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再次政變!抵抗送中惡法 行動需要升級

2019年五月月9日 下午 10:04

反對送中惡法的鬥爭正在白熱化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在4月28日13萬人遊行後,政府立場顯得更為強硬,企圖加快步伐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通過逃犯條例修訂。連立法會行政機器也已公然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可見今次威權攻勢來勢洶洶,反修例迫切需要更有力的鬥爭方式!民陣號召5月10日在金鐘政總外集會,抵抗建制派操控立法會。社會主義行動呼籲各位響應!

包圍立法會的行動應該儘快開始,更需要政治罷工罷課一天,重建群眾性、戰鬥性的民主運動。

涂謹申根據議事規則主持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有助民主派拉布。但在5月4日,建制派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裡自導自演通過一份「指引」,由經民聯議員石禮謙取代涂謹申主持會議。這是一場小政變,也是為建制派進一步操控立法會打開先例。這種做法明顯違反議事規則,但卻受到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的支持。

5月6日在建制派議員的缺席下,民主派照常召開法案委員會並選出民主黨涂謹申為委員會主席。然而立法會秘書處明顯站在建制派一方,杯葛當場會議。建制派議員稱他們會在5月10日召開自己的法案委員會會議。因此,現在逃犯條例實際上形成了兩個法案委員會。鬥爭和打壓將更加激烈。

民主派很可能會嘗試通過司法途徑(例如禁制令和司法覆核等)阻止建制派的非法會議。但建制派掌握著議會多數以及秘書處,因此單靠司法上的鬥爭最多只能拖延一下,更何況法院已經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現在建制派在立法會橫行無忌、手法粗暴,不排除會直接將法案提交至大會,只要建制議員做舉手機器就可通過。群眾運動迫切需要動員起來抵抗,並將行動升級至罷工,才有足夠力量抵抗這條惡法。

通過近年來的政治清洗,建制派已佔直選議席多數,控制整個立法會,無論誰主持會議,法案最終也會通過。但建制派更要牢牢操控審議程序,確保修例可以迅速通過。因為他們害怕泛民會拉布拖延法案審議,而立法會的辯論平台將會動員大批群眾。

立法會秘書處的偽中立被揭露出來,激起群眾憤怒。最近,有已辭職的前立法會保安召開記者會,揭露秘書處在2017年曾要求她在申報書上填寫自己屬於「黃」還是「藍」的。當她拒絕表態後受到上司的針對和打壓,以至她在今年較早不忍壓力辭職。她也被要求不可以與一些反對派的立法會議員助理交談。

中美衝突的因素

林鄭也面對資產階級中的一些派別反對,主要是外國資本家和香港較小的資本家。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去年年底的僭建醜聞,為免引起民情反彈,在逃犯修例案中一直躲在背後,而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作為主要推手。但近日情勢嚴峻,連鄭若驊也要開腔表態。

由於中美衝突持續升溫,甚至有可能談判破裂,美國加強利用人權、民主的議題向中共施壓,以換取談判籌碼。美方甚至發出威脅,指逃犯條例有可能令香港捲入中美貿易戰。

國際商會香港區會最近對《逃犯條例》修訂表達「強烈憂慮」。國際商會香港區會支持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等中共資本輸出政策,但特別是在中美談判重新陷入危機時,他們擔心自己像華為孟晚舟那樣成為中美衝突的犧牲品。而香港商家在內地經商時,行賄以及洗黑錢可謂常態,故此他們擔心引渡條例會威脅他們。另外,在轉向親美的蔡政府統治下,台灣行政院陸委會更表示,即使香港通過法案也不會引渡陳同佳回台灣,明顯與林鄭作對。

有一種說法指,逃犯條例並非中共交給林鄭的政治任務,而似乎是林鄭為取悅中共、減緩為廿三條立法的壓力。因此推論林鄭有機會撤回修例。然而,不管這是否事實,現在事態發展而令逃犯修例變成廿三條立法的預演。林鄭認為如果今次修例失敗,未來更難推動其他打壓民主的措施。因此政府並不會因為大規模上街而讓步,除非行動升級至威脅政府的統治。

鬥爭的下一步

上街以至包圍立法會,都是動員的第一步,但罷工才能直接癱瘓經濟,停止社會的運作,給中共、林鄭和支持修例的大財團造成最大打擊。現在沒有猶豫的時間,必須汲取過往失敗的教訓。2014雨傘運動的時候,正因為泛民領袖不敢果斷將行動升級,使運動沒有贏得任何訴求而失敗告終。

民陣希望將六四連繫至反逃犯條例,並藉著六四三十週年的大台,號召數以十萬計的群眾參與反逃犯條例的鬥爭。如果真的如此,可說是大大改變了支聯會領導的一貫做法。溫和保守的支聯會過去都想限制六四集會為純粹的悼念,而不想與今天的鬥爭連繫起來。

然而,觀乎現在形勢的迅速發展,不排除建制派會在六四前已經通過法案。因此有迫切需要盡快動員群眾,並討論如何將行動升級,包括發動罷工的可能性。社會主義行動正在積極宣傳罷工作為鬥爭升級的方案。如果民主運動的領袖現在號召全港一日的政治罷工罷課,作為後續鬥爭的新起點,將可以成為重建反威權運動的跳板。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