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與韓國瑜-資本主義危機孕育的右翼民粹派

2019年五月月3日 下午 11:45

「韓流」為何能迅速冒起?它代表怎樣的政治力量?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韓流」的勢頭正繼續發展下去。韓國瑜的民調支持度遠超藍綠兩黨有意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的人物。他在民進黨執政20年的鐵票倉高雄出人意料地當選市長,瞬間冒起已比號稱「白色力量」的柯文哲更引人注目,甚至是柯文哲支持度衰落的部分原因。面對郭台銘宣布參加國民黨初選,韓流激烈反彈,迫使國民黨主席宣布將徵召韓國瑜參加初選。韓國瑜一直未表態是否參選,但他接連出訪中美,顯然是為此作準備。「韓流」為何能迅速冒起?它代表怎樣的政治力量?

韓流的誕生

自90年代以來,台資工廠轉移到中國或其他勞動力更廉價、工人組織薄弱的國家,再加上2008年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衝擊,台灣資本主義的發展漸漸的不再能夠維持「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榮景。民進黨上任以來推動新自由主義政策變本加厲,惡化與延續了基層工人對未來的悲觀絕望與當下的貧窮困境,中產階級生活水平的持續惡化,而國內大資本家繼續大發其財。

以最新統計的105年綜所稅申報資料來看,國內最貧窮5%人與最富有5%人的當年度收入貧富差高達105倍,但這都還未算上未被計入在內的資本報酬:利息、股利所得及證券交易所得等。簡而言之,真實的貧富差距恐怕是乘以千倍萬倍。

對貧窮的恐懼與生活水平停滯下滑的不滿,是扁馬蔡三屆政府皆不能得到群眾穩定支持的重要因素。這也是柯文哲、韓國瑜等民粹政客興起的重要背景-在欠缺工人階級左翼政黨作為替代力量的局面下,他們被錯誤地視為主流藍綠政客之外的新方案。

民進黨政府上任後啟動勞基法改惡、年金改惡,而在婚姻平權方面則遲遲不兌現承諾並引起反同勢力的擴大和增長,多場大規模抗議和運動接連誕生。蔡英文的親資面目愈發清楚地暴露出來,再加上民進黨淡化台獨立場,曾在2016年投票給蔡英文的許多選民和年輕人感到被背叛與失落,進而使民進黨聲望大幅跌落,引起中間選民支持民進黨的意願大幅下降,國民黨藉此收割廣泛的反民進黨情緒。

韓國瑜喊出「又老又窮」,「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整個台灣資本主義的基層生活負擔沉重、薪資停滯微薄、青年人口外流的困境,前者企圖收割勞苦大眾的情緒。後者,民粹式的淺白回應了基層群眾對貧窮的畏懼。現在,他提出「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矇騙畏懼中共軍事恫嚇與受貧窮所苦的基層群眾的支持。很多韓流支持者緬懷國家資本主義時期強人政治所經歷過的經濟榮景﹐並將希望投射在中共獨裁與兩岸市場融合上。中共創作的經濟發展神話,藉由兩岸交流與親中媒體宣傳,使相當部分看不到出路的基層群眾幻想自身的經濟困境能在兩岸市場融合、甚至是兩岸統一中找到出路。

另一方面,右翼宗教勢力在反同運動中變得更加政治化與強大,韓國瑜為贏得反同勢力與選民支持,也迎合藍營既有的保守傾向,公開反對同婚合法化和攻擊性平教育。而原本支持民進黨的長老教會則因蔡英文在同婚問題上的模糊態度紛紛表示不滿,視她為反同勢力的政敵。在對民進黨的普遍不滿下,「轉型正義」和新自由主義的年金改惡政策一定程度上幫助國民黨重新收攏了自己的傳統支持者(例如軍公教群體)。「1124反東廠」這句藍營反對轉型正義的選舉動員口號,在大選期間在藍營選民中引起強烈回響。在自由派份子的施壓下,民進黨著手將轉型正義擺上議程,但它沒有能力徹底清除蔣氏父子在台灣社會上下遺下的各種殘餘。也因此引來藍營及其選民的反撲。

在這個基礎上,韓流席捲了右翼勢力、部分保守的中間選民與對民進黨感到失望的泛綠選民。結合起國民黨地方派系與親中資產階級媒體的造勢吹捧,韓流席捲全台。

韓國瑜的主張

韓國瑜不同於傳統國民黨建制菁英,無顯貴出身。在國民黨機器中,從議員助理爬升至立委,2000年因於黨內失勢而連任失利,07年嘗試復出也未果。期間,依靠其妻之李日貴家族權勢於雲林斗六興辦維多利亞學校。2013年,代表雲林張派出任北農總經理。韓國瑜此人,過去為黨國服務,爾後投靠國民黨地方派系,如今誓言做資本家們的好朋友與僕人。究其背景,雖無顯貴出身,卻也深黯欺世盜名與升官發財之道。

借助韓流,韓國瑜提出更加親中的新自由主義主張。他主張自由經貿區與大舉開放中資入台。他支持九二共識。這個立場具體而言便是:掃除有礙於資本獲利的因素-勞工抗爭,勞基法,環保法規,賦稅-及一切對資本活動的約束。而在自由經貿區中,資本活動所受的管制將大幅減少,工人將失去相當大程度的權益保護,並將導致全國勞動條件的普遍惡化,資本逐利的最大化。

當然,韓流的興起也助長了中共在台的影響力。作為公開支持九二共識且強烈反台獨的國民黨政客,當前高度的公眾支持使中共在韓國瑜身上看到了誰是最佳代理人。

在韓國瑜勝選之初,他拋出開放中資來台置產,實質意味著房地產的炒作。上任不久後,親中媒體吹捧捏造他爭取了相當多外國廠商的農產訂單,但實質上這些外銷農產訂單的受益者是盤商與富農,而非那這真正為生活所困的小農貧農。

簡而言之,韓國瑜作為一個右翼民粹派政客,他利用著資本主義危機所製造的群眾憤怒與自身的草根形象來推動一個親中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但當前基層工人的生活困頓與中產階級生活水平的下滑,正是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成果。

韓國瑜神話何時破滅?

作為國民黨當前最有可能勝選的選項,韓國瑜有意參選總統,過去他的不表態是為了醞釀積蓄向朱王二人施壓的韓流聲勢。朱立倫雖不願退出角逐,但在藍營內部施壓下也逐漸軟化立場以求政治生命的延續,王金平則仍絲毫不退,這便使他成為藍營內的眾矢之的。現在,在韓流的壓力下,國民黨中央表態將徵召韓國瑜參加初選。

如果在藍營大團結拱韓的情況下,民進黨與柯文哲的選情都將極為不利。

看似是韓國瑜在改變台灣傳統政治格局,但其實恰恰相反。政治版圖碎片化和政治真空為所謂的「非典型政客」提供了空間,柯文哲是更早的表現。但這些「非典型政客」亦無法為基層群眾提供真正的解決方案,因此往往是曇花一現。韓流冒起之後,柯文哲的光輝很快黯淡下來。

現在郭台銘參加國民黨初選,也已開始挑戰韓國瑜的地位。目前郭台銘的民調支持度僅比韓國瑜少不到3個百分點。

韓國瑜這種民粹政客反映著政局的兩極化,他現在雖然民調最高,但同時也受最多人反對參選總統。反對者主要是年輕人。就如柯文哲一樣,韓的支持度是極為不穩定的,他將會激起特別是年輕人的反抗,因此其未來聲勢還是有很大變數。世界各地這種民粹政客往往來得快、去得快。

在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期間,中共網軍的高調介入與親中資產階級媒體的全力吹捧,已讓人看見了在韓身後有著中共獨裁的支持,如今親中共勢力已展開進一步的網路戰。親台獨勢力已經開始重啟抗中保台的政治議程,包括動員反親中的遊行,以及發起反對親中媒體的運動。其內部雖仍有許多分歧,但一致的是將保衛民進黨連任視為總目標。他們虛偽地利用「護民主」來動員群眾,實際上民進黨幾年來親財團和反民主的政策正是韓流的製造者。真正反韓國瑜的鬥爭需要工人階級的獨立鬥爭,而不能依賴綠營勢力。

抵抗韓流-需要反獨裁護民主的左翼政黨

韓流既誕生於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惡果和獨裁遺毒之上,只有建設一個堅定反對藍綠兩黨新自由主義政策的群眾性左翼政黨,才能終結新自由主義政策對基層與中產的毒害,才能阻擋右翼民粹派與親中共勢力的興起。藉由群眾抗爭,打倒政商權貴和反民主趨勢。

台灣作為美帝附庸,部分群眾期盼要兩岸和平,承認九二共識或推動軍事化都是緣木求魚,只有終結中美帝國主義衝突與資本主義體制,才能結束中美兩國以台灣做為地緣角力籌碼的局面。這將是社會主義民主制的台灣獨立。

抵抗韓流與親中共勢力的民主抗爭,不僅需要反對中國帝國主義在台代理人,更需建設一個橫跨中國與台灣的反獨裁,反資本主義的群眾鬥爭—打倒中共獨裁,才能終結中共威脅與恫嚇;打倒資本主義,才能實現100%的民主權利-因為它必須剷除壟斷財富與政治權力的財團專政。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