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和青年為甚麼憤怒?

2019年十二月月4日 下午 10:22

香港反威權運動已經持續近半年,我們訪問參與運動裏的三位學生

彼得紅 社會主義行動

Terrence是社會主義行動在運動招募的十九歲學生。除讀書之外還需打工,一家四口擠在月租五千六的劏房中。

問:你怎麼會參加這次運動呢?

答: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失敗之後,社會的氣氛頹廢許久,很少人參加在運動中,像是二零一六年反一地兩檢運動。但在今年六月十二日金鐘的抗爭中,這是歷史性的一天,當我看見群眾團結的對抗警察時的畫面很感動,也成為我繼續參加的動
力。

問:運動中讓你生氣的有哪些事情?

答:林鄭六月以來忽視民意,不在乎死傷了多少示威者,例如七二一時黑道攻擊示威者,林鄭月娥也對此漠視不理,八三一時疑似被打死人也不願意推動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包庇支持警察的李家超、律政司長鄭若華,縱容一切黑警暴力。網路上,親中共酸民轉貼假新聞,舉例來說,十一月十一日是警察主動槍擊無辜學生,但卻有些假新聞報導是學生先奪槍警察才自衛槍擊。另外,警察用水砲車與裝甲車高速撞向群眾!

十三歲基元中學生Angus,他也加了入社會主義行動。

問:運動中讓你生氣的有哪些事情?

答:港府強硬、蠻幹、罔顧民意的推動送中條例,另一方面黑警對於示威者的武力鎮壓、釋放許多催淚彈也令我憤怒。

問:運動出路在那?面對香港貧富差距的擴大,出路又在哪?

答:罷工、罷課、罷市是很重要的,可以使得社會停擺,給政府施加壓力。我們學校共八百人,其中一百人參與罷課,在罷課運動中也提高了同學們對於政治的敏感度。

另外,港府只是中共的魁儡、聽命於中共的指令,我認為若果中共不倒台,香港是無法爭取到民主權利的。另外面對香港貧富差距的擴大,我認為是需要提出課徵富人稅才能解決。

訪問中大基層關注組的蔡同學,當警察攻擊中大時,她也在校園幫忙。

問:你怎麼會參加這次運動呢?

答:政府無視兩次上百萬人遊行民意,還出動催淚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市民,導致了至今的反送中運動。再加上政府多年的專政獨裁凌駕市民意願,如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市民要求公民提名、拒絕篩選過的選舉,引發佔領街道的運動;還有二零一六年DQ民選議員。類似的事不斷發生,中共與港府一直打壓市民的政治權利,收窄言論自由,我認為必須關注這次運動,因為這可能是我們多年受壓迫以來的一次
改變的機會!

問:運動中讓你生氣的有哪些事情?

答:現時已經有超過四千人被捕,無數人受傷,我們失去了許多雙眼睛,有人站出來控訴警察的性暴力,記者因長期在催淚彈環境而患上氯痤瘡,衝突地區的居民每天吸催淚彈,以及許多可疑的死亡案件。警方的底線每天在降低,從胡椒噴霧到催
淚彈,再到布袋彈、水炮車,最近已經毫不忌諱地開實彈,警方真的是想屠殺人民。而港府不但無所作為,甚至多次稱示威者為「暴徒」、支持警方「止暴制亂」,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問:面對中共打壓民主權利,與香港貧富差距大的出路在哪裡?

答:政治與經濟不能割裂開來理解,民眾對政治權利被剝奪感到憤怒,然而經濟也需要公義和民主。要使大家意識到政商一體架構下,受到剝削、資源分配不公的問題,要摒棄以往刻苦耐勞的獅子山精神。社區和校園的組織工作,應該是打開這第
一步。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