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爭浪潮──街頭抗爭之年

2019年12月8日 上午 1:17

從智利、黎巴嫩到香港──群眾抗爭震撼了資產階級菁英

《攻勢報》報導(CWI瑞典支部黨報)

一股示威浪潮正席捲全球,人民對於右翼資產階級政府、龐大的不平等現象、專制獨裁的體制以及貪污腐敗現象的激烈反抗,已經震撼了世界各國。

《華盛頓郵報》宣告說:「2019年不可否認的成為了全球示威之年……幾千幾萬個在香港、聖地牙哥、黎巴嫩與倫敦的示威者們已經成為全球群眾力量的爆發,並且引起了眾多政府的恐慌。」

然而鬥爭手段不僅僅限於街頭示威,像是罷工、建設路障及佔領政府機關的抗爭行動也越來越多。例如智利和伊拉克在十一月初便進行了新的罷工示威,而且這兩個國家的群眾也在準備一場總罷工。同樣在黎巴嫩,成千上萬的示威者聚集於貝魯特準備進行新的總罷工,並重申訴求,要罷免所有的政府官員,且要求制定新憲法以替換現在那些建基於宗教分裂的宗派主義法條。

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引起了抗爭的爆發,而這些反抗都是來自於群眾的不滿情緒在好幾年下所累積而成的結果。在這些抗爭中有幾個共同特點:政府和統治者們對於抗爭運動完全措手不及、年輕族群在運動當中占了多數、而政府的鎮壓和讓步都不能阻止示威,反而在很多情況下還增強了抗爭者的信心。現在所有的主流政黨與政治人物都不受示威者青睞,而各個抗爭運動也在互相啟發,共同學習新的鬥爭方法。

智利

10月18日,智利的年輕人們為了抗議公共運輸費用調漲而發起數十年來規模最大的示威遊行。如同在厄瓜多的狀況一樣,政府也對示威進行了殘酷的鎮壓,其中至少18人被殺,然而這麽做只會更加激起抗爭群眾的憤怒與決心。

政府迫於群眾壓力下便撤回調漲,並且部分撤銷其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同時宣布要提高退休金與最低工資,且增加向富人的稅收。然而示威者回答政府說:「真正的重點不是那30比索(車票調漲後的價格)的車票錢,而是30年來在社會上的不公不義。」智利是世上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這場革命行動所對抗的不只是眼前短利,而是長年日益惡化的社會不公。

智利的億萬富豪總統皮涅拉對於抗爭行動,他說:「我們身處於一場戰爭」。他發布了戒嚴令以鎮壓抗爭群眾,自從皮諾切特(Pinochet)的軍事獨裁統治(1973-1990)以來,智利就再也沒頒布過這種緊急法。

然而群眾的抗爭行動仍在向前邁進,10月26日,多達200萬人在聖地牙哥進行示威,這次行動成為了拉丁美洲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遊行。這場示威加上三周前於厄瓜多進行的大規模抗議迫使政府逃離了首都基多,而且運動很可能會蔓延到拉丁美洲的其他國家,右翼政府的統治局面目前動盪不安。

但是整場示威行動仍然缺乏著工人階級的更多參與,抗爭當中的組織結構也不夠牢固。大規模抗爭正在重繪著現今的政治版圖,而其中也需要強大的左翼政黨來提出對抗資本主義體制本身不公不義的替代方案。

黎巴嫩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示威者說:「這是史上第一次,黎巴嫩人民團結起來對抗腐敗的權貴。當人民在趕往醫院的階梯上橫死,這些權貴正壓榨人民血汗、掠奪稅收中的民脂民膏,好讓自己繼續奢侈度日。」

這段話大致上為我們概括出目前爆發的群眾運動的原因。

針對黎巴嫩舊政權的反抗活動被稱為「十月革命」,儘管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及其政府已於10月29日請辭,但運動至今沒有失去動能的跡象。哈里里號稱是「國族團結」的政府幾乎涉及所有黨派。過去的政治是由什葉派、遜尼派、德魯茲派和基督徒各自組成的政黨所主導,但這場歷史性的鬥爭正在跨越宗教教派之間的分歧。

學校、大學和職場已被罷工行動給關閉,抗爭者城市的樞紐道路上設置了路障。學生受BCC採訪時說道:「這不只是一場抗爭,已經是一場革命!」

正如蘇丹一樣,其他長年獨裁制的國家已無法維持威權的政府,全球各地的抗爭運動的部分勝利,正對彼此產生了激勵作用,讓鬥爭的信心散播到全球。在香港,林鄭月娥向行屍走肉般苟活在位置上,這和全球抗爭浪潮各國政府倒台的情況略有不同,只因為特殊處境的香港,實際上是更加強大政權的殖民地。

不感意外,中共十分警戒不斷擴展的群眾抗爭。北京將世界各地抗爭的事實轉化為自己的官方語言,外交部發言人謝鋒說香港抗爭是正在蔓延的「病毒」。

「在西班牙、英國、智利,示威者高呼要把當地變成第二個香港。一旦『違法達義』和『街頭暴力』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人類文明將面臨浩劫。」

伊拉克

「我們要打垮整個體制,用新的東西取代它。」這是從上百萬伊拉克人民中傳來的呼聲,他們正奮力推翻一個掠奪人民供養一小搓菁英而完全腐敗的制度。

這場不斷升級的壯烈鬥爭中,一股罷工運動的力量正在發展起來──包含教師、醫生、和港口工人。在伊拉克,這場群眾運動是自1920反對英國帝國主義以來規模最大的。就像黎巴嫩,這場運動不斷打破各個宗派的藩籬。

工人罷工在群眾鬥爭中佔據越來越大份量,這給了運動本身更有組織的形式,並播下了人民建設人民委員會的種子,這將能整個運動民主的架構,這也正是抗爭中需要採取的下一步。

民主架構的缺乏,是香港鬥爭的關鍵教訓;香港鬥爭被拉入了僵持不下的局面,而中國的獨裁體制希望消耗和分化群眾。若給予這場戰鬥更堅實的組織,同時創建民主的平台,將能夠透過匯集所有鬥爭的訴求,由下而上重新協調起來。

厄瓜多爾在十月中旬處在革命的鬥爭階段,群眾組織起自己的隊伍,來團結這場鬥爭,以取代權貴的國家機器。這是群眾鬥爭目前學習到的寶貴的一課。

回到智利,許多工會聯合公開聲明:「以總罷工為目標,我們要求全新的憲政,以制憲大會還權於智利人民。……為了將我們的訴求往前推進,我們已決定組成、也著手準備聯合罷工委員會,這將會阻擋政權並展示出我們有力量根本改變智利。」

民眾所要求的新立憲議會是一個革命性的議會,那是基層的民主,並擁有權力去將財富從銀行企業轉移到普通的工人階級手中。

這段話在多大程度上反映當前智利群眾情緒,雖然有待討論,但工會聲明所指出的是現在急需把革命往前推進──不只智利需要、全球正在發生的群眾鬥爭也需要──才足以推翻陳腐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秩序。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