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送員罷工 反對壓榨剝削

2019年十一月月11日 下午 11:30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這份科技進步不是為了提高普通勞動者和群眾的生活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洪守裕

八月底的UberEATS外送員罷工,將人們的目光吸引到外送員所受的剝削與不公待遇。外送員控訴公司「獎勵新制」實際上是壓低外送員收入。過去外送員接一單平均70~80元;改成新制後一單平均40~50元,要連續工作12小時以上才能得到獎勵金。

誰的共享經濟?

即便是舊制,全職UberEATS外送員每日工作約10小時,每月最多也僅賺3萬,這還沒算上自己負擔的車輛保養、折舊費用。這也是整個外送業的普遍情況。資本家和媒體聲稱「平台經濟」讓勞動者能「彈性」決定工時,但其實相當一部分外送員是全職工作,且許多兼職外送員每日也需長時間工作。「平台經濟」主要是讓外送平台公司更「彈性」使用勞動力,假借「夥伴關係」名義規避應擔負的外送工人職災保險及勞健保、退休金、資遣費等,並利用兼職勞動力來壓低工資水平,而且更容易將市場波動的風險轉嫁給外送工人。

為了在指定時間完成訂單,外送員經常被迫超速、闖紅燈或違反其他交通規則,因此車禍頻發,而外送員只能自己負擔工傷休養期間的收入損失以及車禍賠償。Foodpanda一名外送員說:「如果不缺錢不建議來,因為我們常在大貨車
旁,一沒注意就掰了。」

另一方面,與平台合作的餐廳,有部分是很小的自營業者,他們不像餐飲集團有籌碼向平台公司談條件。平台公司會要求店家在不能提高售價的情況下付給平台方三成的營收額,而這可能是自營業者僅存的利潤。這讓自營小店更難生存,連帶惡化小店員工的勞動條件。

「平台經濟」確實便利了生活,也讓生產更有效率。但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這份科技進步不是為了提高普通勞動者和群眾的生活,而是為平台業者及背後金融資本的利潤來服務,同時犧牲受雇工人(包括外送員與平台公司職員)、小業主和消費者。

建設外送工會

外送員必須組織自己的工會,跨平台聯合起來組織下一波罷工,要求平台公司負起法定保障一切的職工福利和權利(無論全職還是兼職),大幅提高趟次佣金,保證所有外送員每週工作四十小時也可得到每月三萬元的基本工資。這場抗爭可以爭取自營業者、消費者為盟友,以工人階級為核心力量,挑戰掌握平台來謀利的財團。

唯有將科技產業、金融業及其他大公司實行民主公有化,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才能充分保障勞動者權益,終結對工人的剝削,以及對消費者和小業主的壓榨,讓現代科技不只用來打造便捷的公共飲食服務,也讓勞動者真正彈性選擇工作時間和消費生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