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對博索納羅政府的分析

2019年六月月2日 上午 5:26

對博索納羅的期望和幻想,將會被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打破

Andre Ferrari 自由、社會主義和革命(CWI巴西)

自執政近2 個月以來, 博索納羅( Jair Bolsonaro)證實了人們對他的政府所有最壞的預期。他向工人、窮人、婦女、黑人、原住民和性少數宣戰。他剝奪人權、踐踏民主自由、強化暴力、將國家資源交給跨國公司,使絕大多數人的生活條件惡化。

養老金改惡

養老金改惡是博索納羅政府反動計劃的巔峰,政府將此作為最重要的戰略目標。前總統特梅爾沒能做成養老金改惡。他被腐敗政府內的派系鬥爭所制約,同時也受到來自群眾的壓力,例如2017年4月的總罷工。

今天的情況不一樣。富人現在有了一個極右翼政府,一個極度新自由主義政府,而且有選票的加持。

對於精英來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們不想失去它。他們將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這個政府。要打倒這個政府,我們必須了解和揭露它的社會基礎及其內部矛盾。
的確,博索納羅用陰謀詭計和鎮壓贏得選舉,包括監禁盧拉。盧拉是民調支持度最高的候選人,因此是博索納羅的主要對手。博索納羅依靠非法資助在社交媒體上散布「假新聞」並操控輿論。但是,這並不能解釋一切。

最堅定支持博索納羅的社會階層主要是中產階級當中的反動分子。他們在政治上被仇恨、暴力和反動價值觀影響——精英主義、種族主義、性別/性向歧視等等。

然而,博索納羅能夠勝選,是由於他的支持基礎擴大。特別是一部分窮人因不滿社會的惡劣處境,因而被博索納羅的「反體制」形象所吸引。

巴西社會民主黨(PSDB,一個傳統資產階級政黨)在政治危機中垮台。後來他們加入特梅爾政府,令情況變得更糟,使得右翼得以在更極端的基礎上重組。博索納羅取代了社會民主黨的位置。但左翼沒有同樣的重組。左翼仍然處於盧拉和勞工黨的霸權之下。勞工黨採取階級合作路線,已完全融入資本主義政治體制。

博索納羅以「改變」為口號,強調反勞工黨、反左翼,提出打擊腐敗和以「鐵腕政策」維護公共安全,使博索納羅的力量得以增長並贏得選舉。

博索納羅的競選活動並不是基於極端新自由主義政策。他沒有在公眾集會上提出將最低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也沒有公眾集會上提出降低養老金和對寡婦的補貼。投票給博索納羅不一定支持養老金改惡。

博索納羅反動政策的一些重要內容沒有得到群眾支持。民意調查顯示,60%的人反對私有化,57%的人反對勞動法改惡(儘管博索納羅謊稱這可以創造就業機會)。
此外,66%的人不同意優先發展與美國的關係,而博索納羅是親美派。關於對教師的政治迫害,71%的人支持學校內討論政治的自由,54%的人支持性教育。

極端新自由主義

博索納羅的勝利導致群眾意識混亂和倒退,但這並不是不可逆轉的。博索納羅全面採納極端新自由主義計畫,讓巴西乃至全球的銀行家和大商人相信他的政府將是幫助資本家營利的可靠工具。

博索納羅最初並不是巴西統治階級中意識最清晰的那部份人的第一選項,因為他們更傾向於一個較穩定和較可預測的候選人。然而,沒有一個「清醒的」資產階級候選人能夠像博索納羅那樣獲得5700萬張選票。統治階級能夠適應這種情況,並儘可能地加以利用。

對博索納羅能夠打擊腐敗和實現真正變革的期望和幻想,將會被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打破。曾投票給博索納羅的群眾將發現現實與他們的期望相衝突。

這一過程的節奏將取決於各種政治、經濟和社會因素,但主要取決於有組織的工人運動和所有被壓迫者採取主動行動的能力。這包括在工人階級基礎上對左翼進行重組,使之更有戰鬥性、更激進、更反體制。

博索納羅主義作為一種與巴西資產階級政治沒有有機聯繫的政治現象,給政府帶來了巨大的不穩定性和風險。這一點在政府的第一次大危機中就很明顯,這場危機導致了總統秘書長古斯塔沃·貝比安諾下台。貝比安諾曾負責組織博索納羅的競選活動。在擔任秘書長期間,他是政府中第4號人物。

博索納羅索在的社會自由黨被曝出競選資金醜聞。社會自由黨為為盜取伯南布哥州的公款而製造傀儡候選人,引發了波索納羅派系和其他投機政客之間的衝突。這些投機政客也是政府的支持基礎的一部分。

貝比安諾下台使得政府在議會中的支持者出現內訌。在宣布養老金改惡的前夕(這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數票才能通過),博索納羅在議會遭遇了他的首次失敗。

限制「資訊獲取法」的政府法令被否決。這一明顯跡象表明,政府將不會像看上去那麼平靜。

社會自由黨的腐敗醜聞遠不止貝比安諾。旅遊部長馬塞洛·阿爾瓦羅·安東尼奧因涉嫌從米納斯吉拉斯州的社會自由黨競選活動中挪用資金而受到調查。此案甚至涉及對該黨利用的傀儡候選人使用武力威脅。

這些醜聞只是冰山一角。在博索納羅就職典禮之前還出現了了法布里西奧·奎羅茲案。奎羅茲是時任國會議員弗拉維奧·博索納羅的司機兼保安。

除了盜竊公款外,奎羅茲案還暴露了博索納羅派系與里約熱內盧民兵組織之間的關係。涉入奎羅茲案的人包括一名前員警的母親和妻子。這名員警因為參與了「犯罪辦公室」而成為逃犯。「犯罪辦公室」是里約熱內盧最危險的民兵組織之一,該組織涉嫌參與殺害社會主義和自由黨(PSOL)議員馬里耶勒·佛朗哥。

博索納羅當選總統后,一批新的腐敗人物和與犯罪集團有聯繫的人掌權。這種情況所引起的新的不穩定和爆炸性將在今後表現地更加清晰。

野心家,腐敗和右翼原教旨主義者

除了野心家和親法西斯主義者——比如總統的兒子和想要填滿自己錢包的新一任政客,政府內還有其他一些勢力。這些勢力聚集在同一個政府內,但並不總是彼此相容。

有一個更偏向意識形態的勢力,由前占星學家奧拉沃·德卡瓦略和右翼宗教原教旨主義者的門徒組成。在這個陣營中有教育部長、外交部長和家庭事務部長。

環境部長里卡多·塞勒斯是右翼理論家和實用主義者的混合體,為摧毀環境的資本家服務。與他一樣的是由農業企業老闆們選出的農業部長。

雖然看起來很荒謬,但這些部門非常危險,正在推動對婦女權利、性小眾、黑人、原住民、農民、學生和教師的攻擊。除此之外,博索納羅政府還與帝國主義一起攻擊委內瑞拉。

最有意識的大金融資本代表通過財政部長保羅·蓋德斯實現自己的計畫。蓋德斯是博索納羅政府的關鍵人物,是政府和銀行之間的橋樑,從而保證博索納羅政府對大資產階級來說是值得信賴和有用的。

如果蓋德斯無法實現他對大資本的承諾(首先是養老金改惡),可能會導致政府出現新的危機和不穩定,進而帶來更多的分歧和困難。

塞爾吉奧·莫羅擔任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長,對政府和統治階級的利益也至關重要。

大部分人們對莫羅有這樣的幻想,即他是一個反腐敗和犯罪的法官——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想法,而且這有助於博爾薩納羅政府製造幻想。然而,莫羅無視政府和博索納羅的腐敗醜聞,表明這些幻想不能持久。

儘管如此,莫羅在公共安全方面還有一項重大任務,即所謂的「反犯罪」行動。這是博索納羅競選活動中的一個關鍵內容,也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根據博索納羅的競選承諾,「反犯罪」行動將給予警察殺人許可證,因而會令更多貧窮的黑人青年被殺害。政府以打擊犯罪為借口將社會更加軍事化,並加劇對窮人和社會運動的司法迫害。

與蓋德斯和莫羅一起,軍方首領也聚集在博索納羅周圍,為政府提供更堅實的支柱。

博索納羅政府至少有46名軍人官員,任職於至少21個部門。這個軍事派系的核心由直接在總統府工作的將軍組成。而且弗洛里亞諾·佩索托·內托將軍已取代貝比安諾擔任總統秘書長。

這些將軍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曾擔任聯合國駐海地部隊指揮官。在那裡,巴西軍隊協助帝國主義在社會混亂中殺害抗爭民眾。

政府中的這些將軍,反映了軍方首領試圖控制博索納羅,試圖避免博索納羅及其盟友不負責任的行動引起更大的危機和衝突。這就是他們在貝比安諾案件中試圖做的事情。軍方接任總統秘書長一職,避免危機並削弱總統的兒子在政府中的影響力。然而,他們失敗了。

如果發生更深層次的危機,可能會導致博索納羅難以連任,那麼對於統治階級來說,擔任副總統的莫勞將軍會成為比博索納羅更可靠的右翼替代。這正是莫勞現在的計劃。

左翼替代方案

儘管存在上述所有問題、分歧和矛盾,博索納羅政府仍然有力量對巴西工人階級實施打壓和攻擊。

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和所有受壓迫者迫切需要組織起來,抵抗博索納羅及其地方盟友的攻擊。要想實現這項任務,必須建設左翼的替代方案。

如果政府出現更深層次的危機(這也可能是工人階級抵抗造成的),統治階級將從反動陣營中提拔新的代理人,大幅強化波拿巴主義和鎮壓。
必須自下而上建設一個新的激進、戰鬥性的、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左翼,團結對抗博索納羅政府。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