加巨額人工,員工就低過標準。」

香港盲人輔導會工廠的失明工人收入極其微薄,據報導薪金最多僅為6000-8000元,甚至低見1000元。失明工人淪為被肆意盤剝的廉價勞動力。而《香港01》報導指上年度盲人輔導會內16名最高薪的員工就支取了1400萬元的薪金,最高者亦高達160多萬。現在工廠計畫重建,這些工人又將被隨意解雇。

一眾宣稱「慈善」、「扶貧」、「非牟利」的機構高層管理人員一方面肥上瘦下壓縮基層員工的待遇,另一方面在遮羞布下大肆瓜分政府資助公帑與善款。

香港政府將安老、幼托、殘疾人援助乃至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外判與一眾NGO,變相私有化這些社會福利服務,而且是由政府財政保證的穩賺不賠的生意。2018年政府共資助2,754個NGO單位,撥款167.475億元,但對這些NGO的監督睜一眼閉一眼,令每年資助的津貼撥款屢屢成為被高層上下其手的瓜分盛宴。

因此我們主張把公共服務全面公有化(無論它們過去是被外判給NGO或是已被徹底私有化),置於社服工人和民主工會的民主管理之下,並且課徵富人稅,為全面優質的公共服務提供資金。只有這樣才能解決香港現在各項公共服務嚴重不足的情況,同時為社服工人提供體面的收入和工作條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