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贏得綠色新政需要挑戰資本主義

2019年五月月9日 下午 8:40

轉型必須將大銀行和主要金融機構收歸公有

Elan Axelbank

社會主義替代(美國)

對於氣候變化議題,如果只是盼望但沒有行動,那麼就像在大規模槍擊案後「哀思和祈禱」一樣沒有意義。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2018年10月發表一份特別報告,警告如果沒有重大改善,那麼到2050年,全球遭受致命熱浪侵襲的人口會增加逾3.5億;美國西部森林火災波及區域將會是2019年前的至少兩倍;此外公共基礎設施和沿海房地產或將蒙受1萬億美元損失。截止2014年,美國排放了全球溫室氣體的20%。

綠色新政是什麼?

數十年來,哪怕承認氣候變化真實存在也被視為激進。現在氣候變化得到廣泛承認,但是在政治建制令人惱火的不作為面前,被視為激進的實際上是解決這一嚴重問題所必須的大型方案。

在各種問題上,建制政客提出的解決方案與問題的嚴重性之間都存在巨大差距——無論是嚴重的經濟不平等,還是制度性的種族主義與性別歧視,或是即將來臨的氣候危機。這是推動全球各地普通群眾政治化與激進化的核心因素。

在這一大背景下,來自紐約市的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國會議員亞歷山卓婭·歐卡西歐-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的綠色新政正在全國贏得大量支持,並為關於對抗氣候變化所需行動的辯論定下基調。

歐卡西歐-科特茲提出的綠色新政是一項決議而非法案,這意味著它不具約束力。如果決議通過,它首先會要求國會通過真正的法案和政策。綠色新政要求美國的電力完全使用潔淨、可再生及零碳排放的能源。儘管大部分媒體稱,綠色新政要求2030年實現100%使用可再生能源,但決議本身並未定下確切年份。綠色新政要求徹底改造美國交通系統,使之符合環境需要。它也要求升級美國的所有建築,以達到能源效率最大化;新建築也應如此。它還主張在技術、專業知識、產品與資金上進行國際交流,以幫助其他國家也實現綠色新政。

該決議是一項影響深遠的反貧困方案,強力譴責經濟與社會不平等。它要求創造數百萬「高質量的工會工作,這些工作應支付普遍水準的工資,僱用當地工人,提供培訓和升職機會,保證受產業轉變影響的工人得到平等的工資和福利」。它還要求建立民主的、參與式的程序,讓工人與受壓迫人群在地方層面規劃、實施和管理綠色新政,儘管它沒有說明如何落實。

綠色新政不僅談環保,還要求美國所有人都得到足以維持家庭生計的工作、充足的家庭事務假和病假、帶薪休假和退休保障。它還要求終結對婦女、有色人種和移民的「歷史性壓迫」。該決議最後要求聯邦政府確保所有人享有高質量醫療、可負擔住房和全面的經濟保障。

儘管美國是世界歷史上最富裕的國家,但美國一般民眾的任何基本訴求都沒有得到保障。資產階級及其代言人告訴我們,滿足每個人的基本需求並轉向100%使用可再生能源將耗費太多資金。但與此同時,美國最富有的3個人的財富與該國收入最低的一半人口一樣多。 自1988年以來,全球100間公司排放了70%以上的全球溫室氣體。現實是,少數人為了大量撈取利潤正在犧牲人類文明和地球。綠色新政旨在扭轉這一局面。

怎樣才能獲勝?

2018年IPCC報告估計,實現IPCC的計畫需要每年花費9000億美元。綠色新政即是以IPCC的提議為藍本。歐卡西歐-科特茲提出,應當向所有超過1000萬美元的收入徵收70%的稅來滿足一部分花費。這將是一個好的開始,但還不足以支撐整個計劃。其餘資金可向大型化石燃料企業、大銀行和金融機構徵重稅。然而,這些企業並不想交數十億美元的稅來應對氣候變化。 他們準備對綠色新政展開大規模反對行動。隨著綠色新政的支持度增加,反對行動也將越來越猛烈。

到目前為止,反對聲音主要是稱綠色新政不切實際。洛倫索·岡薩爾維斯(Lourenco Goncalves,淨資產6000萬美元)所說,綠色新政「只是一堆想法,即使作為理論也不成立,更不用說要實現它了」。統治精英和政客在其利益受到勇敢的進步思想威脅時,往往首先會丟出這種隨意的否定。在2016年的民主黨初選中,希拉里·柯林頓多次提到伯尼·桑德斯的許多提議(特別是全民醫保)就像「空中畫大餅」。

3年之後的今天,多數美國人都支持全民醫保,包括多數共和黨人。長期以來的政治建制與親財團的民主黨人,如科里·布克(Corey Booker)或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為了大多數民主黨選民還能「想到」自己,現在也感到不得不對這些政策給予口頭支持。他們也可能會在口頭上支持綠色新政。
然而我們要謹慎。在選舉期間對綠色新政給予口頭支持,與支持達成它所需的具體措施,有著很大差別(更不必說與為贏得它而建立必要的運動之間的差別了)。在支持綠色新政的公開言論背後,遊說團體和強大的財團利益會對這些政客施加壓力,甚至指示這些政客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

工人階級的力量

為了聯合所有想要阻止迫在眉睫的災難的人,我們需要一系列明確、大膽的要求,還需要清楚地了解如何才能贏得重大的進步變革。唯一能夠對抗強大財團的是以工人階級的社會和經濟力量為中心的群眾運動。

最近,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能源委員會的領導層向綠色新政的支持者發了一封公開信。能源委員會的領導層同意需要應對氣候變化和投資可再生能源技術,並注意到綠色新政要求將工人和工會納入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然而,他們認為,決議本身「遠沒有提出足夠的具體方案來解決我們成員和關鍵經濟部門的就業問題……而且其承諾是不現實的、無法實現的。」他們接著說,「我們不會袖手旁觀,不會坐視我們會員的工作及其家庭生活水平受到威脅。」

能源委員會的公開信有一些散播恐懼的成分,我們揭露他們的不實說法。真正威脅工會成員和所有工人的不是綠色新政,而是制造業、建築業和能源業的老板以及兩個親商建制政黨。資本家和兩大政黨允許低工資、削減福利和生活成本不斷上升的現狀繼續存在下去,當然也無視即將到來的氣候災難。

事實上,該決議要求「高質量的工會工作……培訓和晉升機會,並保證受轉型影響的工人得到和過去一樣的工資和福利。」如果決議提出更具體的主張,那麼會更好,但決不能說現在的決議是在攻擊工人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水平。環境運動經常錯誤地無視工人對其工作和生活水平的合理擔憂。Ocasio應該接受進一步對話,並公開要求這些勞工領袖坐下來討論一個能夠聯合所有工人和環保主義者的提案。

全國各地有些工會支持采取強有力的反氣候變化行動,例如聯合運輸公會、美國傳播工會和全國護士聯合會,以及包括建築行業在內的許多其他工會的地方分會。這些工會應積極地為工人的綠色新政爭取支持,展現出與目前控制著大多數工會的保守領導不同的立場。應該被踢到一邊的是化石燃料公司的老板,而不是能夠為產業轉型發揮關鍵戰略作用的工人。

要贏得工人的綠色新政,需要包括工人在內的群眾運動,通過群眾抗議、工業行動和罷工全力行動,而不能將民主黨或共和黨的親商領導者誤認為盟友。
我們主張公有制的原因,首先是我們這個社會的政治和經濟決策受私人公司的利潤左右。要想認真對抗氣候變化,將會直接打擊美國大部分企業的利益,因此政治建制反對任何迅速實現100%采用可再生能源的提議。

即使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如果建設起足夠強大的群眾運動,也可以贏得綠色新政的某些訴求。但要實現到2030年完全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標,就需要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將關鍵經濟部門公有化。不幸的是,Ocasio-Cortez和Sanders都不認為我們必須打破資本主義才能實現反氣候變化的目標。這是他們的根本弱點。

只要主要的能源公司是私有的,因而以利潤和競爭為運行基礎,它們就會反對綠色新政,而整個綠色新政所需的龐大資金、計劃和合作也就根本無法實現。我們需要將主要的化石燃料公司收歸公有,置於勞動人民的民主控制下,才能實現這樣一項影響深遠的計劃,特別是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實現。

轉型必須徹底改造基礎設施,同樣也需要將制造業和建築業的關鍵部分收歸公有。以民主商定的計劃為基礎,將可以大規模擴展公共交通;建造新的高速鐵路和火車;使汽車工業迅速擺脫石油,只生產電動汽車。為了配合上述變化,也需要更新公路基礎設施。

需要公有制

如上所述,這種規模的計劃每年將花費大約9 0 0 0億美元,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但是社會擁有足夠資金。僅美國最大的15家銀行總共就擁有13.5萬億美元。它們永遠不會為了人類的共同利益而自願放棄這些錢,因此轉型也必須將大銀行和主要金融機構收歸公有。

只有團結的工人階級群眾運動有意識地行動,才能將這些關鍵行業公有化,因為億萬富豪階級將極力反對公有化。這場鬥爭的關鍵工具是建立一個具有明確社會主義綱領的新工人階級政黨。

我們完全同意綠色新政更廣泛的目標:消除貧困和壓迫。但這些目標無法在現有體系內實現,同樣需要進行革命性的變革。將經濟的主要支柱收歸公有,以建立一個以人類需要為基礎的民主計劃經濟,為建設平等的社會主義社會、根除剝削和各種形式的壓迫奠定基礎。隨著國際氣候危機的升級,人類空前迫切地需要從資本主義走向社會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