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一國慶揭示政權進入恐慌狀態

2019年十月月14日 下午 2:07

70週年慶典顯示習近平政權可能進入恐慌狀態

社會主義者雜誌簡體版第54期社論

十月一日,習近平在北京舉行閱兵。這場慶典看似是在炫耀中共政權的強大軍事力量和中國的「繁榮穩定」,但其實反映出中共統治精英的深刻恐慌。

十一之前,全中國進入「臨戰狀態」,多省當局發出文件要求防範群眾抗議。北京更是遭遇空前嚴格的安保措施。除了一貫的多重交通安檢和搜捕訪民之外,天安門周邊地區從9月30日開始停止供應煤氣,禁止居民在家中做飯。周邊居民被要求在十一上午出門集合,直到慶典結束後才可以回家。

大型醫院被禁止接收新的住院病人,而且除非緊急情況不得進行手術。大批商鋪、飯店和娛樂場所也被關閉。甚至連上公廁也需要出示身分證、如廁種類、預計時間,如果沒有在預計時間內結束,則要寫兩百字的說明。

《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赫海威被要求離開他在天安門附近的住所,武警在他家中駐守了四天。赫海威說:「過去4年來,作為一名駐京美國記者,我習慣了繁瑣的簽證規定、機場的麻煩以及在農村的隨意扣留,但我還從未遇到過警察霸佔我家的情況」。

即便在習近平已大大強化國家鎮壓的情況下,這些安保措施仍然顯得十分瘋狂。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說:「不像在準備一個盛大的節日,倒像是要預防一場大難」。這顯示出中共政權的真實心態。經濟嚴重放緩、香港空前的反威權群眾運動以及不會在短期內解決的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令習近平政權面臨重重危機。

中共權鬥繼續

習近平曾經不可一世的「強人形象」已經開始動搖。就在十一慶典次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在2018年的一篇演講,談到要防止「禍起蕭牆」。在多重危機的壓力下,曾經一度偃旗息鼓的中共權鬥已經再次浮出水面。

八月底習近平視察甘肅時,央視播出一段「路邊群眾」高呼「總書記萬歲」的視頻,隨後《新華社》之後的報導將其改為「祖國萬歲」和「共產黨萬歲」。隨著中國經濟和外交局勢的惡化,中共的權力鬥爭也將繼續升溫。

中國經濟已經步入危機。按照官方數據,到今年九月份,中國製造業已連續五個月萎縮,而三、四月份的短暫增長也只不過是因為政府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而且至少約三年以來,製造業和其他行業的就業崗位幾乎一直在減少。今年由於中美衝突和中國內部的經濟問題,失業問題可能在加速惡化。

豬肉危機

與此同時,豬肉價格的飆升也令中共政權備感擔憂。由於非洲豬瘟從去年以來持續擴散,大批病豬和生豬被屠宰,豬肉供應短缺,價格一路上漲。今年八月,中國豬肉價格比一年前高出一半。而且據估計,豬肉價格上漲將持續到農曆新年,即明年一月。

豬肉是中國最主要的肉食品,因此豬肉價格的瘋狂上漲不僅會直接加重基層群眾的生活負擔,也會拉升其他商品的價格。《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說,八月下半月「漲價」這個詞在百度上搜索量增加了四倍,而更為學術性的術語 「通貨膨脹」的使用量幾乎沒有變,這可能表明大多數關於漲價的抱怨來自基層群眾,因為豬肉和蔬菜等價格上漲對他們的影響更大。

為了緩和群眾對豬肉價格上漲的不滿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社會危機,各地政府採用豬肉補貼、使用冷凍豬肉庫存等措施,但都不過是杯水車薪。經濟增速低迷和物價上漲使中國正在走向「滯脹」,這將意味著群眾生活水平的降低,更難繼續容忍中共獨裁統治。

「重大的」貿易協議?

幾乎肯定中美貿易衝突將繼續升級。這樣中國經濟將面臨更大壓力。雖然中美在10月11日於華府達成了暫時性的貿易協議,但這不代表這兩大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就此平息。美國願意暫緩將關稅提升至30%,以換取中國向美國購買更多農產品。這遠遠不是特朗普所聲稱的「重大的協議」。

這些協議的內容在一年前就可達成,雙方根本毋須蒙受懲罰性的經濟損失。現時雙方的關稅維持在25%,但特朗普威脅在12月15日增加在休戰協議中沒有提及的關稅。

諷刺的是,在美國的政治體制下,特朗普現在變成了對華的「溫和派」。10月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發帖向習近平道賀,但沒有提及香港警察當天首次向抗議的青年開槍,因而受到民主、共和兩黨的反華鷹派大力攻擊。

在華府達成的極為有限的停火協議,可能會舒緩股市的緊張神經,但中美衝突的主要方向還是繼續走向升溫。我們也要明白,中美政權之前在達成暫時性休戰協定的幾天後就將其打破,而在6月大阪G20峰會的協議也是如此。衝突降溫的機會越來越很小。

特朗普在9月曾威脅將中國企業從美國股市中剔除。雖然還未實施,但這只是華府考慮抵制中國抵資及限制其進入美國市場的做法之一。而長遠來說對全球經濟影響更為深遠的科技戰也繼續升級。美國方面正在擴大制裁中國科技企業的「黑名單」。

雙方都渴望降溫

10月7日,即華府會談的前幾天,美國商務部將28家中國公安部門及企業列入貿易黑名單,理由是北京在新疆殘暴對待穆斯林維吾爾族人及其他穆斯斯少數民族。這做法對習近平政權來說極具挑釁性,但卻沒有破壞華府的會議。從這點可見,雙方都極為渴望衝突得到至少暫時性和局部的降溫,以免造成更大經濟破壞。

即使美方威脅進一步在貿易和金融方面作出懲罰措施,中共政權還是如此希望達成有限的協議,可見當局在國內面對極大的壓力。習近平一方的談判員提出在農產品方面的讓步本身並不顯著。但中方當同意了這一讓步,代表著他們放棄了一直用來向美方施壓的武器(針對農產品是北京想用的武器,就如在與台灣的衝突中針對水果,在與菲律賓的衝突中針對香蕉,在與挪威的衝突中針對三文魚)。

特朗普曾吹噓自己進取的政策可以全面調整中美貿易,但現在被迫大幅降低期望。即使是最低程度的貿易協議他也表示歡迎,以免空手而來地參與2020的總統選舉。

推翻資本主義及帝國主義

但特朗普已不再完全控制這一事情發展。他的反華立場打開了潘多拉之盒,內裡充斥著強大而互相矛盾的勢力。這就是帝國資本主義的發展邏輯。在這制度裡,一場爭奪成為世界霸主的中美競賽是不可避免的,除非由工人階級通過推翻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並在奪權後在多個國家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府,為國際社會主義及民主規劃全球資源鋪路。

世界進程發展得如此快速和多變,以至連特朗普也可能會被民主、共和兩黨批擊為「對華軟弱」。就將華為列入黑名單的問題上,特朗普願意作出讓步,但卻受到國會及軍工業的聯合勢力制肘。這股勢力也向他施壓,要求他對香港的問題採取更強硬的路線,不是因為他們關心民主權利,而是因為他們視香港為對抗中國有用的棋子。

《社會主義者》雜誌及工人國際委員會解釋及作出警告,工人運動及所有受壓迫者的運動,例如香港民主運動,應該維持完全的獨立性,獨立於現時權鬥中的全球資本主義精英。

貿易戰只是一幫資本家強盜對抗另一幫資本家強盜以保護自己私利的方法。同時資本家繼續令工人階級的權利和民生倒退,並且將環境破壞至幾近被毀滅的程度。工人階級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替代方案,以立即全實現民主、並且將大企業民主公有化,以國際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與民主主義。不論是美國反對特朗普及億萬富豪的工人和青年的鬥爭,還是中國受壓迫群眾反對中共富豪獨裁政權的鬥爭,社會主義綱領都是唯一出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