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亞:發動總罷工,鬥爭升級!

2019年十月月22日 下午 4:28

將總罷工升級,將運動由下而上民主組織起來

John Hird 與 Rob MacDonald,革命社會主義者(工國委西班牙)

西班牙政權正對加泰隆尼亞人民秋後算帳,懲罰他們膽敢發起2017年10月1日的獨立公投,並對有份組織該次投票的獨派政治領袖判處長期徒刑。今次事件隨即引發了一陣抗爭海嘯,這甚至在規模、革命能量方面都很可能超越2017和2018年的西班牙群眾運動,成為該國40年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星期一:在判決公佈後,縱使面對防暴警察的嚴厲鎮壓,數以千計的民眾佔領了巴塞隆拿(中:巴塞羅那,台:巴塞隆納)機場。學生離開課室罷課,民眾佔據了加泰隆尼亞所有的市廣場。

星期二:自發的抗議行動持續著,政府派遣軍警強硬對付年輕人、工人和退休人士。在運動的頭兩天,高達10萬人上街。一名青年被橡膠子彈打中眼部導致單眼失明。

星期三:在抗議運動的第三天,大批國民警衛隊集結在巴塞隆拿,直升機低空盤旋。街壘焚燒,警察多次衝擊年輕人。街道被封鎖,警察多次發射橡膠子彈,並首次地在巴塞隆拿使用水砲車。由於電纜被破壞,來往巴塞隆拿與菲格雷斯的高鐵列車停頓了五個小時。

星期四:加泰羅尼亞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宣布加泰政府會嘗試在任期完結之前再發動公投。這個消息讓西班牙媒體陷入瘋狂。

學生聯會(Sindicato de Estudiantes)發起的72小時總罷課進入到第二天,集會總參與人數為20萬。

在塔拉戈納,一名兒童被一輛警車高速撞倒。國家機器繼續在多場集會中使用催淚彈、警棍等衝擊民眾,導致多人受傷。另外,約200名西班牙法西斯主義者組織了一場反遊行,並暴力襲擊支持獨立的抗爭者。

運動已經在加泰隆尼亞全國全面地爆發。每個市鎮都有大型示威,要求釋放在週二被拘捕的9名示威者。在基羅納,警察使用長棍無差別攻擊示威民眾。

在巴塞隆拿市中心的格蘭大道,媒體報導示威者正在「佔領馬路」。另一條主要街道對角線大道也被焚燒中的街壘所封鎖。甚至連當地警察也承認共和國捍衛委員會(Committees in Defence of the Republic)在格蘭大道動員了22,000名示威者。

示威者帶同廁所衛生紙卷上街,寓意「有很多屎要清理」。

在加泰隆尼亞各地有5場遊行,從不同地點出發遊行到巴塞隆拿集結。全國上下都動員起來準備10月18日的總罷工。

香港抗爭者的影響

加泰隆尼亞的運動明顯地是受到了香港運動的影響,尤其是「be water」(行如流水)的策略。這種流動、靈活、多變的示威模式是學習自香港的抗爭,並在佔領機場的行動中運用出來。托拉在9月的一次訪問中甚至直接把加泰隆尼亞和香港的運動相提並論。

再且,許多上街的民眾也多是年輕人,甚至有非常年少的。很多人未曾參加過2012-2011年的抗爭,部分人甚至也沒有參加過2017年的公投運動。他們這一代人在緊縮政策與動盪的生活中長大,這令他們某程度來說比起過去的反緊縮運動(Indignados)對資本主義及其政客有更激進的態度。

不過,我們不能對聯合國或者歐盟等機構存有幻想,以為他們能夠譴責中國和西班牙當局的暴力。上個星期以,歐盟在次重申其尊重西班牙憲法的立場,「包括西班牙司法制度的決定」。

跟香港一樣,我們必須要肯定年輕人在街頭的創造性,#TsunamiDemocratico(民主海嘯,近期世界各地示威運動的總稱)需要一個清晰的行動計劃,並利用工人階級的力量作為我們最重要的武器,10月18日的總罷工就是一個開始,要竭盡所能把它搞得更強更大。我們亦要認真地討論如何在西班牙境內的其他地區,乃至世界各地發起聲援運動。

在馬德里也有一場聲援加泰隆尼亞判刑的示威行動,警察使用警棍暴力攻擊示威者。同時間,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社會黨」領袖)充當了西班牙國的「政客」並與主要政黨的領袖會面。右翼的公民黨領袖里維拉(Albert Rivera),更直接要求即時啟動惡名昭彰的憲法第155條,暫停加泰隆尼亞政府及民主權利。

西班牙政府在媒體的配合下,試圖借「暴力」問題來抹黑運動。他們卻無視千計的民眾和平示威抗議當局的政治審判,反而選擇聚焦於民眾被警察以警棍、橡膠子彈和水砲車無差別襲擊後的自衛行徑。

毒害人心的大選選戰

必須拋棄對西班牙工人社會黨的幻想,正是該黨黨主席桑切斯控制的看守政府,向加泰地區增派了上千名警力,而他本人也和大財團媒體一唱一和,抹黑譴責示威者是「煽動暴力」。

11月10日的大選,將會是一場毒害人心的混戰,工社黨、人民黨、公民黨、以及極右翼政黨「聲音」爭相展現誰比較能勝任捍衛西班牙全國統一的愛國者。圍繞著「我們可以」(PODEMOS)和聯合左翼(Izquierda Unida)的左翼,現在是大好機會走向歷史性的正確道路,支持加泰隆尼亞人民決定自身未來的民主權利,並將運動連結到促發獨立運動的社會與經濟問題、以及過去對於加泰隆尼亞和其他民族的壓迫。

然而,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繼續扮演他可悲的「左翼」白癡角色,在加泰隆尼亞問題上,任憑自己被西班牙資產階級利用。這周一他說自己雖然不喜歡對獨派領袖的審判結果,但仍必須接受。這周三和桑切斯會面後,他已經主動與之協調,幫助政府「撫平」局面和呼籲「對話」。

面對這個把發動獨立公投的政治人物監禁十幾年的政府、動用全國警備鎮壓加泰隆尼亞的國家機器,到底要展開什麼對話?他們已經增派兩千名警察,其中還包含兩百個鎮暴警察縱隊。這週二已經有超過一百人遭警察毆傷。

西班牙政府明顯知道,箭在弦上的,是一場蓄勢待發的革命性的群眾運動,為此他們已經準備不擇手段壓下街頭上的加泰隆尼亞爭議,而這些人正是伊格萊西亞斯建議與之和談的傢伙!實際上,西班牙政府深怕街頭群眾運。他們正試圖箝制任何可能觸發示威的公眾輿論。

足球體壇上,作為皇家馬德里狂熱者的西甲主席特巴斯(Javier Tebas),除了是極端西班牙民族主義者,他過去也曾是法西斯主義團體「新力量」(Fuerza Nueva)的成員,也躋身「捍衛西班牙」的行列,提議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納足球會的比賽,要在10月26日於馬德里舉行!巴塞隆拿正確地回絕,但西甲堅持將球賽延遲到十二月才比賽,因為他們擔心下周加泰隆尼亞魯營球場(巴塞主球場)將有十萬逾人發動一場巨大的反政府抗議。

問題的根本在於對徒刑的義憤、以及加泰隆尼亞人民決定未來的權利,而現在西班牙政府內的主流政黨,正在玩弄煙霧彈伎倆,用「暴力」來轉移對上述問題的注意。社工黨公開聲明:「暴力行徑是極端團體所組織」。

西班牙政府正準備度動員國家機器鎮壓抗議,因此運動必須有準備加泰隆尼亞臨時政府全面與西班牙政府合作。加泰隆尼亞政府發言人布多(Meritxell Budó)已表示雖然政府同情示威者,但他們有義務「維持秩序」。事實上加泰隆尼亞自治警隊(Mossos d’Esquadra)正全面與西班牙警力合作,週三已在示威現場出動水砲車。

加泰隆尼亞執政黨一而再地展示,他們將永遠扮演解散街頭抗爭的角色,以便「專業政治家」能和西班牙好好商量。獨立公投運動至今群眾一直扮演主力,而非資產階級獨派領袖,這意味著群眾汲取近兩年經驗,能正確地對加泰隆尼亞共和左翼(ERC)和「一切為加泰隆尼亞」聯盟(JxCat),採取不信任態度。公部門和教師工會與加泰隆尼亞政府的削減政策進行了鬥爭。這兩年的主要教訓是,只有以工人階級為基礎建設由下而上的革命性群眾鬥爭,才能落實2017年十月的公投,並贏得一個社會主義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運動的下一步:繼續鬥爭、發動罷工與佔領、建設工人階級有組織的團結行動。

這場運動的關鍵,是需要工人階級組織起來,決定這場運動的走向,使憤怒化為清晰有力的行動。聯合工會(CSC-Intersindical)、多元選擇工會(Intersindical Alternativa de Catalunya)和勞動者總聯盟( CGT)已經表態支持總罷工和10月18日的示威集會號召。這場運動必須引領至勇敢的鬥爭,使工人階級透過更大的工會聯盟,例如西班牙工人委員會(CCOO)和西班牙勞動者總工會(UGT),而組織起來,甚至繞過那些工會領袖,更廣泛地參與這場運動。

極其重要的是,加泰隆尼亞兩大主要工人階級組織正在參戰。有九千八百位的喜悅汽車(Seat)工人同意在10月18日響應罷工,巴塞隆拿港口的船港工會也宣布工人們將會罷工十二小時,抗議審判違反民主權利。

這場罷工會是運動向前邁出的一大步,但是工人階級與青年必須尋求方法將命運握在手裡。

革命社會主義者(工國委西班牙)正與其他力量共同呼籲,在各級學校、職場和社區召開群眾大會。當前急迫需要各地組織起民主的委員會──重建共和國捍衛委員會(The Committees for the Defence of the Republic)──但還需要將組織延伸到職場內的工人,並在各地和全國民主地協調起來,進而給運動提供方向。很不幸地資產階級政治專家過去已經展示了他們更傾向把人民驅離街頭,因此擺脫他們的影響十分重要。民主地組織起來的地方委員會,需要在整個加泰隆尼亞串聯起來,不懈地推動鬥爭向前,並成為運動的真正領導力量。這也是2011年反緊縮運動以及隨後爆發的階級鬥爭留給我們的重要教訓。我們在街頭、職場、以及民主的隊伍中握有決定未來的力量。然而,若沒有民主的架構,這股力量將不能完全反映在運動的領導層身上。

我們強調,需要透過街頭和職場的行動、以及佔領和一連串持續升溫的總罷工,推動鬥爭向前發展。要對抗警察和法西斯團夥的暴力,必須有自衛組織並且有計劃地彼此協調起來。

西班牙主要工會西班牙工人委員會(CCOO)和西班牙勞動者總工會(UGT),其領袖現階段正扮演阻礙罷工的角色。這意味著我們必須由下而上建設罷工並施壓這些工會採取行動,或甚至組織起民主的組織委員會,將所有工會的工人團結起來,並把工會官僚推向一邊。

這場運動必須討論我們為之奮鬥的是甚麼形式的「獨立」。如果獨立後的第二天,緊縮削減依然持續,獨立將毫無意義。加泰隆尼亞的工人與青年正奮起對抗西班牙政府的壓迫,追求決定未來的權利。我們捍衛一個自由的加泰隆尼亞,不只要讓它擺脫國家鎮壓,也要擺脫所有經濟和社會壓迫,並終結「1978年政權」和維繫這個政權的資本主義制度。藉由這些訴求贏得加泰隆尼亞工人的支持,激勵整個西班牙的工人起身與我們的共同敵人進行鬥爭,將是致勝關鍵。

我們必須說明白的是,這場運動有著革命性的潛力,要致勝則我們必須建設一個能夠分析局勢、組織行動、並將運動帶往革命性勝利的政治組織。我們革命社會主義者雖未是這樣的組織,但是我們呼籲所有為革命社會主義奮鬥的真誠力量在運動中團結合作,在社會主義綱領下改變加泰隆尼亞的社會和全世界。

  • 十月十八全民上街!響應總罷工!
  • 建設基層人民組織領導運動!
  • 終結緊縮與退休金刪減,爭取社會主義的徹底變革!
  • 全西班牙及至全世界的組織團結行動!
  • 釋放加泰隆尼亞政治犯!
  • 捍衛民主權利!
  • 為自決權奮鬥!
  • 建設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 建設西班牙和伊比利半島人民自由聯合的聯邦,作為社會主義歐洲聯邦的一部份!
  • 我們的同志遍布七大洲超過30個國家,共同為跨國界工人階級的解放、社會主義的新世界而奮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