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香港民主鬥爭影響下的台灣大選

2019年九月月29日 下午 4:46

需要超越藍綠政治的工人階級替代方案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香港民主抗爭的擴散效應

延續至今破百日的香港民主抗爭,徹底地使中共對台宣傳所羅織的美夢謊言被揭穿,也使眾多台灣人民、尤其是青年人,同情香港民主抗爭並從中看到「統一」和所謂的「一國兩制」意味著台灣既有的民主權利被送入火葬場。

與中共交好的國民黨以及在兩岸問題上搖擺曖昧的柯文哲,被視為反民主、親獨裁的壞選項民進黨則順勢收割了這股民意潮流,也因此其共主蔡英文的聲望也從去年12月的24.3%躍升到約45%左右。

在郭柯兩人宣布不參選總統後,多家民調顯示出蔡英文現在的支持度比韓國瑜高約12~15%。尤其在20~29歲的青年中,蔡將得到約63%支持、韓僅有約18%。韓的民望急轉直下,關鍵因素在於其親中形象與視「台獨」為死敵的立場。

台灣青年的民主與獨立意識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顯示,台灣20~24歲之青年高達7成9支持「反送中」抗爭(這場運動早已超越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本身,而是一場挑戰整個威權統治的運動,所以「反送中」並不是準確的描述)、在25~34歲青壯年中也高達6成5,並主張台灣政府應給予港人抗爭更多支持。在統獨問題上,《天下雜誌》所做民調也顯示,支持統一者創新低從13.9%下降至6.5%,而在20~29歲青年中支持台灣獨立者約60%。從中可見,在台灣青年中具有一股鮮明的親台獨、挺民主反獨裁的政治意識。但由於缺乏一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這股情緒被民進黨收割,令民進黨「起死回生」,雖然民進黨的政策與執政記錄遠非真的支持獨立和反對威權統治。

民進黨完全執政的三年多之間刪減七天假、勞基法修惡、同婚延宕;這些親資保守政策皆令具有民主與獨立意識的青年大失所望,是去年九合一大選中民進黨慘敗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如今在同情香港民主抗爭和仇視中共獨裁與畏懼國民黨復辟的情緒下,青年與多數民眾靠攏支持民進黨與蔡英文,乃是出於為了防止親中、親獨裁、或更為腐敗的政客勝選的情緒,並非是對民進黨和蔡英文滿意忠誠。

實際上,蔡英文政府對香港群眾鬥爭口惠而實不至(例如拒絕修訂難民法),而且早已實際上放棄台獨立場,但在沒有真正代表工人和民主的替代選擇下,群眾在「兩害取其輕」的心態下選擇蔡英文。此外,由於同運領導層缺乏一個戰鬥性立場,在反同勢力的反撲下,民進黨也得以藉助半吊子的同婚合法化拉升聲望。

實現民主深化、不能靠民進黨

不論是在去年九合一大選,又是當前的總統與立委選戰中,缺乏一個足夠強大的「反獨裁、爭民主、反剝削、反壓迫」的工人階級左翼群眾性政黨,乃是雖然藍綠兩黨均受群眾和年輕人厭惡,但台灣仍未跳出藍綠政治的首要因素。而柯文哲籌組起的台灣民眾黨只是一個期望能從厭惡藍綠的情緒中獲取權勢的親資政客聯盟,它的根本立場與藍綠兩黨並無不同。柯文哲的由盛轉衰已經說明了群眾對他的失望。

民進黨雖然因著「民主派」的形象重獲多數支持,但這絲毫不妨礙它在未來重新推動維護資本專制、打壓勞工權利、民主權利與經濟福祉的政策。在明年大選後,扼殺勞工民主權的罷工預告期政策將由全台各商會與立院各黨一同端上議程。民進黨也會繼續對黨國時代的反民主法令愛不釋手,諸如「集會遊行法」、「禁止政治罷工」、以及阻礙勞工爭取職場民主的「工會組織門檻」。指望民進黨保護台灣現有的民主權利根本是認敵為友。

民進黨服務於台灣資產階級的利益,所以它無法滿足那些為了防止國民黨復辟而投票給民進黨的群眾的訴求。民進黨的外交政策也反映出它和群眾之間的利益衝突。蔡英文政府越來越依賴美帝國主義的支持,而美帝國主義則希望將台灣納入自己的「印太戰略」以遏制中國,但各國資產階級/帝國主義之間的鬥爭並不是民主與獨裁之間的鬥爭。美帝國主義自己也支持形形色色的獨裁政權(例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並為了銀行和大企業的利益去打壓民主權利。所以蔡英文政府跟在美帝國主義後面,無法捍衛台灣的民主權利和民族獨立,只會帶來軍備擴張和經濟危機,令所有民族的工人階級背負越來越沉重的負擔。

因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除了堅決反對中共獨裁與國民黨復辟之外;我們也不對親資保守的民進黨和作惡多端的美帝國主義川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我們主張不願意屈服於中共獨裁和資本家專制的青年與工人階級們必須建立一個爭取百分之百民主權利的工人政黨,以此來挑戰為資本家專制服務的藍綠白三黨,聯合台港中三地人民對抗中共獨裁,終結財團治國、資本專制。只有國際工人階級的聯合鬥爭,才能打敗台灣統治精英和中美帝國主義干涉,實現一個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在民主公有制和民主計畫經濟下「有錢、有房、有工人民主」的獨立的社會主義民主台灣,並以此為跳板爭取一個以所有基層群眾的需要為導向的亞洲社會主義聯邦,消滅已經走入死胡同的全球資本主義及其孳生的貧窮和威權統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