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非洲豬瘟肆虐中國 嚴重影響群眾生活

2019年十一月月8日 下午 6:04

中共在今次豬肉問題上再次顯得無能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由於非洲豬瘟,農歷豬年的中國可謂“豬事不順”。自2018年8月1日於沈陽爆發起,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持續蔓延,並於今年4月19日遍布中國31個省市。受疫情影響的豬只死亡與大規模撲殺,以及很多養殖戶退出養豬業,造成中國豬 肉價格飆升,其中五花肉在北京部分超市價格更達每半公斤55.8元人民幣。對此,中國老百姓紛紛感嘆吃不起豬肉,網路上亦有人制作以大塊生豬肉掛頸的“炫富新方式”圖片進行嘲諷。許多民眾和部分餐飲業商家轉向尋求替代品,也帶動其他肉類等食品的價格上漲。

豬肉價格大幅上漲

很多養豬戶和攤販亦遭受巨額損失。江西省吉安縣的一位養豬戶聲稱,自6月他的農場內10000頭豬感染非洲豬瘟後,除了埋葬死豬以外,他還不得不賤賣上萬頭活豬。再加上疫情被認為是不可抗力,因此他也無法從保險公司或當地政府得到賠償。總共算起來,他的經濟損失已超過500萬元人民幣。而市場上的豬肉價格大幅上漲,令許多豬肉攤位的銷量受到直接影響。有攤販已經不再指望賺錢,而只期盼保本,而另有攤販則決定自行吸收部分成本甚至虧錢賣。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大型生豬養殖企業為主不同,中國的養豬業由散戶和小型養豬場主導。相對大型養豬場,小型生產者資金缺乏,因此技術落後,應對極端天氣、防治疫病和處理汙染的能力較差。養豬業產業集中度低也令中國生豬市場價格波動更加劇烈。因此,此次疫情蔓延如此嚴重、疫情開始後豬肉價格飆升,與中國的普遍養豬模式也有一定關系。

除了本國遭遇的豬瘟疫情,國際情勢 或多或少影響中國的豬肉供應情況。中國在貿易戰中對美國豬肉征收的關稅已高達72%,而中國早早已在8月購買了超過1萬噸美國產豬肉,不免令對美國展示強硬姿態的中共政權處於尷尬境地,同時令越來越多的中國群眾意識到自己絕不會是貿易戰中的贏家。這意味著中國需要尋求阿根廷和葡萄牙等新興市場的養豬戶來填補供應缺口,然而並沒有足夠的豬肉來滿足中國的需求,因為中國的豬肉消耗量占全球一半。美國農業部估計,今年前10個月全球豬肉總出口將為880萬噸。如果中國要進口世界上所有可交易的豬肉並用盡其所有冷凍儲藏量,那麽供應仍然會短缺約600萬噸。

對於中國,2019可謂極度敏感的一年:這一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習近平政權正想借由慶祝的機會彰顯自身威力,為了制造和諧盛世景象,不惜升級監控程度、壓抑娛樂生活; 這一年也是六四事件30周年,而該事件的誘因之一正是嚴重通貨膨脹。考慮到豬肉在中國民間飲食的重要地位( 中國是世界唯一擁有生豬儲備的國家),豬肉價格問題對習近平政權的嚴重程度甚至已經超過香港反送中和中美貿易戰。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更表示:“保障豬肉供應是黨中央的軍令狀。” 福建、貴州、廣西等省份已推出限購廉價豬肉的措施,由政府進行補貼。有資產階級自由派媒體人把這種做法比做毛澤東時代計劃經濟時期的糧票、肉票,或稱其為習近平治下政治左轉的體現,然而在哪怕是國有企業也早已按照資本主義邏輯運作的當今中國,這一點補貼也不過是習近平政權試圖維持社會穩定,從而保護中國資本主義的手段而已,與社會主義扯不上任何關系。

“豬肉不能吃”

在2018年12月非洲豬瘟已蔓延到中國多個省市時,有網民便因為在微信朋友圈聲稱“豬肉不能吃”而遭警方拘留。直到疫情嚴重到再也瞞不住的情況下,中共政權及其喉舌才終於承認問題存在。與面對近年眾多的食安問題一樣,中共在今次豬肉問題上再次顯得無能,無辦法避免食安和公眾健康的危機。政權在每次危機中的首要任務是維穩,將民眾的批評聲音消滅。中國此次遭遇的非洲豬瘟疫情源頭來自海外,且在中國爆發後也波及越南、菲律賓等周邊多國,影響當地群眾生活,所以應對疫情需要國際方案。然而資產階級的發展基於民族國家,也將追逐利潤淩駕於人民需要之上,因此尋求解方必須跳出資本主義框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