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匯豐打壓工會 要求撤回解雇決定

2019年十一月月7日 下午 12:38

必須組織起來,團結一致,奮勇抗爭

社會主義行動報導

本人梁禮邦是匯豐客戶服務團隊的外判員工,我在參與九月三日的全民大罷工期間,呼籲成立銀行業工會,並接受了傳媒採訪,因而被匯豐解僱。自反威權運動爆發以來, 今次事件是繼國泰航空、香港航空後,再有大企業公然剝奪工人的罷工權。

九月五日早上,匯豐旗下的外判公司的人事部職員約見本人,表示匯豐決定將我解僱。該職員表示,匯豐不接受員工在外間參與政治活動時透露公司的名字。這種說法根本荒謬至極。凡是組織工會必然需要公開公司的名字,這樣的限制代表剝奪員工組織工會的權利。在香港的法律條文保障下,我擁有的組織工會的自由、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都被剝奪。

該外判公司提出給予本人另一份待遇差不多的工作崗位,條件是我不能抗議匯豐無理解僱,並停止提到匯豐這間公司的名字。這等同要我接受政治打壓, 放棄成立銀行業工會。本人絕不接受此等交易。我堅決捍衛組織工會的權利,並要求匯豐撤回解僱決定,還我工會權利及言論自由。

面對中共的收編和壓力,匯豐近年不斷跪低。匯豐銀行在中聯辦的壓力下不敢再在《壹傳媒》刊登廣告。自六月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對匯豐動大手術。

白色恐怖彌漫公司

八月,中共國企中國平安銀行大筆入股,成為最大股東。及後公司傳出3名高層下台,然後更在八月登報表忠,「譴責暴力及破壞社會秩序」,完全站在香港民主運動的對立面。

早在八月五日大罷工當天,本人已經開始派發傳單,籌組工會。公司本來沒有向我施壓,但公司經歷了內部大清洗後,白色恐怖開始瀰漫公司。

在中共直接管控香港的局面下,匯豐等各大銀行的員工日後的言論自由和工會權利恐怕會盡一步受到剝奪,沒有員工能獨善其身。我等員工若不甘屈服於中共和財團的威權打壓,必須組織起來,團結一致,奮勇抗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