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罷工只是起步 需要再發動總罷工

2019年八月月6日 下午 6:20

組織罷工委員會,建設工人階級的組織力量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八月五日全港罷工創下了香港的歷史。今次是香港工人階級在三十多年來的民主運動中初次拾起罷工這一武器。29萬人參加七區的罷工集會,單單在金鐘有15萬人。林鄭月娥自上月22日 以來一直龜縮,到罷工日的早上也不得不會面傳媒,指罷工是「拿香港經濟對賭」,並指控示威者企圖「革命」。但這做法實際上只是火上加油,激起更多人罷工並參與集會。

35萬人罷工

職工盟估計全港有35萬人參與罷工。八五全港罷工以機場工人的罷工最有力量。職工盟旗下的空勤人員總工會雖然沒有組織工會成員罷工,而只是發聲明呼籲工人自發性參與。在這情況下,仍然有大批機場機組人員、地勤、飛機維修員集體請病假曠工,就連民航處航空交通管制員也有三分之一人員加入。估計約2千名空中服務員、320名地勤人員、200名飛機維修員參與罷工,其中國泰和國泰港龍兩間公司有一半工人罷工。

建制派的工聯會一如所料呼籲工人不要罷工,指控罷工「阻礙經濟發展」。但民主派的職工盟的力量相當薄弱,也沒有積極動員工人參與罷工,只是希望擔當「支援」和「呼籲」的角色。八五大部分罷工工人都沒有參與工會,而少數工會會員則表示工會並無發動罷工。受訪的徐先生是飛機工程人員,他的公司有約6000人 ,而自己部門的100人中有過半響應罷工,所有員工均是自發罷工,沒有經過任何方式組織。

因此,工人均以告假或者個人曠工的方式參與罷工,而尚未形成有組織的集體行動。社會主義行動訪問了廿多位罷工工人,大部分人通過whatsapp或facebook群組聯絡,然後決定曠工。工人自發罷工展示了無比的決心,而且希望可以發動更有力的大罷工。不少工人開始自發組織起來,例如在旺角麥花臣球場的梁小姐,從事製造及物流業工作,她說自己公司有100名員工經過討論後,決定一起發動罷工。

可見,工人罷工的意志和力量已經遠遠比工會組織走得更前。由於職工盟更像是NGO,缺乏在職場中實際的工人組織,更缺乏由下而上由工人選舉工會幹部、建設民主架構,在大罷工中沒有足夠的動員力,其工會領導也顯得猶豫不決,沒有藉著罷工強化工人階級在運動中的力量。

在旺角集會現場,成先生是航空業地勤,他不是工會成員。
公司約70人通過telegram群組發起罷工。
徐先生是飛機工程人員,他表示如果再有總罷工,他會響應。

建立更強大的工會和廣泛的罷工委員會

現在,工人需要更廣泛、更堅實的組織起來,就需要成立更強大的工會,並組織更廣泛的罷工委員會,讓各行各業的工人加入其中,並且召開罷工大會,決定下一步的升級行動。社會主義行動認為,8月16日是再發動總罷工的好日子,這段時間工人可以在公司內進行組織和宣傳,派發傳單和召開會議,招攬更多同僚再次罷工。

社會主義行動Nathan作為銀行業工人,在金鐘集會現場宣傳組織起銀行工人,建設強大的工會力量,引起了很多市民的歡迎。我們的網上群組在一天內吸引過百名金融銀行業員工加入,下一步是商討如何集結這股力量推動更有組織的宣傳,為再次發動總罷工作出準備。  

在8月5日早上,年輕人發起不合作運動,在荔景、鑽石山、炮台山等多個車站阻礙車門關閉,導致觀塘綫、荃灣綫及港島綫全面癱瘓。在鯉魚門、元朗及黃大仙龍翔道,各處有數十架車輛慢駛阻塞交通。事實上,很多工人由於被雇主針對甚至被解僱的風險,而不敢直接罷工。不合作運動癱瘓了地鐵和多處馬路,某程度上幫助了這些工人「被罷工」。在巨大的民怨下,阻塞交通的方法引起了很多市民的支持,發揮了一定作用。但這種抗爭方式是難以持續的,不能取代工人階級的自我組織並集體罷工。

在七個罷工集會點,下午時分很多年輕人開始佔領、堵路及包圍警署。直接行動的模式開始掩蓋了罷工作為鬥爭的力量。在警察和黑社會暴力的驅使下,越來越多示威者感到極為憤怒,因此出現向警署投擲石頭及燃燒彈,在屯門及沙田警署都有人縱火。不排除部分行動由冒認示威者警方臥底和黑社會所為。網上流傳警察換上黑衣,似乎是企圖混入示威者人群中製造衝突,為他們暴力鎮壓提供機會。8月5日晚,荃灣和北角的福建幫黑社會手持武器襲擊黑衣示威者,其中有刀手斬傷一名年輕示威者至大量流血。

社會主義行動Nathan推動銀行工人罷工網絡

社會主義行動的Nathan是一位銀行業工人 在昨日八五大罷工時在金鐘宣傳,邀請各個銀行業工人連署支持,希望可以推動更強大的銀行業工人罷工網絡與銀行業戰鬥性的工會,強化工人階級這次反獨裁、反威權運動的組織力量,組織更有實力的第二次總罷工,這次反獨裁、反威權的運動才有機會勝利,爭取到立即的全面民主。 報導來源:BBC

Publicerat av 社會主義行動 Socialist Action Måndag 5 augusti 2019

工人階級是中堅力量

在欠缺工會和工人階級政黨領導下,目前罷工仍被視為是年輕人抗爭的輔助力量。但長期來說,不合作運動是難以持續的,並不能取代工人自我組織起來的罷工運動。工人罷工不僅僅是「支持學生」,而是這場運動致勝的關鍵,因此應該成為運動的中堅力量。工人如果有組織起來發動罷工,其經濟力量可以真正癱瘓經濟和社會運作。最有效的方法是以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力量吸引、說服大多數的工人支持運動,並將他們組織起來。為了打破工人對罷工的顧慮,我們也需要準備跨公司、跨行業地聲援那些因罷工而被處罰乃至解雇的工人,向那些為虎作倀的雇主發起抗議。這同樣需要有工人組織和有計劃的集體行動才能發揮最大力量。

工人需要組織起罷工委員會,成為民主決策運動的機關的一部分,計劃下一步的運動方向和政治訴求。這也是幫助整場運動組織起來,改變運動「沒有領導」的狀況,打破目前的膠著狀態。年輕人的自發模式展現出創意和勇氣,但運動發展至現今階段,這模式已經到了極限。所以工人階級肩負著巨大的責任,而且擁有超乎想像的巨大潛力。工人和整場運動必須組織起來。

扣連至勞工議題

反威權運動也需要扣連至勞工、民生的議題,才能吸引更大規模的工人加入罷工。例如,要求停建大白象機建,並用公帑興建公屋、擴建公立醫院、增加教育及托兒服務資源、改善教育及醫護工作者的工作條件;並且應該停止私有化、大學全面免費教育等。香港威權制度存在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壓低勞動者的生活水平和權利,讓財團賺取更多利潤。為了達成這些訴求,運動的矛頭要對準整個財團獨大的不義制度,代之以讓佔社會大多數的工人掌握控制權的民主制度。

林鄭在八月五日早上的記者會表示,示威者正在搞革命,挑戰國家主權,明顯改變了對運動的定性,為更強力的鎮壓鋪路。較早前,林鄭仍表示只是「小部分極端示威者使用暴力」,企圖分化運動內部的不同派別。這招分化技倆明顯失效,在政權完全失去民意的情況下,廣泛社會同情年輕人的衝擊行動,認為衝擊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

在八月六日,港澳辦亦發表類似的聲明,而且深圳2萬名公安高調大練兵,模擬處理鎮壓香港的情況。這種言論明顯是講給中國大陸人聽的,目的是妖魔化香港的運動,避免其獲得大陸民眾的支持。

中共感到驚慌

可見,大罷工給中共發出了強烈的警號。中共極為害怕香港會發展真正癱瘓全城的總罷工,因此開始亮起了加強鎮壓的訊號。政權也害怕香港長期陷入騷亂狀態,因為這會大大損害習近平的權威,並且害怕香港的運動會蔓延至中國大陸。

由於中共出動解放軍將會引起全面的反抗、統治階級陷入大分裂、重大的經濟損失,目前還是恫嚇多於實質行動。當然我們知道如果中共感受到政權受到威脅時,不能排除出動解放軍這最後手段。由於中共獨裁政權的存在,香港並不像「正常」的資產階級民主國家一樣,可以改頭換面換上新政府緩和民憤、繼續統治,因此對於香港群眾來說,最終來說還是「要不革命、要不鎮壓」。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強調,運動需要走向工人階級的鬥爭方式,並必須將鬥爭蔓延到中國,與中國大陸的工人階級連成一線,反對中共獨裁政權的革命鬥爭,才能給香港帶來實際變革。為了實現中港群眾的團結鬥爭,必須明確挑戰中共富豪專政及其所維護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制度。我們需要一個群眾性工人階級政黨,將香港當前的民主訴求聯繫到打破中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正是資本主義在支撐著獨裁政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