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者是如何擊敗亞馬遜收買西雅圖議會席位的企圖的?

2019年十一月月21日 下午 10:24

盡管大企業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為候選人募集分配資金的一種政治組織)花了400萬美元想要謀得市議會席位,但是Kshama Sawant(下稱薩旺特)同志還是連任成功

美國社會主義替代(工國委美國)

盡管亞馬遜(公司總部位於西雅圖)和大企業們在七個席位的候選人上都投入大量資金,但西雅圖選民還是打破了亞馬遜CEO貝索斯想要讓議會的右轉的圖謀,在這場西雅圖有史以來最受關註,最昂貴,最兩極對立的議會選舉中,社會主義替代的薩旺特贏得了連任。

選舉當夜的報告顯示,薩旺特以46%落後對手Egan Orion(下稱奧利安)的54%一共8個百分點,大媒體和大企業看起來都獲得了勝利,但在接下來的幾天裏,開出來的票有60%是屬於薩旺特的,到了周五晚上,薩旺特已經領先3.6%,共1515票,而這以數字在未來幾天還可能進一步上升。

薩旺特在次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獲勝,她說:「這次的選舉結果是對億萬富翁階級,對世界首富,對房地產企業和建制派的否定。」

華盛頓州(西雅圖是華盛頓州最大的城市)的郵寄選票系統允許選民在選舉日前三個星期內郵寄選票,更早投票的人更多是年長者和富裕階層,而年輕人,工人階層和租房一族則在晚投票的人中比例更高,這也正是更有可能投票讚成社會主義的族群。今年,晚投票給薩旺特的人比往年都多,也是第三選區高達58%的投票率的結果。甚至我們在當地媒體中的批評者也不得不把這歸功於社會主義替代破記錄的催票行動。

薩旺特過去六年建立的運動也給這次的高投票率提供了基礎和支持,通過這些運動,工人們贏得了歷史性的勝利,例如西雅圖開創性的最低15美元時薪和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出租人權利法。

高投票率還反映出在選舉前最後三周選民對於亞馬遜「金錢炸彈」的憤怒,之前亞馬遜在10月14日又給西雅圖商會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了100萬美元,使總額達到了150萬美元,至此大企業控制的所有政治行動委員會整體支出超過410萬美元,是之前記錄的5倍。

薩旺特在艱苦的競選中得到了西雅圖大部分公會的支持,以及如Sierra Club(塞拉俱樂部),《陌生人》報(The Stranger),以及該市許多進步的社區領導人等意見領袖。

在亞馬遜金錢炸彈的攻勢之後,有國家層面的政治人物也對貝索斯發表意見,這引起了全國媒體的註意。《華爾街日報》的編輯說: 「Bernie Sanders(下稱桑德斯)(佛蒙特州參議員,宣布參加2020美國總統選舉)本周在推特上說:亞馬遜是大公司的貪婪失去控制的完美例子,而我們將要結束它。Elizabeth Warren(下稱沃倫)(馬薩諸塞州參議員,宣布參加2020美國總統選舉)譴責亞馬遜:試圖使西雅圖市議會選舉結果對自己有利。以及有計劃從政治中賺大錢。」

盡管亞馬遜的巨額支出使得很多選民心生反感,但是高達150萬美元的巨款也大量廣告、郵件、和有償的催票人員,這些也使得許多票流向了薩旺特的對手。在最後幾周裏,競選的最後幾周裏,志願者們不斷遇到這些雄厚資金購買的話題攻擊。

克服這些謊言和攻擊的關鍵,是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和志願者們上門以及在街角進行的數千次和民眾的對話。

是誰在經營我們的城市?

《西雅圖時報》的專欄作家Danny Westneat(下稱威斯特納特)警告說:「貝索斯想要以150萬美元擊敗薩旺特和其他進步主義者的豪賭可能會失敗。」他還說:「這場選舉也是一場對亞馬遜和大公司權力的全民公投。」(10/23/19)

社會主義替代一開始就預見了以亞馬遜為首的大企業的攻勢,今年一月份,薩旺特說:「今年的選舉的關鍵是,到底是誰在使西雅圖運轉,亞馬遜和大企業?還是工人們?」

當然《西雅圖時報》也處於大公司宣傳攻勢的最前線,它指責薩旺特和其他的「左派思想家」組成的市議會(薩旺特這次是連任成功)在流浪者和危機承擔能力的問題上「表現」的很失敗,而這也是選民最關註的問題。這篇報道在所有7個席位上都都肯定了亞馬遜支持的候選人,並塑造他們「變革」的形象。

事實上,西雅圖的住房危機是全球資本主義失敗的產物,資本主義將住房視為億萬富翁的投機品,而不是基本人權。勞動人民因為市、州和聯邦對危機的置之不理而感到憤怒是非常正當的。但是,這主要是由於和大企業狼狽為奸的政治體制,所以沒有辦法像活動家和政治領袖(如薩旺特)呼籲的那樣,實施普遍的租金控制和大规模兴建优質的公共住宅。

亞馬遜的高管們為對抗薩旺特而推出的對手是奧利安,它完全是一名站在大企業立場的候選人,並期望以「進步」的形象獲得選票。但他的競選活動得到了海量來自大企業的資金援助。其中不僅有大量政治行動委員會的資金,還有來自企業領導人的直接個人援助,其中包括亞馬遜高層管理人員,房地產業說客和富有的共和黨人。

社會主義的綱領

薩旺特競選活動的主軸是房租管制議題,這基於我們多年來在這個問題上的鬥爭,以及一年來在俄勒岡,紐約,以及加利福尼亞取得的勝利。西雅圖需要廣泛地,不會被大企業鉆空子的房租管制,從而使城市及周邊地區的勞動者充滿活力,為此薩旺特的議會辦公室很快就收集到了13,000份簽名請願書,我們的社會主義議會辦公室還在7月組織了一次群眾集會,有400多人參加。之後還舉辦了一場市議會委員會會議,介紹了房租管制法案,這使得房租管制成為西雅圖政治辯論的中心。

盡管上一年就廢除了亞馬遜的稅收減免,但從競選活動一開始,我們就要求恢覆對大企業和富人的許多稅收,而不是對普通勞動者,房主,和做小生意的征稅。雖然薩旺特的對手在壓力下籠統的表示他支持「漸進式稅收」,但他還是反對「亞馬遜稅」——這是他背後大企業們的底線——這麽做能顯示他對大企業的忠心。

薩旺特的競選活動還大膽地爭取一個為了勞動者的「綠色新計劃」,使西雅圖在2030年前100%地使用可再生能源,計劃內還包括擴展公共交通,並使其完全電力化和免費化。這個計劃還與避免氣候惡化地運動聯系在一起,它們共同要求將大型能源公司納入民主公有制,並將其重組,為人們生產清潔能源。在9月20日的氣候大罷工中,薩旺特和(其他選區候選人)Tammy Morales(下稱莫拉萊斯)和Shaun Scott(下稱斯科特)共同發表講話,越來越多的青年和大學生被我們的鬥爭和社會主義計劃所吸引。

西雅圖左翼的鬥爭

西雅圖的情況再次證明,工人和社會主義者是可以戰勝最強大的企業巨人的。這次勝利使世界各地的運動都充滿信心,從最近全球範圍內爆發的大規模反緊縮政策和民主抗議,到青年的氣候問題罷工,勞工鬥爭和其他社會主義選舉運動,其中最關鍵的就是桑德斯的對於總統的角逐。

但是,以為單純能通過決心和鬥志就能贏得這樣的勝利是大錯特錯的。在西雅圖,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綱領和組織對於擊敗無處不在的資產階級力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是這場運動的中流砥柱,他們的充沛精力,犧牲精神以及政治能力成功地完成了西雅圖歷史上最有力地基層競選活動。

我們將社會主義政治觀點帶給了第三選區地普通民眾,有1000多名志願者和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進行了225,000次家訪,打了200,000多個電話,同時籌集到57萬美元。無論是捐款總額還是捐款者數量,我們都打破了過往的記錄。

我們和其他左翼力量的團結能力對於擊敗貝索斯也很重要。

在競選活動開始時,大型企業,關鍵勞工領導和大多數自由派政治人物之間已經形成事實上的聯盟,試圖擊敗薩旺特和第四選區的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的候選人Shaun Scott(下稱斯科特)。

大企業使用大量金錢在媒體上對薩旺特抹黑了許多年,她的市議會同僚和其他大咖的民主黨政客沒有給予她任何支持,甚至有一部分勞工領導人支持薩旺特的反對者,這使她在初選中僅僅獲得了37%的票。雖然這個結果還是比對手奧利安多了15%,但是親企業的媒體還是把她在大選中獲勝的可能性說的很小。但我們的觀點始終不變,為了贏得選舉,我們要揭露在奧利安競選活動中大企業扮演的角色,以及建立團結的左翼聯盟來對抗亞馬遜控制議會的企圖。

為團結反對亞馬遜而戰鬥

儘管薩旺特得到了工人階級相當多的支援,但如果她和社會主義替代党採取了大多數自由派和勞工領袖的方法,試圖避免與亞馬遜發生直接衝突,那麼亞馬遜的策略很可能會成功。 工人階級對企業權力的普遍不信任正在組織成一場連貫的反擊,這並非會自動形成的。

實際上,由於兩黨制在整體上的統治地位,美國大多數選舉都沒有受到工人階級的大膽挑戰。在西雅圖,即使當地的民主黨組織在桑德斯和其他左翼挑戰者的影響下也轉向了左翼,但在大多數競選中這並沒有導致強大的工人階級鬥士角逐市議會。

社會主義替代的選舉戰略建立在自信之上,相信如果有戰鬥性的優勢,西雅圖的工人階級和年輕人就有能力擊敗亞馬遜和大企業。這包括利用來自下層工人階級的壓力的需要以讓袖手旁觀的進步人士和勞工領袖與我們一起對抗西雅圖的公司體制。

初選後釋放出來的活力證實了我們的戰略。 得到亞馬遜和大企業支援的候選人在全部七場地方議會選舉中都進入了次輪選舉的階段,面臨著更進步的候選人的挑戰。 隨著商會大規模接管市政廳的威脅日益迫近,我們號召最大限度地團結起來反對大企業的呼聲迅速得到基層活動人士的支援,對更大的政治參與者施加了壓力。

薩旺特和斯科特獲得了來自那些在初選中袖手旁觀的進步領袖和團體越來越多的支援。當300多名工會成員簽署了一封公開信以示抗議時,保守派勞工領袖為爭取勞工委員會對奧利安的支援而進行的可恥行動被挫敗了。 薩旺特、莫拉萊斯和斯科特共同組織了一場活動,以促進西雅圖的綠色新政,這是左翼團結的重要表現。

在商界支援下長期主導城市政治的民主黨建制派的一次重大失敗中,地方民主黨團體在9月同時支援薩旺特和斯科特(他們已經在初選中支援莫拉萊斯)。 薩旺特是第一位得到西雅圖民主黨支援的獨立社會主義者,儘管她公開呼籲左翼民主黨人、勞工和社會運動聯合起來為勞動人民建立一個新的政黨,但她還是得到了支援。 這一勝利是積極的基層努力的結果,包括通過當地民主黨團體譴責企業PAC支出的決議。

當10月14日亞馬遜投下100萬美元金錢炸彈後,所有這些都為我們成為做出統一回應背後的主要驅動力的再次競選奠定了基礎。 兩天之後,我們與民主黨團體一起在亞馬遜總部外組織了一場新聞發佈會,緊接著是一周之後的亞馬遜員工舉行的集會。

一波全國性的媒體報導緊隨其後。 在一次引人注目的逆轉中,就連公開要求薩旺特在初選中的失敗的自由派市議員岡薩雷斯和莫斯克達也感到有必要在反對亞馬遜的集會上發言,宣佈支援薩旺特和斯科特。

我們的統一戰線策略動員了工人階級的憤怒,團結了更廣泛的反對力量以反對公司接管的企圖,這對貝索斯造成了最後的打擊。

社會主義替代所發揮的角色,連同我們明確的分析、戰略和階級鬥爭方針,是這一歷史性運動成功的關鍵。 隨著全國範圍內的社會主義競選浪潮繼續擴大,我們在貝索斯的家鄉如何擊敗他的豐富經驗,可以説明嚴肅的召集人為各地勞動人民的鬥爭制定獲勝策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