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企圖製造港版六四 工人迫切需要組織起來 罷課罷工抵抗

2019年十一月月20日 下午 3:22

組織罷工罷課抵禦港版六四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林鄭政府將黑警暴力升級,明顯是受中共指揮的。中共因為害怕經濟和政治後果,除非在最後關頭否則不會出動解放軍,唯有將香港警察的暴力升級至極端。黑警視大學為運動的重要鎮地,認為攻擊大學就可以消滅運動的源頭。政府的目的是鎮壓學生,展示獨裁制度的權威是不可挑戰的。在包圍理工大旳一天,警察發射過千枚催淚彈。很多受傷骨折的示威者被警察阻止送院。人權組織、甚至連向來緘默的外國政府都譴責警察暴力。

政府以為前線示威者已經失去社會支持,因此可以肆意加強鎮壓,盡快消滅運動。同時,中共刻意通過暴力製造混亂局面,企圖令社會陷入疲憊並瓦解運動。但瘋狂的暴力卻引起民意大反彈。在午餐時間中環商業區有數千群眾參與堵路示威,其中不乏白領員工,在峰煙四起的中文大學也引起數千群眾到場聲援留守。而理工大學受包圍時,據報導更有數萬群眾湧向校園及油尖旺地區嘗試營救學生。

警察重兵包圍理工大學三天,據消息指警察企圖「圍到佢哋投降、圍佢十日八日」,然後進行大規模拘捕,一網打盡。佔領開始後。理大的示威者開始組織起來,包括自行運作廚房、製作汽油彈和投擲工具、設立安檢設施等。

警察一度將急救員和醫生綑綁,及後更驅趕記者及急救員在校園之外。任何試圖逃離的人都面對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的瘋狂襲擊。警察亦再度將武器升級,除了出動裝甲車之外,部分警察更配備自動步槍。不少人都聞到血腥鎮壓的來臨,警察已經準備一場「港版六四」。

在面對如此極端的武力下,學生利用汽油彈和弓箭等簡單武器,阻擋警察攻入校園進行大拘捕。在晚上,有過百名學生更從天橋游繩逃離,亦有人嘗試爬地下渠離開但被消防員阻止。至11月20日,理工大學內仍有百多被困。示威者的武力只是用在防衛,而警察動用的則是致命武力,但親中傳媒和警察卻放大示威者暴力的畫面,幾乎說到是示威者首先挑起暴力。中共動用極端的警察暴力,驅使示威者使用暴力還擊,企圖使他們被抹黑和孤立。衝擊和打砸的行動最終來說不能有效對抗武裝到牙齒的警察。真正有效果的方法是動員群眾,尤其是香港的工人階級,成立自己的組織。

運動需建立民主平台

在凌晨三時有三名自稱代表中大的人士召開記者會,宣佈示威者願意讓出一條主要道路,要求政府回應訴求。有不少學生感到被出賣而撤退,造成了嚴重的分化。從這例子可見,運動越在緊急關頭,越需要民主的組織平台讓示威者決策。無大台的運動結果還是會被一小撮非民主產生的「領導」騎劫。因此,運動需要建立民主的組織平台。

中共和林鄭政府準備更大力攻擊民主權利。人大常委向高等法院推翻禁蒙面法的裁決宣戰,準備進一步操控香港的法治制度。區議會選舉可能會被取消,而泛民議員被捕後可能會引發新一波的DQ浪潮,使立法會變成人大。現在已不可能回到六月前了。如果運動要向前走,就需要新的戰略,尤其是呼籲中國群眾支持。我們需要團結鬥爭反對習近平暴政。如果將尋求美國國支持的一半精力放在號召中國工人和青年加入我們的鬥爭,將可以令我們運動重新活化,使中共害怕得瑟縮發抖。

建制陣營內部陷入嚴重分裂

建制陣營內部陷入嚴重分裂。最近,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法國漢學家白夏訪問時,表示建制派早已向林鄭表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林鄭認為不可以打擊警隊士氣而拒絕。真正原因顯然是中共在四中全會拒絕一要求。曾鈺成在訪問中更主張特赦示威者。然而,曾鈺成作為建制派一員,也是今次危機的元凶之一。他本來就支持送中惡法,也支持去三年打壓民主的清洗、逮捕和鎮壓。但現在建制派內部深陷分裂,才有部分人要求政府作出讓步以平息眾怒,但中共命令林鄭拒絕。中共的出發點不在於香港發生的事情,而是害怕向香港示弱的話會引起中國內地更大的動盪。

現在我們這場運動要用罷課罷工作出有力的回應。罷工需要依靠工人自我組織起來,形成強大的工會網路。香港抗爭者早已有罷工的念頭,但由於工人階級欠缺群眾性的工會,未能有效發動集體性的罷工。罷工是需要組織和領導的,需要紮根在職場、學校和本地地區,而不能只是網上平台。Telegram和連登可以是有用的通訊工具,工人組織一定要呼籲僱員加入,實體地組織起來。

自發的告假並不能取代工會發動的集體行動,面對財團的白色恐怖。有效的罷工不能只是自發運動,而一定要通過清晰和公開的領導組織起來。可惜的是過去幾個月,官方工會的領導都不願意帶領罷工。

需要建立民主委員會

若要組織和領導運動的架構,就需要建立民主委員會,讓抗爭者可以辯論和投票決定各種事項。有組織架構讓所有意見可以互相辯論,提出替代議案,人人清楚表明自己代表的立場,所以警察滲透公開會議和民選委員會比滲透網上平台要困難得多。民陣在這情況下需要提供領導,號召一天的群眾大會,讓所有職場、學校和運動團體的代表參加,讓群眾討論鬥爭的出路,以及如何阻止政府在香港製造一場「六四」。

經過了五個月的運動後,越來越多抗爭者認知到工人階級組織的重要性,所以多個行業都開始組織工會。這些工會如果能協調起來可以。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

  • 組織工會和罷工委員會,準備再發動總罷工
  • 改變運動模式,以工人鬥爭為中堅力量
  • 實現五大訴求,再以工人利益和訴求為中心
  • 香港革命輸出中國,團結大陸群眾鬥爭,打倒中共專政
  • 建立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不民主的立法會,立即施行有利於工人階級的政策,打破資產階級富豪的經濟霸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