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辭職 不要相信舊精英和軍方!

2019年五月月29日 下午 11:51

權力歸於革命工人和青年!

Serge Jordan(CWI)

迫於數星期的群眾抗議和罷工浪潮,老邁總統布特弗利卡於4月2日辭職,阿爾及利亞街頭洋溢着熱烈的慶祝活動。這是自2月爆發的革命鬥爭的轉折點。

運動背景

布特弗利卡辭職並非從天而降,而是由於相當長一段時間全國各地不計其數的群眾鬥爭的結果。早在2010年CWI就說過阿爾及利亞是「隨時可能爆發的炸藥桶」。「阿爾及利亞捍衛人權聯盟」在2015年時曾估計,10%的人口佔有全國80%的財富,約1400萬人生活在赤貧之中。看不到未來的阿爾及利亞青年試圖逃往歐洲,數千人死在地中海上。

多年來,阿爾及利亞政權利用龐大的石油和天然氣收入提供針對性的社會津貼,藉此平息群眾抗議,但結構性的不平等仍在繼續擴大。2014以後燃料價格暴跌,政權的財政能力減弱,大多數家庭的生活水平急遽下降。

每一次選舉都可以看出越來越多的群眾對政權感到不滿。今年2月,布特弗利卡宣布參加第五次總統選舉,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累積數年的群眾怒火一下子在街頭宣洩出來,由學生在2月22日率先發起的抗議迅速蔓延到整個社會。

2月10日,美國《紐約時報》仍然評論說:「分析人士說許多阿爾及利亞人很可能會再次投票給他[布特弗利卡],因為他們擔心布特弗利卡離開後會發生動蕩」。看看現在的實際狀況吧!不僅可以看到鬥爭發展得多麼迅速,也可以看出統治階級的短視多麼根深柢固。

阿爾及利亞人口大多數是新生代,他們對腐敗的統治精英只有憤怒。阿爾及利亞年齡中位數是28歲,也就是說約一半人口是在「伊斯蘭救世陣線」(FIS)勝選(1991年12月)之後出生的。當年伊斯蘭救世陣線勝選之後,軍方發動政變,令阿爾及利亞陷入長達10年的流血衝突。

統治精英長期以來利用群眾對那段時期的恐懼來維護自己的統治,但這種方法已經無法控制年輕人了。政權大肆鼓吹說敘利亞的抗議也已造成長達10的戰爭,試圖藉此恐嚇群眾離開街頭,但抗議者直接回應說:「阿爾及利亞不是敘利亞」。

當前的運動是阿爾及利亞逾半個世紀以來空前的政治巨變。自1962年從法國殖民者手中獨立出來之後,就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年輕人上街抗議。許多遊行的口號標語都提及反抗法國殖民主義的革命,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現象,因為阿爾及利亞政權一直將自己的權威豎立在1954-1962年民族解放鬥爭的「歷史合法性」之上。

就連與政權關係密切的人也承認,最近幾周有數百萬人走上街頭,而且到目前為止每個星期五的抗議人數似乎都會創下新紀錄。參加抗議的人來自各個階層,有足球迷,也有1990年代內戰的老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從鬥爭一開始,女性就發揮了非常突出的角色,參加社會行動,這在幾個月前還是不可想像的。群眾大規模走上政治舞台,不可能被輕而易舉地消滅。

革命傳統復蘇

更何況當前的鬥爭並非從真空中爆發。今年1月,突尼西亞75萬名公共部門工人舉行罷工。摩洛哥也發生罷工浪潮,特別是在公立學校和醫院。而蘇丹數月來已處在半起義之中。4月26日,也門數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由沙特阿拉伯發動的已長達五年的戰爭,幾乎所有主要城市都發生了抗議。

在這種國際背景之下,布特弗利卡下台可能會點燃整個地區的革命火焰。突尼西亞總統埃塞卜西已於4月5日宣布,他不會尋求連任,不會參加預計今年舉行的總統選舉。這顯然是阿爾及利亞群眾運動的副產品。

在瑞士日內瓦、英國倫敦、美國紐約、還有特別是蒙特利爾及法國其他城市,也有大批阿爾及利亞僑民舉行抗議。由於有400-500萬阿爾及利亞裔生活在法國,再加上法國帝國主義在阿爾及利亞的戰略利益,法國總統馬克龍有充分理由密切關注阿爾及利亞局勢。最重要的是,阿爾及利亞工人階級作為該地區最強大的工人階級,其革命傳統的復蘇會讓全球資產階級非常擔憂。

工人採取行動

第一波罷工浪潮始於3月初,波及港口、汽車廠、公共交通、政府部門、醫院、銀行、農業、中學和大學、商店、乃至果蔬市場,以及石油和天然氣等戰略部門、首都阿爾及爾東部的工業區(這裡是阿爾及利亞工人運動的歷史據點)。無疑是這場罷工浪潮迫使當局做出最初的一系列讓步,包括布特弗利卡宣布不尋求第五次連任,總理辭職,延遲選舉。統治階級試圖利用這些讓步恢復對局面的控制,但是卻加強了運動的信心。

上述罷工不是由官方的阿爾及利亞總工會發動的。總工會一直協助政權壓制工人階級、打壓戰鬥性的工會成員、執行政權的破壞政策。可想而知,運動中普遍要求罷免親政權的總工會總書記,為此各地工人也在當地工會總部外舉行了幾場集會。

社交媒體幫助運動繞過工會官僚的阻撓,向工人發出罷工號召。從3月10日以來,總工會的許多地方工會無視領導層的反對,參加了正在壯大的總罷工。最初是活動者在網絡上發出總罷工的號召,然後得到一些自治工會的響應。總工會儘管仍有一些強大的、戰鬥性的地方分部,但總得來說愈發腐朽,因此近幾年自治工會變得更加重要,特別是在公共部門。但自治工會的根基仍然比較弱。基層工人要求重奪、擴大和統一工會運動,這對鬥爭未來的發展具有決定性意義。

第二輪罷工浪潮始於3月25日,公共部門工人和國企工人發揮了突出作用,再次令統治階級和總工會官僚感到驚慌。這導致軍方領導宣布布特弗利卡「不適合執政」,並要求根據憲法第102條罷免他。總工會領導機會主義地歡迎軍方的要求。但是軍方的表態遠未能平息運動,反而讓運動更具革命活力和決心。

隨着鬥爭浪潮的壯大,政權內部的分歧也在加深。政府部長、高官和著名商人等等相繼要求布特弗利卡辭職。政權內正在達成共識,即必須罷免布特弗利卡,以免整個政權受到更大的威脅。統治精英拚命阻擋革命潮流繼續擴大,總統府先是於3月31日宣布組建新政府,但自然仍未能令群眾滿意。兩天之後,軍方強迫布特弗利卡辭職,但這也只是令運動提出更多訴求。

阿爾及利亞的鬥爭並非始於一紙空白:自2010-2011年從埃及與突尼斯開始,人民群眾已經從一系列革命與反革命的勝利與失敗中吸取了教訓。然而與那些國家一樣,由於缺少根植於工人階級的權威政黨,阿爾及利亞的革命過程也可能曠日持久。

趕走整個政權!

阿爾及利亞的運動爆發后立即要求推翻政權。運動中的大部分人都非常清楚,僅僅把布特弗利卡趕下台不會解決大部分人所面對的任何問題,只是讓舊政權的核心成員重新掌控局面。各地群眾都要求推翻「整個制度」,而不僅僅是趕走布特弗利卡。
「既不要蓋德·薩拉赫,也不要本薩拉赫」和「讓他們所有人滾蛋」,這是4月5日連續第7個星期五的大型示威(也是布特弗利卡下台之後的第一個星期五示威)中抗議者高喊的主要口號。

蓋德·薩拉赫將軍是軍隊參謀長,阿布德卡德爾·本薩拉赫是即將離任的國家委員會主席( 他在布特弗利卡辭職后被任命為臨時總統)。直到最近,他們都是布特弗利卡的親信。群眾並不准備這種表面的改變。

布特弗利卡是一個用來調解不同派系的脆弱平衡點。各派係為瓜分政治和經濟利益而明爭暗鬥。所有這些派系現在都在策劃對自己有利的「過渡」措施。從根本上說,這些派系儘管存在內鬥,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目標:阻止革命的發展,確保政治權力牢牢掌握在統治精英手中,讓經濟繼續為少數人的利益服務。

不要任何政治修補

為了打敗統治精英的陰謀詭計,革命群眾需要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案。不給任何政府以任何支持──哪怕打着「過渡性」、「技術性」或其他其他名義,統治精英仍會維持資本主義。也不要任何來自上層的政治修補,因為這些人正是數百萬阿爾及利亞人奮起反抗的政權的核心人物。

首先,不要給軍隊首領任何信任。數十年來,軍方一直是政權的中堅力量,軍方將領和其他高級軍官也獲得了重要的商業利益,他們不會輕易放棄這些利益。數周以來,軍隊一直駐紮在戰略地區附近,並承諾「在任何情況下」都會保證國家安全。就目前而言,運動力量非常強大,大規模鎮壓只會讓群眾變得更加激進,甚至一部分士兵也會轉而支持運動。而且現在社交媒體上已經廣傳一些警察和士兵親善運動的視頻。

然而,運動必須準備好應對形勢的變化。無論是2011年還是2013年,面對來自下層的巨大革命壓力,軍方高層都還假裝「站在人民一邊」,但接下來軍隊就使用殘酷暴力鎮壓任何阻礙軍隊和資產階級權力的力量。埃及國防部長塞西在2013年發動軍事政變,採取大規模鎮壓,使埃及革命至今仍未恢復過來。

一旦阿爾及利亞的運動出現消退的跡像,國家機器就會試圖控制它。4月9日,警察向阿爾及爾市中心的學生抗議者發射催淚彈和高壓水槍,這就是一個警告。革命群眾必須認真組織和保衛一切行動、示威和罷工。群眾也應向警察和普通士兵發出階級號召,敦促他們不要執行任何鎮壓命令,並鼓勵他們建立自己的民主委員會。這樣可以從政權內部對抗所有與布特弗利卡腐敗政權合作並從中受益的反動將軍和警官。

自下而上組織鬥爭

阿爾及利亞群眾正在開始自我組織,儘管仍處於初期階段。這一進程對建設鬥爭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必須得到鞏固。必須在工作場所、中學和大學、社區和村莊建設罷工委員會和革命委員會,也需要組織定期的公眾集會。

必須自下而上組織鬥爭,集體計劃行動,使革命運動獨立於現政權及其附庸。如果在地方、地區和全國層面聯合起來,這些委員會可以構成新政權的基礎,即一個由工人和窮人民選出的、受群眾監督的代表組成的革命政府。只有這樣的政府才不會為了保護統治階級的權力和維護資本主義的利益而企圖誤導革命運動。

同樣,不能信任任何舊政權殘餘組織任何新選舉。這個陰謀集團深陷一個又一個腐敗醜聞,操縱選舉,竊取數十億公共資金。每個地區和各省的人民委員會可以監督革命制憲會議的選舉,由工人和革命群眾的真正代表負責起草新憲法。新憲法必須廢除臭名昭著的「家庭法典」及壓迫婦女的中世紀法律,確保所有阿爾及利亞人平等,擴大民主自由、言論和集會的權利,保證每個工作場所組織工會的權利,以及禁止宗教干涉國家事務。新憲法將捍衛每個族群的語言、文化和宗教權利,包括阿馬齊格人民自由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並支持該地區和國際工人群眾反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鬥爭。

替代方案

但至關重要的是,運動還必須討論一個清晰的替代方案,取代現政權的經濟政策和新自由主義反對派與資產階級寡頭鼓吹的政策。資產階級反對派企圖利用現在的運動加速瓦解公共部門,令人民更加貧困,讓與西方帝國主義關係最密切的資產階級受益。

最近,一些政府部門和私營企業的罷工工人開始採取行動,要求趕走所有「小布特弗利卡」。也應該要求開放書禁,並成立工人委員會,把工作場所置於工人的民主管理之下。應該立即沒收腐敗官員和商人財產,收歸國有。

運動必須要求立即提高工資,縮短工作時間,停止所有私有化,將被私有化的公用事業重新國有化,將經濟的戰略部門(首先是油氣業)置於工人群眾的民主控制和規劃之下。這將有助於提供大量資金,在社會主義的基礎上改造社會,完善社會部門,更新住房和基礎設施,為數百萬失業者提供就業,改變大多數人的生活和工作條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