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向政變說不!

2019年十二月月9日 上午 12:47

在全拉丁美洲對抗右翼與帝國主義!

自由、社會主義與革命(CWI巴西)

在11月10日,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宣布辭職。整個過程根本是由地主、軍方和帝國主義支持的極右翼政變。

莫拉萊斯是在玻利維亞武裝部隊總司令發表聲明要求總統下台後宣布辭職。10月20日大選後發生的政變企圖來到高潮。

選舉結果顯示,莫拉萊斯在第一輪選舉中得票47%從而獲勝。右翼反對派對此抗議,開始推行針對政府的一系列反動、種族主義行動。

10月20日落選的右翼候選人梅薩(Carlos Mesa)要求重新選舉。莫拉萊斯同意承認美洲國家組織(OAS,與美帝國主義有緊密聯繫)發布的報告。

但是,由聖克魯斯公民委員會的卡馬喬(Luis Fernando Camacho)領導的玻利維亞資產階級中最反動、最右翼的部分,他們要求莫拉萊斯(Evo Morales)下台並否決他成為新一次選舉的候選人。這很快成為反動派的主導立場。

除了由極右翼為主的公民委員會鼓吹的封鎖外,在科恰班巴(Cochabamba)開始的警方倒戈也為政變鋪平了道路。與爭取社會主義運動(莫拉萊斯所屬政黨)相關的部長、政府官員和地方當局亦遭到人身攻擊和威脅。

莫拉萊斯沒有公開呼籲工人、農民和土著人民阻止政變,而是以怯弱而動搖的方式回應政變。為了努力遏止政變企圖,他認可美洲國家組織的調解機構屬性,同意重新大選。但為時已晚。他在軍方高層失去支持,因而被迫辭職。

工會領導融入國家機器

工農群眾表現出了抵抗政變的意願,但抵抗從一開始就為兩個因素所削弱。首先,儘管工人階級和玻利維亞人民具有戰鬥的革命歷史,但多年來,政府一直推進官僚化,令工會領導層和人民領袖融入國家機器,限制了他們採取獨立和有力行動的能力。莫拉萊斯政府與使他上台的(工人與原住民等)社會基礎之間發生的衝突數不勝數。

其次,莫拉萊斯擔心會出現抵抗和激進化的道路,因此他傾向於他一般的做法——與右翼談判尋求解方。他還希望得到軍方的支持,而現實證明這一希望純屬幻想。
莫拉萊斯近年來採取多種措施竭力討好他們,包括提高軍方人員的特別退休金,以及擴大他們在國有公司行政部門中的特權。政府及其社會基礎缺乏明確的抵抗意願,最終導致軍方拒絕站在政府一方。

在前一時期,由於工人群眾鬥爭的力量(具體表現包括2001年科恰班巴的「水的戰爭」和2003年「天然氣戰爭」),一些社會改良得以實現。在2007-2008年,玻利維亞東部地主策動的反動政變企圖,後來因群眾運動而遭到挫敗。

如今,這些改良成果受到政變的直接威脅,但它們此前就已遭到侵蝕,這已引起很多民眾不滿。大宗商品繁榮的結束影響了玻利維亞的經濟,破壞了莫拉萊斯階級合作政策的基礎。他似乎過於相信自己,但社會矛盾比他所承認的要嚴重得多。

拉丁美洲目前正經歷著深刻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該地區當前的主要特徵是右翼政府及其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危機。在智利、厄瓜多等國,群眾鬥爭已呈現革命的特徵。在其他國家,例如阿根廷和哥倫比亞,群眾鬥爭令新自由主義右翼在選舉遭到挫敗。

正在進行的玻利維亞政變也是帝國主義和拉丁美洲統治階級對抵抗新自由主義的行動升級的反應。它還清楚地告訴我們,以永久階級調和為基礎的政策(例如莫拉萊斯倡導的“安第斯-亞馬遜資本主義”模式)不可能取得絕對的勝利。只有反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才能保證工人、農民、原住民和所有拉丁美洲人民的利益。

我們必須支持一切形式抵抗右翼、新自由主義和帝國主義政變的行動。這是全球工人組織的核心任務。同時,有必要在整個拉丁美洲和世界範圍建立起隨之而來的革命性社會主義替代方案。■

標簽: