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革命性劇變的巨大潛力

2019年五月月27日 下午 11:53

需要建設一支群眾性的社會主義工人階級力量和工人政黨

貿易戰驟然升級,國內經濟急遽放緩,工人群眾鬥爭的彼伏此起,讓中共統治精英擔憂不已。儘管習近平政權繼續升級鎮壓,但中國存在着革命性劇變的巨大潛力。

普遍「焦慮」

英國《金融時報》近期採訪了杭州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生動揭示出中國群眾在經濟放緩、巨大貧富差距、生活水平停滯、公共服務短缺下的不安情緒。這篇採訪多次用到「焦慮」這個詞。受訪女士工作於網易公司,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公司曾打算解僱她,只不過因為她正在哺乳期而撤銷了決定。她的哺乳期將在3個月後結束,到時她很可能仍然會被解僱,而且她很可能會因剛剛生育而受到更加嚴重的職場歧視,令她難以找到新的工作。

中國政府曾宣稱新興互聯網經濟將代替傳統製造業推動中經濟增長,但是現在互聯網行業同樣受到經濟放緩的衝擊,多間大型互聯網公司傳出大規模裁員消息。京東可能裁員12,000人,占其僱員總數近一成。阿里巴巴則已經凍結了招聘人數,有分析指出凍結招聘人數往往是裁員的前奏。對於被解僱的員工來說,馬雲所說的「996是福報」帶有更加殘酷的意味。

令受訪女士特別不安的是食品安全問題、孩子入學困難和購房困難。從去年開始,中共政府開始嘗試大力遏制房價高漲。這主要是因為房地產市場泡沫的爆炸很可能引發全面的金融危機,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遙不可及的房價長期以來是群眾怒火的焦點之一。但是遏制房價上漲的措施包括增加首付比例,意味着擁有足夠存款支付首付的人更少,購房更加困難。可見在資本主義之下,中共不可能讓勞動群眾的住房需要得到保障。

相比於這個年收入50萬元人民幣(屬於前10%)的受訪家庭,基層勞動群眾的生活處境更加惡劣。底層工人早已經歷了中國接連的工廠倒閉潮,普通女工會因為生育而被迅速解僱,更不用說他們沒有錢為子女購買相對安全的進口食品和優質教育。當中產階級擔憂階層/階級固化正在來臨時,廣大工人階級早已陷入世代貧窮。

扣除通貨膨脹之後,2018中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僅5.6%,連續第6年低於官方的GDP增速。近3億農民工的人均收入增速更是低得可憐。收入增長放緩轉變為家庭債務激增。從去年開始,家庭債務突然成為中國新增債務的最大貢獻者,佔比將近一半。家庭債務佔GDP比例也已超過50%。生活水平的停滯令中共難以用「經濟發展」來維穩,令群眾愈發難以忍受社會保障與公共服務的匱乏和獨裁統治,推動更多工人和失望的中產階級發起鬥爭。

貿易戰升級

這種情況將因中美貿易戰和廣泛衝突的升級而進一步加深。中國政府宣布將從6月1日開始,對從美國進口的商品加征新的關稅,並加強對外資的「國家安全審查」,以報復特朗普的新關稅。中國沒有立即加征關稅,是為繼續談判留下空間,但是談判前景已經變得更加不確定。

特朗普政府從5月10日加征的關稅已經開始對中國經濟造成打擊,預計降使中國今年的GDP增速降低0.2-0.3個百分點。但比起對GDP的直接影響,更嚴重的是由於新關稅導致成本驟增而令中國廠商遷移至台灣或東南亞國家,再加上未來的不確定性,中國的許多工廠已經不再接受新的美國訂單。

湖南一家國有水果罐頭公司負責人說,25%的關稅對於對美水果出口而言幾乎是滅頂之災。上海一家港口倉儲公司總經理則說,同業競爭將變得非常激烈,甚至「骯髒」。如果特朗普兌現他的威脅,對其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中共政府可能無法保住6%的GDP增長目標,這從不同方面來說,對中共都會是一個災難。

如果無法「保6」,不僅中共的統治威信和國內外資本家對中國經濟的信心將大大受損,更重要的是可能造成失業潮,進而點燃激烈的群眾鬥爭。今年中共對於就業問題格外擔憂。

在5月13日的一場全國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要求各級官員將創造就業崗位作為首要任務,特別是要保證大學畢業生、退伍士兵和農民工就業近年來。退伍士兵因為就業和生活保障等問題發起多場大規模抗議。如果大學畢業生和農民工大規模失業,將強力加速中國工人與青年的激進化進程,類似於佳士事件的鬥爭將陸續發生。

經濟再次放緩

中國G D P 增速上一次跌到6 % 以下是1989-90年。當時中國爆發了大規模群眾民主運動,幾乎要推翻中共政權。經歷過資本主義復辟、觸目驚心的貧富差距和令人髮指的國家鎮壓,今天的中國群眾已經積累起更加強烈的怒火。

失業潮和群眾鬥爭的升級將反過來削弱中共在貿易戰中的力量。對於中共來說,這會是一個惡性循環。如果在貿易戰中做出太多讓步,中共會反過來成為它自己煽動的民族主義情緒的攻擊目標。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引述匿名中國政府顧問的話說,中國的左翼[實際是指民族主義]學者正打算把中美之間「任何」協議都說成是「民族恥辱」。

為了維護面臨多重危機的獨裁統治,中共官方媒體接連發出強硬的民族主義言論。5月13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發出罕見的尖銳評論:「必要時不得不打……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沒什麼大不了」。但政府的民族主義煽動受到許多嘲諷。例如當官方媒體宣稱將「不惜一切代價打貿易戰」時,許多網民說自己就是被犧牲的「代價」。

貿易戰並非中國經濟面臨的唯一難題。在特朗普加征新關稅之前,中國經濟已經開始急速放緩,然後由於貿易戰升級而進一步惡化。4月,中國多項經濟指標低於預期。消費品零售額增速僅7.2%,為16年來同期最低。汽車銷量繼續下跌,同比減少15%。這說明「以消費為新的經濟增長支柱」並沒有取得實際效果。在嚴重的貧富差距和收入增速放緩的情況下,中共指望用消費拉動經濟增長本就是天方夜譚。同時,製造業投資增速也將到15年來最低。

在今年1-2月慘淡的經濟狀況之後,中共在3月份向市場注入大筆新增貸款,數額是10年來同期最高,將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速拉升到6.4%,和去年年底持平。但隨後政府再次減弱刺激政策。習近平政權擔心債務大山崩塌,摧毀整個經濟,因此始終不敢恢復過去的大規模經濟刺激政策。但最新的統計數字證明中國經濟已經何其依賴信貸刺激。

由於貿易戰重新升級,中共政府接下來很可能會大幅強化刺激政策,向市場注入大筆的資金/債務。習進平的走鋼絲遊戲變得越來越危險。

中共失去了「高速經濟增長」這一統治支柱。雖然習進平不斷升級鎮壓,但新的群眾抗爭仍在繼續爆發。互聯網行業反對「996」工作制的大規模網絡抗議吸引了許多關注。這場罕見的白領工人抗議公開挑戰超長的工作時間和資本家用來壓榨工人的所謂「加班文化」,並得到美國微軟員工的聲援。政府在工時問題上的口惠而實不至讓更多青年工人看到,中共獨裁政權正是保護着資本主義的剝削和壓迫。

面對正在沸騰的群眾怒火和接連而至的國家鎮壓,需要建設一支群眾性的社會主義工人階級力量和工人政黨,以階級團結和國際主義對抗中共政權的民族主義分化,以民主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和計劃經濟取代全球資本主義及其所滋生的專制統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